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逐道在诸天

第139章 余波荡漾

逐道在诸天 新海月1 6937 2021-08-01 18:3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逐道在诸天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作为正道魁首,在众目睽睽之下比武,别人都主动认输了,李牧自然不会斩尽杀绝。

  毕竟,击败一个活着的魔教教主,远比弄死一个任我行有价值。

  只要这位任大教主还在江湖中混,人们就会很自然的想起击败他的李牧。

  江湖大佬们都是这样操作的,只要一直踩着别人的肩膀,就能够实现“人不在江湖,江湖仍然有其传说。”

  作为一位江湖大佬,自然要有其气度。只见李牧彬彬有礼的说道:“任教主承让了!”

  只是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李牧在停手之前,恰好有两道剑气击中任我行的膝盖,没有留下任何伤口,就是让双腿不听使唤。

  “多谢……”

  刚说出了两个字,任大教主的双腿就情不自禁的跪了下去,场面直接惊呆了正邪两道。

  本来这场赌斗进行的就够魔幻了,现在堂堂一魔教教主在战败之后,居然玩起了跪地求饶。

  围观的众人,一个个睁大了眼睛,完全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

  只有少数高手才知道,任我行不是自己想跪,实在是双腿不受控制。

  大型社死现场,任我行的脸色阴沉的可怕。今天这一幕将是他人生中永恒的污点,无论如何都洗刷不了。

  如果可能的话,他宁愿刚才死在李牧的剑下,也不愿意接受眼前的“羞辱”。

  瞟了一眼任我行,李牧一脸无辜的说道:“任教主快快请起!这份大礼,李某可消受不起。

  胜败乃兵家常事,今天输了下一次找回来就是。男儿膝下有黄金,何必要下跪呢?

  你们都是死人吗,也不去扶扶你家教主。这么热得天,要是跪久了起不来怎么办?”

  反应过来的正道群雄,立即发出了哄堂大笑。没有什么比这更解气的了。江湖中人受到如此羞辱,那可是比杀了他们还要难受。

  不等有人来扶,任我行已经强行挣扎着站了起来。

  此刻他的双眼中充满着杀气,眼珠子死死的盯着李牧,仿佛立即就要生吞活剥一般。

  不过枭雄就是枭雄,前一秒还想要杀人,下一秒就换上了一副笑脸,仿佛刚才的事情什么也没有发生。

  “多谢李盟主赐教,让任某知道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今日这份恩情,任某记下了,来日必有厚报!

  按照之前的约定,现在神教输了比斗,我们会立即撤出衡阳和福建,李盟主随时都可以派人接收。”

  强忍着怒气,说完这番恶心的话。任我行的内心在喷火。什么大局不大局的,这一刻都不在重要。

  这个时候任我行就想要找李牧报仇,只是考虑到双方的武力值差距,他完全提不起动手的勇气。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的阴谋算计,都注定是徒劳的。

  哪怕是玩儿群殴,也留不下对方啊!惹上这样一个敌人,任何一家势力都要泪奔。

  更何况,对方也不是孤家寡人,身后还有一大帮子的喽啰小弟,想要算计就更难了。

  见目的达到了,李牧也不准备继续为难这位工具人。反正经历刚才这一波,不怕任大教主不履行约定。

  眼下只是怒气难消,还心怀怨恨,回去之后自然会有人劝他消火。

  “任大教主兴致不佳,那我等就不多留了。诸位,江湖路远,李某就恕不远送了。

  对了,刚才比斗的时候误伤了不少贵教中人,实在是罪过。不过人死不能复生,任教主就代李某替他们赔罪吧!”

  说完,李牧做出了请的姿势,示意他们快点儿滚蛋,免得留下来碍眼。

  “告辞!”

  狠狠的吐出了这两个重若千钧的字,任我行正欲转身离开,他才意识到刚才一起作战的两位同伴已经躺下了。

  两名绝顶高手就这么没了,任我行倒吸了一口凉气。此刻他意识到,自己能够捡回一条命是多么侥幸。

  与之相伴随的是浓浓的疑惑。好歹也是一方大势力,关于先天高手的资料任我行也不是没有见过。

  按照典籍上的描述,绝顶高手确实不是先天高手的对手,可即便是会输,多少也能够过上几招。

  刚才的比斗,明显不是那么回事。至始至终,他们三人都没有进行过像样的抵抗,甚至连对手一共出了几招他都不知道。

  那么是不是意味着,对方并不是刚刚突破先天,而是在先天之境走出了一段距离……

  任我行已经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他怕残酷的结果令自己丧失斗志,磨灭那颗复仇的心。

  ……

  打发了魔教众人,接下来自然是大家喜闻乐见的庆功宴了。李牧已经早早的甩开了众人,将“高人”作风发挥的玲离尽致。

  没有人会有意见,因为前面表示异议的家伙,都在刚才的战斗中被误杀了。

  比如说:最先提出比斗,将五岳剑派逼到墙角的那位丐帮长老,就在刚才的比斗中死在了任我行的吸星大法之下。

  又比如说:前面非议李牧做事霸道的几个家伙,也因为看热闹太入迷,不小心领了盒饭。

  不用怀疑,都是魔教中人干的。大家都可以作证,实在是不信还可以去验伤。

  不是死在任我行的吸星大法之下,就是亡在了两个喇嘛的金轮之下,妥妥的魔教妖人所为。

  ……

  紫盖峰之巅

  宁女侠柔声劝说道:“师兄,大家这么热情,我们就这么撇开他们不好吧?

  要不晚上的庆功宴,你还是去露一面,免得诸位江湖同道的面子不好看。”

  显然,宁中则还没有来得及适应身份的变化。在今天之前,李牧虽然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五岳盟主,但那也只是有身份的江湖中人。

  既然是江湖中人,就免不了受江湖规矩所束缚。处理好人际关系,就是必不可少的一环。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虽然他没有真正突破先天,可是落在江湖中人眼中,他就是武林中唯一的先天宗师。

  解释是不可能的,作为一个怕麻烦的人,李牧可不会告诉任何人这是新版紫霞神功的功劳。

  宗师自然有宗师相应的地位,本就站在江湖顶端的李牧,身份再一次被拔高。

  到了这一步,和大家保持适当的距离,反而更加容易受人尊重。

  毕竟,在大家的潜意识里,前辈高人都是超凡脱俗的。太过平易近人,反而会让大家都不适应。

  “放心吧,师妹。庆功宴的事情,莫师弟会安排好的。不要忘了,在这里衡山派才是主人,我们的身份只是客人。

  让几位师兄弟代表华山派参加就够了。想必诸位江湖同道也是能够理解的,毕竟参加比斗累了一天,也该歇息了啊!”

  听到“累”字,宁女侠翻了翻白眼。这个牵强的借口,让她实在是难以启齿。

  谁在劳累之时跑去爬山看风景?

  衡山可不是小土包,从山脚到山顶可不是一小段路,何况还穿越了几个山头。

  世界缺了谁都转,少了李牧这位宗师参与,固然让庆功宴失了几分颜色,可是也让大家更加自在。

  本来李牧的气场就够强大了。平日里往那一坐,大家就要小心应对,让人难以亲近。

  现在又多了一重先天宗师的身份,那就更让人感到压力,如何还能够放得开?

  没了主角,五岳剑派都变成了主角。所有人都清楚,今日之后武林格局又要发生变化。

  在这种节骨眼上,站错队可是非常致命的。

  大家只希望李牧这位宗师和传说中的前辈高人一样,淡泊名利、不喜欢参与江湖纷争,否则武林就要多事了。

  尤其是同华山派有过节的,此刻更是提心吊胆。虽说大家都是名门正派,行事要有讲究,可是背后的事情谁说得准呢?

  就如同今天死在魔教妖人手中的几个倒霉蛋,就是最好的反面教材。

  一个见死不救,他们就被光明正大的给阴死了。落在不知情的江湖中人眼中,他们就是不知死活的代表。

  明明自身武功不济,偏偏好奇心还重,看个热闹都冲在最前面,死了也是活该。

  只有知情者才明白,白天死掉的几个倒霉蛋可不是什么庸手。武功最高的那位丐帮长老,修为都达到了一流后期,结果还是被意外了。

  一流好手都没有挣扎的能力,这意味着什么,再明显不过了。

  受了一个大刺激,关于福建的问题,所有人都默契的没有提。

  哪怕是福建的本土武林中人,此刻也选择等待李大盟主的安排,而不是趁魔教退却回去抢地盘。

  ……

  眼瞅着就要进入衡阳地界,武当派一行人默默的提高了警惕,生恐遇到魔教中人偷袭。

  骑在毛驴之上,冲虚道长的神色格外凝重。

  这次他真没有故意拖延速度,虽然同处于两湖之地,武当派距离衡山派仍然有上千里之遥。

  不管怎么说,现在的衡山派已经切实成为武当南大门的守卫者。在这个节骨眼上坑了衡山派,就是在坑自己。

  这点儿大局观冲虚还是有的。迟迟没有抵达衡山,主要还是半路遭到魔教袭击。伤亡是没有多少,可是大部队的行进速度却被拖了下来。

  一名青衣小道纵马疾驰而来:“掌门,衡阳传来急报!”

  从小道士手中接过书信,打开信件粗略的扫视了一眼,冲虚道长整个人都被惊呆了。

  时隔三百年,江湖中再次诞生了“先天宗师”。要知道现在可是一元复始的归终阶段,佛道儒三家共同确定的先天绝迹。

  可信上说得非常明白,光见证者都有数千人之多,根本就不可能撒谎。

  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天地发生了大变,已经能够容纳先天宗师。

  如果这个猜测准确,接下来武林格局又要发生变化了。武当刚拿到天下第一大派的名头,屁股都还没有坐热,马上又要发生易主。

  相比之下,魔教撤退就不值得一提了。约斗碰上了先天宗师,任我行能够捡回一条命都算是运气。再不赶紧跑路,那就不用走了。

  “传令下去,加快行进速度。明天日落之前,必须要赶到衡山。”

  事已至此,多想无益。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过去,探明华山派下一步想要干什么。

  不管怎么说,两派现在还是盟友。华山派诞生先天宗师,最先倒霉的肯定不会是武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