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逐道在诸天

第266章 乱天下之策

逐道在诸天 新海月1 7680 2021-09-30 17:4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逐道在诸天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大周历9998年8月,汉川攻防战还在僵持,帝国的局势却是已经濒临崩溃。

  官军好不容易收回的战略要地娄山郡,时隔六年之后,再次落入叛军手中。

  不同于上一次的沦陷,这波叛军可是已经占据了禹州、天州、蟒州大部分地区,娄山郡的沦陷让三州叛军连结成了一片。

  最令天下人震惊的是娄山郡争夺战中,双方均有元神武者出手。从战争结果来看,显然是朝廷一方输了。

  作为此战的胜利者,神龙王一跃成为九大反王之首,声势响彻天下,吸引了无数反周义士加入。

  甭管神龙王能否抗住朝廷的反击,野心家们是被刺激了出来。各地的叛军,那是层出不穷的冒出来。

  为了挽救天下局势,谏议大夫贾仁寿上奏泰昌帝,称:天下局势糜烂,主要是地方吏治崩坏、土地兼并严重、军队糜烂所致。

  建议皇帝整肃吏治,清查土地兼并,授命地方官员自行组建军队,以镇压各地叛军。

  窗户纸被捅破了,朝堂立即炸开了锅。作为始作俑者的谏议大夫贾仁寿,当晚就一家老小齐赴黄泉。

  泰昌帝彻底被激怒了。甭管在这个节骨眼上捅破窗户纸的贾仁寿是否该死,他都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暴毙。

  作为谏议大夫,向皇帝提出建议,乃是人臣本分。就算是策略有问题,那也只能是皇帝处罚,万万没有让别人代劳的道理。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泰昌帝意识到了朝廷对世家大族的约束,已经微乎其微。

  仅仅只是说了一句真话,就要灭杀贾仁寿满门,甚至不惜挑战皇权,足以可见世家豪门的霸道。

  可惜,再怎么生气也没有用。手中的人大都是世家豪门子弟,这场惊天大案注定是无疾而终。

  受此影响,朝中再也无人敢谈论局势崩溃的真相,百官能够做的只有一项:给地方官更大的权力,让他们发挥主观能动性,自己想办法镇压叛乱、稳定局势。

  皇宫之中,泰昌帝盯着李凡问道:“李爱卿,你怎么看百官们的平叛方略啊?”

  最近这几年,李凡也是几度入狱,小日子过得那个惊魂动魄。若非主角光环罩着,估摸着早就死得渣都不剩。

  虽然没有怼天怼地怼空气,还是得罪了不少人。就连文官集团内部,也有很多人恨不得对他除之而后快。

  不是孤臣,实际上距离孤臣也不远了。为了自保,不得不抱紧泰昌帝的大腿。

  刚刚被人灭门的贾仁寿,就是他为数不多的至交好友。一道奏折就赔上了身家性命,李凡也被吓得不轻。

  君子动口不动手。如此极端的玩法,明显不适合文官生存。

  作为识时务的主,最近几天李凡安分了不少。哪怕是至交好友的仇,都被他暂时给放下了。

  可惜麻烦不是想躲就能够躲开的,现在面对皇帝,兼未来老丈人的问话,他就没有办法回避。

  “陛下,朝堂诸公给出的平叛策略,大体上是没有什么问题。只是任由地方官员组建军队,后患怕是不小。”

  李凡小心翼翼的回答道。尽可能避免刺激到泰昌帝的神经,最好引火烧身。

  “哼!”

  冷喝一声之后,泰昌帝冷漠的说道:“什么时候,李爱卿胆子也变得这么小了,连一句实话都不敢说?

  这里可是皇宫,除非是仙神强者,否则谁也没有能力偷听我们的谈话,你究竟在怕什么?”

  作为一名实力派的皇帝,哪怕是元神武者靠近,都不可能瞒得过泰昌帝的感应,偷听根本就不可能发生。

  被逼到了墙角的李凡,硬着头皮说道:“陛下,无论是让地方官员组建军队,还是召集天下豪杰组建义军,都是后患无穷。

  待叛军被镇压下去,这些手握众兵之人,就是朝廷新的麻烦。若是稍有不慎,就是诸侯割据的局面。

  这些人大都是出身世家显贵,无论是眼界见识,还是身后的势力,都远非没有根基的叛军可比。

  牵一发而动全身,恐怕到时候,朝廷也拿他们无能为力……”

  好歹也是学过历史的,在李凡看来这些镇压对策,简直是乱天下之策,偏偏他还不能够反对。

  在朝堂混迹了这么些年,让他明白了有种无奈,叫:明知道后患无穷,还是必须要干。

  对地方官放权,总好过对诸侯王放权;召天下豪杰组建义军平叛,怎么也比召诸侯之兵镇压叛乱要强。

  国运之力能够约束诸侯王不造反,并不能阻止这些家伙扩张势力。一旦朝廷向他们妥协,大周皇帝早晚都会沦为“周天子”。

  “朕知道了!”

  读懂了泰昌帝的无奈,李凡也是无能为力。哪怕两世为人,他也不知道该怎么挽救日渐衰落的大周帝国。

  大周帝国的“改革”,就是一个笑话。朝堂上全都是既得利益者,不管派谁去主持改革,最终都会演变为“党争”。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大周的底子厚实,绑在战船上的大人物足够多。在没有办法解除绑定之前,这些人是不会允许大周这艘烂船沉没的。

  即便是如此,李凡也不得不开始寻找后路。京城的风向不对,继续留在这里早晚都会风暴搅碎。

  想要外放也不容易,地方上世家大族横行,各地叛军层出不穷。没有根基,冒然跑过去上任,被人架空事小,搞不好还会小命不保。

  现在唯有尽快突破大儒之境,凭借实力强行立足。

  要不然就只能灰溜溜的回老家避祸。只要想想自己在京中的干得事,李凡就知道定远是回不去了。

  ……

  朝廷风向大变,原本还纠结李牧三兄弟官职问题的州府衙门,瞬间统一了立场。任命文书,以最快的速度送往了汉川郡。

  现在大周帝国的主题只有一个——平叛。

  在这个大背景之下,其它的一切问题,都只是旁枝末节。

  包括官职任命,也不在那么重要。就算是没有州府的任命,李牧三兄弟也可以组建军队四处出击,替朝廷收复失地。

  看着京中传来的情报,李牧知道大周帝国这波怕是要凉。权力放出来容易,想要收回去就难了。

  就算是叛乱被顺利镇压下去,世家大族也会趁机做大,各地的诸侯王也多半会进来分一杯羹。

  以往的时候,还有官员利用国运辅助修炼。现在除非是寿元将近,否则这么干的铁憨憨已经是凤毛麟角。

  不光是官员,就连各地诸侯王也是如此。不使用国运之力修炼,大周灭亡带来的反噬之力,无疑会将到最低。

  受影响是肯定的,但是不至于将大家一波带走。只要提前做好了准备,抗过冲击的希望未必没有。

  对大周最有利的是各家高端力量,大都绑在了战船上。这些人才是主宰,只要他们还活着,就不会发生最糟糕的局面。

  可老一辈总是会死去的。本身借助气运之力辅助突破,寿元增加的就不及正常突破。或许千年、或许百年,终归会有那么一天。

  当然,对一众诸侯王来说,大周还是存在的好。哪怕是名义上的存在,也好过承受气运反噬。

  最近这些年,李牧也研究过气运之力。他不得不承认,这是天地间最玄妙的力量。

  “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越是超凡世界,气运之力发挥的作用越大。大周帝国就是一个典型,成也人道气运,败也人道气运。

  现在人道大运没了,缺乏人道加持的国运之力,也在不断衰退,已经压制不住各地的蛟龙。

  刚刚巡视完部队,发现自己的营帐中多了一位不速之客,李牧没好气的调戏道:“天香姑娘,深夜来访莫非是想通了,准备做李某的第五房小妾?”

  对眼前这位美貌女子,李牧可是半点儿想法都没有。打过好几次交道,从来都没有占到过一丝便宜,反而被敲了不少竹杠。

  在李牧所认识的女子中,眼前这位无疑是最理性、最聪明的,或许也是最无情的。

  招惹这种驾驭不住的女子,那可真是“杜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李牧还没有活够,所以一直以来都对这位不知真实姓名的天香姑娘敬而远之。

  受了调戏,身着黄衣的天香姑娘不仅不恼,反而噗嗤一笑道:“想娶本姑娘的人多得去了,我劝李公子还是先拿出点儿诚意来。

  想要我给你做小妾,那就不要做梦了。如果你表现的好,没准我还会给你一个抱得美人归的机会。”

  魔女不亏是魔女,哪怕是走清纯路线的,浑身上下也充满了魅惑之力。

  可惜这一套对李牧没用,知道眼前这位是什么人,他才不会去自讨苦吃。

  “既然天香姑娘不是自荐枕席,那么大半夜的闯入我的营帐之中,所谓何事啊?”

  自顾倒上了一杯茶,喝上了一口,黄衣女子瞪了李牧一眼说道:“不解风情的憨货!”

  停顿了一下,又补充道:“最近这几个月,你派兵围着汉川城不动,搞得人家都没生意了,害得我这弱女子只能出来跑业务。”

  见李牧依旧不为所动,天香姑娘充满风情的一跺脚,一脸怒气的说道:“好了,实话告诉你吧!

  有人出钱,让小女子做个中人。要你让开一条道路,放城内的叛军离开。

  先说好,小女子做得是小本买卖,你不要想着狮子大开口。”

  说话间,还咬了咬嘴唇。完全是怎么魅惑,就怎么来。要是定力不足,估计早就被迷得神魂颠倒。

  “可以,只要天香姑娘愿意留下……”

  不等李牧把话说完,黄衣女子就打断道:“本姑娘既不卖艺,也不卖身。李公子还是请自重,要不然有你好看的!”

  说话间,还挥舞着拳头。做出要翻脸的样子,魅惑之味十足。

  这一幕落到李牧眼中,却是另一番景象。

  “李某还真是眼拙,认识了天香姑娘这么久,都没有发现姑娘居然是一位天人武者。

  想来天香姑娘在极乐魔宗中的地位应该不低,不知是哪位圣女,又或者是身份更高的存在?

  只是以天香姑娘的身份地位,滞留在汉川这么多年,没有道理吧!莫非这里面还有什么内幕,不知天香姑娘可否满足在下的好奇心?”

  没有想到会被李牧当场拆穿身份,黄衣女子的脸色大变,只是理性让她很快平复了失态,故作气急败坏的说道:“不可以!”

  见李牧不吃这一套,黄衣女子继续说道:“李公子,很多事情看破不说破,大家还是好朋友。

  你这么直接的拆穿小女子的身份,实在是让我很难做。这样吧,你放开一条道路让窜天猴离开,就当是给本姑娘赔罪了!”

  说话间,李牧明显感受到了一阵杀气。他知道如果自己拒绝的话,眼前这位神秘的“天香姑娘”,很有可能会选择翻脸。

  艺高人胆大,没有理会黄衣女子的威胁,李牧自顾坐在了她的对面,慢条斯理的说道:“如果我是姑娘的话,就不会这么自信。

  极乐魔宗虽然势大,可放眼天下也就那么回事。据在下所知,你们宗内的那位元神武者,已经有五百多年没有露过面。

  极乐魔宗吓不倒我,难到姑娘以为凭借一身天人修为,就能够在李某的军营之中放肆?”

  感受到了李牧的调笑之意,黄衣女子的美目一翻,瞬间换了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李公子真是博学,连这种江湖秘闻都能够知道。

  难怪能够力压两名嫡子,成为侯府在这边的主事之人。莫非公子才是侯府的真正继承人,京中那位只是放在明面上靶子?

  又或者说公子已经是随州李氏的人了,看不上我们极乐魔宗,这种小门小户?”

  见李牧没用反应,黄衣女子知道试探不出来什么。在内心之中,她已经暗自叫苦。要早知道对手这么难缠,她就不冒然闯入了。

  今天晚上要是谈得拢,那么一切好说。要是谈不拢的话,搞不好就将自己给赔了进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