首页 全部分类 奇幻玄幻 天师下山

第八百五十七章 谣言愈甚

天师下山 白马非马 3656 2021-07-22 13:5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天师下山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放我出去!”

  咚咚咚——

  听着房间内不停传来的砸门声,高延生不禁微微蹙起了眉,心想这位白表小姐可真是够能闹的,自从把她关在客房里之后,她就一刻都没有消停过,一直嚷嚷着要出去。

  他听的耳朵都要起茧子了,但谁让人家是陈总的表妹呢?就算一时猪油蒙心犯了错,他也得罪不起,于是只能耐着性子开口劝道:“我说表小姐啊,您就歇一会儿省省力气吧,陈总这会儿是不会来见您的,更不会放您出去,您这又是何苦呢?”

  “少废话!”陈雨昭怒气冲冲的瞪着自己面前这扇紧闭的大门,胸膛不停起伏着,“陈霆究竟想关我到什么时候?你们以为把我关在这里,我就会相信他的鬼话吗?!”

  关于当初父亲被赶出陈家的事,陈雨昭从小到大一直认为是陈霆的父亲所为,现在忽然告诉她当年的事实可能并非如此,而是另有隐情,一时之间她确实难以接受。

  何况陈霆也没有再多解释什么,只是把她带回陈家关了起来,她就更加怀疑这其中有诈。

  “听到没有,赶紧放我出去!”

  越想越气的陈雨昭又使劲砸了两下门,屋子里能砸的东西已经全部都被她砸了个稀巴烂,可她还是觉得不解气,仿佛只有亲手杀了陈霆才能一解心头之恨。

  “表小姐,您还是消停点吧。”高延生眉皱的更紧,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抚里面这位姑奶奶。

  “没事的,我进去劝劝她吧。”

  正在高延生一筹莫展的时候,忽然听到周瑶的声音,于是赶紧抬头看去,只见周瑶端着两样简单的饭菜站在门口,正微笑着看自己。

  知道周瑶和陈霆的关系,高延生赶紧换了一副讨好的笑容:“是嫂子啊,不是我不让您进去,现在表小姐的情绪有点不稳定,我怕她伤到您。”

  这高延生说的倒也是实话,陈雨昭正在气头上,这会儿肯定是谁进去谁碰钉子,周瑶又从来都没有修炼过,要是真出了什么事,他可担待不起。

  但周瑶却只是淡淡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没关系的,把门打开吧。”

  “这……”高延生蹙眉犹豫了一下,见周瑶笑容坚定,于是只得点了点头,“那好吧,嫂子,我就在门口等着,有什么事您就喊我。”

  说着,他打开了房门,侧过身让周瑶进去。

  周瑶端着饭菜走进了房间,粗粗扫了一眼满地狼藉,将手中装着食物的托盘放在一旁的床头柜上,才看着陈雨昭开口道:“如果砸东西能让你消气的话,我可以带你到库房去挑点你喜欢的东西砸。”

  “哼,知道你们如今财大气粗,用不着在我面前炫耀!”陈雨昭不屑的笑了声,双手环抱在胸前,冷冷的注视着周瑶。

  她不喜欢和陈霆有关的一切,包括眼前这个女人。

  虽然她的态度已经差到了一定地步,但周瑶并没有恼怒,仍旧保持着得体的微笑:“如果我是你,我会冷静下来好好想想陈霆说的话,一个在短时间内可以成为京州之主的人,一个能令各大世家臣服的人,不会真的像你以为的那样十恶不赦。”

  “怎么不会?”陈雨昭想也不想就反唇相讥,“他不过是仗着自己修为高而已!”

  “就算如你所说,能让整个京州臣服的实力,一定不是你能超越的吧?”

  一句话成功让陈雨昭蹙了眉,诚如周瑶所说,就算陈霆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人,他的实力足以掌控整个京州,自己是无法抗衡的。

  见她终于安静下来,周瑶一面将饭菜递给她,一面又说道:“安心留下来,你也许会发现很多不一样的事。”

  陈雨昭有些茫然的接过周瑶手里的饭菜,疑惑的看了她一眼,似乎是在思考她话中的意思。

  周瑶总共进去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就成功让陈雨昭安静下来,高延生简直是打心眼里佩服,立刻跑去和陈霆汇报,一个劲的说还是嫂子厉害。

  听完之后陈霆并不意外的笑了笑,周瑶虽然没有修为,但是这么多年确实凭借自己的智慧帮他解决了不少事,他还记得上次孔莹被无药害得容貌尽毁,也是周瑶出面替他安抚。

  有这样一个温柔体贴的爱人,是他的福气。

  …

  夜深人静,一艘灯火通明的邮轮缓缓停靠在京州码头,一身黑衣的少年快不从上面走下来,两道剑眉微微蹙起。

  “听说了吗,陈先生病的厉害,咱们京州现在都乱了套了!”

  “这么大的事能没听说吗?唉,商会都乱成一锅粥了,就别说咱们了。”

  “我怎么还听说,陈先生好像快不行了呢?”

  “快别说了!这些年咱们多亏了陈先生,京州才能发展的这么好,他要是真不行了,唉,那可真是老天没眼了。”

  两人一面说着一面渐渐走远,跟在他们身后的少年脸色却更加阴沉,整个人几乎快要和周遭的夜色融为一体。

  大哥真的快要不行了吗?

  陈霖心中一紧,马不停蹄赶回陈家,他推开大门走进去的时候,陈霆正搂着周瑶坐在客厅里,两人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还不时发出几声轻笑。

  目瞪口呆的看着外界传闻中已经“命不久矣”的陈先生,陈霖本就不好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随手抄起一个抱枕朝着陈霆扔了过去:“靠,他们不是说你快死了吗?!”

  靠在陈霆怀中的周瑶抿着嘴一笑,十分识趣的起身上楼,给这冤家似的兄弟俩留出谈话的空间。

  刚刚被抱枕砸了的陈霆也不恼,笑眯眯的看着风尘仆仆的陈霖,开口道:“怎么,盼着我死?”

  “哼,可不是吗。”陈霖冷笑一声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杯水,“你死了我好继承遗产。”

  朗声一笑,陈霆看这小子还有心思和自己开玩笑,就证明没什么事,于是又问道:“龙溪那边的事解决完了?这么着急的赶回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