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逐道在诸天

第106章 厚黑的李牧

逐道在诸天 新海月1 7584 2021-07-20 03:46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逐道在诸天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蔚蓝的天空,漂浮着朵朵白云,冬日的阳光温暖着大地。

  被清理平整的白马寺旧址上,数千武林中的英雄豪杰,正在这里举行一场别开生面的流水席。

  李牧高举着酒碗,朗声对众人说道:“诸位同道,这时间过得可是真快啊!我等来时还是阳春三月,归去已是临近腊月。

  为了还江湖一个太平,在过去的半年时间里,吾等是抛头颅、洒热血,现在终于击败了魔教。

  可惜在这期间,也有无数的江湖同道埋骨他乡,连一具全尸都没能留下。

  不过他们的牺牲没有白废,武林中最大的那片阴云被我们撕破了,重现了这万里晴空。

  现在我提议,这第一碗酒先敬……”

  这是庆功宴,同时也是散伙饭。自带干粮跑来同魔教干了一仗,总得有个盖棺定论。

  现在这场庆功宴,就是给本次抗魔行动下定论的时候。原则就一个字——吹,可劲儿的往大里吹。

  伴随着李牧的声音落地,不知道是谁带了一个坏头,“砰”、“砰”、“砰”……的声音就响个不停。

  别人都连碗摔了,李牧也只能硬着头皮跟上。在内心深处,他的心已经开始滴血。

  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混江湖可不流行AA制,平日里都是自己管自己,但是举办庆功宴华山派却是当仁不让。

  这场邀请四五千人的盛大酒席,没有万把两银子是搞不定的。按照现在这种情况祸祸,估摸着成本还要往上加。

  输人不输阵,李牧到底还是干不出煞风景的事。反正也就这么一回,奢侈就奢侈好了。

  好不容易熬过一场正邪大战,现在大家情绪激动一点儿,也是可以理解。

  这场庆功宴,庆祝的也不光是正邪大战胜利,更是庆祝捡回了一条命。

  别看大家好像都没有什么收获,实际上则不然。每一次正邪大战下来,都会有无数的势力消亡,也有会新的势力崛起。

  别看这个时候大家还是盟友,等结束了这场宴会,在接下来的势力洗牌中,很多一起喝酒吃肉的朋友都会变成竞争对手。

  死掉的更惨,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自家原有的势力范围,就要被大门派、或者是这些称兄道弟的武林朋友给拿下。

  当然,多了一份香火情,大家一般不会干得太过分,只会拿走“属于”自己的一份,不会把事情做绝。

  若是不幸某一地区的武林势力都衰落了,被新崛起势力取代,或者是外来户插足,那就真的惨了。

  没有香火情份,为了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新势力在处理这些问题上,通常都干得比较彻底。

  既然入了这江湖,就要承担其后果。没有什么好可怜的,在李牧看来有那悲天悯人的功夫,还不如去闭关苦修。

  现在华山派还是胜利者,甭管接下来发生什么,都影响不到自己头上。

  李牧可以毫不客气的说,自己这一波积累下来的人脉关系,比原著中岳不群苦心经营数十年的都要靠谱。

  并非他手段高明,也不是他武功高强,主要还是因为现在的华山派足够强大。

  强者从来都不会缺乏朋友,只要不倒行逆施,就会从者云集;弱者任你怎么八面玲珑,都是白费功夫。

  ……

  “少掌门,门中发来急信!”

  刚刚走完了宴会流程,李牧正欲同各派大佬寒暄,就被这一封突如其来的急信给打断了。

  接过了书信,李牧对前来敬酒的武林中人招呼道:“诸位兄弟,门中有事李某需要耽搁一下,等会儿再来向大家赔罪。”

  来人急忙答道:“盟主客气了,大家都是自家兄弟,不碍事的!”

  看得出来,李牧的一声兄弟令来人非常满意。哪怕明知道只是一句客套话,还是满有荣耀。

  能够同华山派未来的掌门称兄道弟,这已经足够他回去吹嘘很多年了。

  如果没有足够的奇遇,到更高的境界之上看风景,或许这就是他距离大人物最近的一次。往后相遇,大家又是两个世界的人。

  打开了书信,李牧的神色一下子凝重了起来。不知道得罪了那路神仙,最近两三年五岳剑派那可真是多灾多难。

  先是华山派倒霉,掌门重伤垂死、山门遇袭;而后恒山派元气大伤,接着嵩山派和衡山派又损失惨重,现在终于轮到了泰山派。

  按照信上的说法,在半个月前,已经南下的魔教风雷堂突然返回,趁泰山派疏于防备发起偷袭。

  经过浴血奋战,泰山派虽然保住了基业,但是也付出了惨痛代价,就连掌门玉虚子也不幸阵亡。

  李牧已经无力吐槽了,衡山派才刚刚确立莫大为掌门,连大典都没有来得及举行,现在泰山派又被迫换掌门。

  天门道人都来了,估摸着左冷禅也要快上位了。左冀高虽然还活着,但那一身的伤,明显就不是什么长寿之人。

  华山派更不用说,宁清羽早就在门中流露出了要传位消息。名义上说是为了专心闭关,以期突破先天,实际上就是快要撑不住了。

  除了生死不明的恒山掌门灵清师太外,五岳剑派中的四派都会在近期,面临门中权力更替。

  什么大计战略,在这一刻都成为了泡影。

  除了华山派实力犹存,能够继续对外扩张外;其它四岳现在都伤了元气,能够保住现有的利益就算不错了。

  当然,现在的情况有些特殊。正邪两道纷纷损失惨重,倒霉也不只五岳剑派一家。

  大家的实力都衰落了,接下来就整个武林进入了比烂的时代。

  只要比其它门派衰落的慢一点,或者说恢复速度快一点,就能够在接下来的竞争中占据优势。

  显然,这种局面更加有利于实力雄厚、底蕴悠久大派。

  或许要不了多久,江湖中就会进入大兼并时代,由现在的百花齐放逐渐走向巨头垄断。

  当然,朝廷肯定不愿意看到这一切发生。接下来的江湖看样子是平静不了,像华山派这些的存在注定要直面风暴。

  这一瞬间,李牧甚至有些后悔削弱嵩山派。留着他们跟少林添堵,其实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如果可以重来一次,李牧还是会做出相同的选择。

  小弟最重要的就是听话,同时具备实力和野心的存在,留着只会反噬自身。

  最关键的是想要战场上不着痕迹的保存实力,可不是一件轻松事儿,总得要有人做出牺牲。

  若非五岳剑派也伤亡惨重,除魔联盟绝对不会像现在这么一团和气。

  拿起毛笔,只是想想自己那鬼画符般的字体,为了不丢人现眼,李牧又再度放下。

  “给掌门传言。接下来的中原纷争,我们已经不准备参加了。等洛阳事务告一段落,我们就会返回关中。”

  甭管五岳剑派是不是遭遇诅咒,李牧都不准备出去浪了。窝在老巢坐观风云,总不会有问题。

  武林高手也不是大白菜,以现在的局势,魔教就算是能卷土重来,也凑不齐之前那种规模大军。

  没了华山派参与,正道一方照样能够获得胜利。估摸着少林寺现在也不想看到他,毕竟刚刚从人家手中讹走了洛阳。

  若非有内幕交易,除魔联盟又岂会那么快东出?

  当然,东出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华山派需要少林寺在前面吸引朝廷火力。

  否则,以李牧的作风,不等魔教二度围攻少室山,绝对不会跳出来拉仇恨。

  ……

  再度回到宴席中,庆功宴已经到了尾声。部分急躁的江湖中人,已经开始告辞离去。

  李牧拱了拱手:“诸位江湖路远,日后有缘再见,吾等再把酒言欢!”

  “盟主客气了,日后有空我等定会到华山登门拜访,到时候……”

  本想再客气两句的,怎奈连对方的名号都叫不出来,李牧只能以微笑示意。

  眼睁睁的看着众多江湖同道离去,已经有不少老狐狸意识到了现实一个问题。

  这位李盟主的话,虽然说得确实漂亮,可自始至终都没有提解散除魔联盟的事。

  可现在人都散了,那么这除魔联盟,究竟算是解散了,还是没有解散?

  普通的江湖中人无所谓,但是对这些大门派来说,这一点的意义可是非常重大的。

  唯名与器不可假于人手。临时公推一个盟主也就罢了,长时间设立一个盟主在头顶上,谁能够受得了?

  “曲前辈,盟主刚才忘了说解散除魔联盟的事,你老人家德高望重……”

  面对一帮同道的恭维,名门大派中辈分最高曲世敬颇有几分得色。只不过他搞清楚了众人的来意之后,他的好脸色就结束了。

  或许是因为距离足够远,天山派和华山派关系一直都不错,前些年双方甚至还交易了一株三百年的天山雪莲。

  就为了几句恭维,就想让他出头鸟,那也太小看人了。

  若是华山派真要霸着盟主之位,为了自家的利益,得罪也就得罪了。可若是一个误会,那岂不是冤枉?

  白发苍苍的曲世敬笑呵呵的说道:“诸位,此事确实需要一个答复。不过这件事牵扯甚广,光曲某一人前去恐怕不妥。

  不如大家一同前往,在道别之际随口问一句就是了,免得因为一场误会,伤了大家的感情就不好了。”

  ……

  见一大帮子人走了过来,李牧若无其事的上前招呼道:“诸位前辈,你们这么急着离开,莫非是李某有什么地方招待不周?

  尤其是曲前辈,你大老远的从天山赶过来,都没有到华山一聚,现在这么离开了,让我如何回去向掌门交代?”

  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明知道大家的来意是什么,李牧就是装作不知道。

  望着一脸真诚表情的李牧,曲世敬原本准备的一肚子说辞,最终又咽了回去。

  天山派和华山派相隔万里之遥,就算华山派真要有什么算计,也不可能是冲着他们去的。

  “盟主客气了,并非招待不周。曲某急着离去,只因西方魔教重出江湖,西域怕是要不太平了,我必须要立即回去主持大局。”

  想起了西方魔教,曲世敬想着解散除魔联盟的心思一下子就淡了。

  有联盟好啊,万一西方魔教闹腾起来,直接求援就是了,可以省去很多麻烦。

  有着同样忧虑的,还有同处西域的昆仑派。为了自家的利益,临时改变立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等丁华野开口,崆峒派长老就抢先说道:“盟主,血刀门重出江湖,我派掌门又丧于血刀老祖手中,这笔血仇我崆峒派一定报。

  为了不让这帮魔头再次做恶,我必须要立即返回门中。盟主、各位江湖同道,刘某就先走一步了。”

  李牧暗骂一声:“老狐狸”。

  这个时候提出崆峒掌门丧于血刀老祖之手,分明就是道德绑架各派。想要大家在未来对付血刀门的时候,也跟着出一份力。

  没有任何犹豫,李牧面不改色的回道:“兹事体大,刘前辈请自便。

  如果后面对付血刀老祖的时候,有需要用得着李某的地方,大可书信一封。”

  有了一个不会的开头,原本还连成一气的各派,瞬间变得四分五裂,一个个都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

  见此,李牧也乐得轻松。反正只要没人提出要解散除魔联盟,他就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不知道为什么,内心深处总有一个声音告诉他,霸着位置有好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