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逐道在诸天

第199章 离开前的准备

逐道在诸天 新海月1 6236 2021-09-17 08:0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逐道在诸天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或许是被李牧犀利的眼神给吓坏了,待讲道结束之后,两人迅速带着小弟离开了关中。

  事实上,魔道中人混入听道队伍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只不过这些人都比较识时务,没有在关中搞过事情,大度的李大真人也就懒得和他们计较。

  结束了例行讲道,看着舞剑的儿子,李牧就气不打一处来。

  不知道是那根神经错乱,这小子一拿起剑就忘乎所以,院子里的花花草草那是时常遭受无妄之灾。

  美其名曰:进入了忘我境界。

  李牧承认自家儿子的剑法天赋确实不错,可是这份破坏力同样不容小觑。尤其是跟风清扬学剑之后,这个毛病就越发的严重起来。

  或许是察觉到了李牧的脸色难看,李宁立即停了下来,看了看充满剑痕的院子,瞬间低下了头。

  “练啊,你看看再练练,这房子还能不能保得住?”

  仿佛是印证了李牧的话,不堪重负的柱子应声而倒,瓦片哗啦啦的落了下来,原本精致的小院变得一片狼藉。

  闻询赶来的宁女侠,见到眼前的一幕,原本准备求情的话,也瞬间咽了回去。

  狠狠的瞪了儿子一眼,李牧没好气的说道:“怎么破坏的,你小子就怎么给我恢复原样。在院子没有还原之前禁止碰剑,还有不许找人帮忙。

  从来都只有人控制剑,未闻有剑控制人的强者。若是连手中的剑都控制不住,那就趁早放弃练武,退出江湖算了。

  从现在开始,你只准修炼基础剑法。在修炼到大圆满境界之前,我不想看到你再练任何剑法。”

  都是好高骛远的惹得祸。一个三流武者,敢修炼充满先天意境的剑法,还真是一个敢学,一个敢教。

  在内心深处,李牧对风清扬的不靠谱又有了新的认识。难怪原著中明知道令狐冲和田伯光有勾搭,还敢挑选令狐冲做传人。

  看似一开始就修炼高深剑法,能够大占便宜,岂不知万丈高楼平地起?

  真正的强者都是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前期走了捷径,到了后期势必要付出更惨痛的代价去弥补。

  相比其他人,自家儿子可谓是独天得厚。可在李牧看来,先天条件再怎么优渥,该走的路还是一步都不能少。

  看了一眼宁女侠,见没有开口求情的意思,李宁哭丧着脸回答道:“是,父亲!”

  看似这份处罚轻描淡写,如果可能的话,他宁愿挨一顿揍。

  修复院子可不是一件轻松活,这不光要干苦力,还要考验技术。在不能找人帮忙的情况下,天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完成。

  小插曲过后,李牧在距离小院不远处的凉亭内架起了炉子,泡上了一壶茶茶,配上宁女侠炒的几个小菜,做起了悠闲的监工。

  这是李牧夫妇调节心情新方式。每次被儿子气到之后,只要看着熊孩子受罚的狼狈样,心情瞬间就会好上很多。

  “师妹,你真不去前线走一遭?如果你过去的话,我可以陪你走上一遭。”

  李牧关心的问题。

  要知道,自从传出参与杀劫,有助于修为突破之后,武者们就前赴后继的往前线跑。

  除了上了年纪,实在是没有希望更进一步的,其他人待在前线的时间,远比在老家的时间多。

  受此影响,最近几年整个武林都太平了起来。各大势力都忙着外扩,压根儿就顾不上内斗。

  尤其是进入印度之后,大家扩张的热情又高涨了一波。原本穷兵黩武的战争,现在都能够赚钱了,干嘛还要停下来呢?

  就连方正、冲虚,这些看上去老好人的存在,现在大部分时间都在前线不断厮杀。

  甚至佛门连对外的口号都变了。原来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已成过去式,现在流行的是“斩业非斩人,杀生为护生。”

  可即便是如此,还是一帮人不愿意参与,依旧独立特行的坚持着自我。

  “师兄,还是不用麻烦了。你也不想我变成杀人如麻的存在吧?”

  不待李牧开口,宁女侠再次说道:“何况,先天也不是那么好突破的。天下那么多英雄豪杰都在绝顶之境苦苦挣扎,我这小女子又如何能够例外呢?

  我能够有现在这份修为,都是得益于师兄你的帮助,可是先天之境太难了。

  这么多年,我都听过你讲了无数次道,还是什么都不懂。显然是我资质愚钝,何必要继续浪费精力呢?”

  如此咸鱼的话,搞得李牧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武道修炼最怕的就是丧失信心,要是一个自己放弃了的人都能够突破先天,恐怕全天下的武者都会崩溃。

  只是以自家妻子的性格,让她在杀戮中寻求机缘,着实是太为过难人。

  估摸着机缘没有寻到,她自己就先崩溃了。没有一颗强大的内心,在武道之路上注定是走不远的。

  莫说是有天道压制,恐怕就算是天地放开限制,以宁中则现在的状态,也没有多少希望突破先天。

  “罢了,你若是不愿意,唯兄也不勉强你。只是你可要想好了,杀劫已经进行到了中期,再不去机缘就不再有了。

  现在你的修为也到了绝顶,只要肯继续努力,加上为兄的帮助,突破的概率可不低!”

  李牧语重心长的说道。

  最近这些年,他已经见到了太多的生离死别。实在是不忍心看着日夜陪伴的妻子,也和其他人一样倒在半路上。

  只是不想归不想,但长生大道是残酷的。普通人无论多么努力,没有足够的气运、机缘,终归会倒在半路上。

  就连李牧自己,能不能走到最后,都是一个未知数,又如何能够保证:身边的人可以在这一条路上一直走下去呢?

  翻了翻白眼之后,宁女侠没好气的说道:“师兄,莫要欺我无知。哪怕是在几千年前,先天宗师的数量都寥寥无几,何况是天地陷入自我修复的关头。

  纵观整个天下,都只有你和风师叔能够突破,这本身就能够说明了问题。

  与其去争夺那虚无缥缈的一线生机,还不如过好现在的日子,开开心心的渡过往后余生。

  反倒是师兄你,现在距离天人之境,怕是已经不远了吧?或者说,你已经在考虑飞升之事?”

  不得不承认,女人的第六感就是灵敏。李牧从来都没有说过自己的修为境界,都能够猜得七七八八。

  没什么好保密的,李牧点了点头:“天地杀劫结束之时,就是我突破之机。以现在的天地屏障强度,天人之境就足以破开离去。

  据为兄推算,这个时间不会太长。天地一元复始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为兄怕是等不到那一天了。

  根据古籍记载,当修为超过世界承载之时,天地就会自动排斥其离开。

  上古时期,还有飞升者回归显圣的记载。到了中古时期,就仅仅只能够传讯。而最近几千年,都是一去不复返。

  这一步踏出去,何时才能够回归这方世界,为兄心里也没有底。”

  看似嘴上说得轻松,实际上飞升之路怎么样,李牧也全然不知。

  古籍记载实在是太过久远,根本就没有办法验证信息的真假,何况还有时代变迁的影响,那些内容只能当做一个参考。

  可前路渺茫,也必须要踏出去。再怎么危险,也比留在这方世界混吃等死的强。

  有玉碟辅助,李牧了解的讯息,可比一般人要多得多。比如说:天地升格,就那么两条路。

  一种是天地慢慢积累力量,经过九次天地轮回而不灭,就有了一线希望。

  第二种就是有大能施展手段,从外部帮忙,为天地注入升格所需的资粮。

  具体需要些什么,李牧就不完全清楚了。反正生灵的灵魂,就是世界最好的养料。

  天地牧养众生,众生死后再回归天地,这才是最好的天地平衡。

  而修炼者妄图求长生,就成为了平衡的破坏者,是故修炼之路上充满了劫难。

  幸好笑傲世界虽然衰落,可曾经也有过长生之路,天地虽然衰退,却也没有彻底断绝众生的路。要不然想飞升,纯粹是做梦。

  令李牧疑惑的是这方世界的众多飞升者,为什么没有在世界陷入衰退之际,出手助其一臂之力。

  究竟是飞升者的实力不够,还是因为助天地轮回所需的代价太大,又或者是单纯的忘恩负义,再或者是他们都遭遇了麻烦自顾不暇,甚至是直接领了盒饭。

  “师兄,尽管放手去吧!长生大道才是你的归宿,我还有宁儿和华山派的众多同门陪着。

  要是你修炼的速度足够快,早点儿成为上界仙神,没准我们还能够再见面。”

  看似充满了笑意,可李牧还是看到了宁中则眼神中的那份浓浓的眷恋,只是为了让他安心,才故作镇静。

  妻子越是善解人意,李牧就越发感到为难。现在他明白为什么传说中的天地大能,几乎都是孤家寡人的原因了。

  “师妹放心,为兄虽然离去,却也不是没有准备。这么多年的西征,我华山派也收获了不少天材地宝。

  等过些日子,为兄就开炉炼制延寿丹。若是天地渡过了这一劫,灵气开始慢慢复苏,凭借增长的寿元慢慢熬,你也有很大可能踏足先天。

  先天九重天,一重一甲子。只要你努力修炼下去,我们未必没有重逢之日。”

  说完,李牧原本沉重的内心突然放松了下来。虽然修道日久,可他终归不是无情之人。

  普通的延寿丹,仅仅只能增加几年寿元,自然没有价值,可是加上他的紫霞内力就不一样了。

  虽然这么一来,宁中则往后的修炼道路,就要被限制死了。可那也比卡在瓶颈之下,慢慢老死的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