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逐道在诸天

第112章 敲山震虎

逐道在诸天 新海月1 5781 2021-07-20 03:46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逐道在诸天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在江湖中混,糟心事就注定少不了。就在李牧一边拜访道门前辈讨教,一边围观少林围攻黑木崖的大戏时,泰山上的闹剧也拉开了帷幕。

  作为五岳联盟中的万年老二,泰山派无论是传承、还是综合实力,都稳稳的落在了第二。

  即便是刚刚经历一次正邪大战,被魔教搞得灰头土脸,他们的实力仍然仅次于华山派。

  原因非常简单,五岳联盟之中就数泰山派最富裕,所以拥有的门人弟子也是最多的。

  人多力量大,哪怕是刚刚死了不少。他们能够凭借人数优势,压过其它三派。

  可惜人多糟心事儿也多,尤其是掌门玉虚子领了盒饭之后,泰山派再也没有了一个一言九鼎之人,矛盾就越发难以压制了。

  前面有魔教的压力在,大家还可以暂时保持克制,现在魔教被杀得七七八八了,冲突也就越发多了起来。

  最大的矛盾点仍然是权力斗争,核心就是掌门之位。面对一群为老不尊的前辈,年轻的天门道人根本就镇不住场子。

  最惨的是在之前的战斗中,不光掌门玉虚子挂了,就连支持天门道人一系的长老也纷纷领了盒饭。

  若非玉虚子在临死前传位天门道人,当时支持他的几名长老还活着,恐怕掌门之位根本就轮不到他这个掌门继承人头上。

  即便是天门道人在年轻一代弟子中威望颇高,面对一帮为老不尊的长辈,还是显得势单力薄。

  看着糟心的泰山派,李牧突然觉得华山派那帮长老还行。虽然算计一样没少,起码大家还知道要脸。

  不管继承人争夺的多么激烈,大家都是让门人弟子参与竞争,从来没有谁要自己下场。

  以师叔的身份跳出来和师侄争夺掌门之位,还是已经尘埃落定的掌门之位,但凡是要点儿脸面的人都干不出来。

  就算是赢了,那也扰乱了门派正常传承,传出去泰山派只会沦为江湖笑柄。

  两帮人闹得不可开交,就连斗殴也不在少数。若非泰山派没有分剑气两宗,李牧都要怀疑泰山派要爆发剑气之争了。

  也不顾有外人在场,两派就开始内斗不休,作为盟友自然只能劝架了。

  可惜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日积月累下来的矛盾,又岂是三言两语就能够化解的。

  本来李牧也只是看戏的,毕竟这是人家的内部矛盾,外人也不好插手啊!

  怎奈你不找麻烦,麻烦也会自己找上门。泰山派的持续内斗,已经影响到了山上的宁静,李牧想要出去寻人论道都受到了影响。

  好吧,主要是潜修的道门前辈看不下去了,让他这个后进之辈出面干涉。

  估摸着原著中,这些前辈也没少调停泰山派的纷争,否则矛盾也压制不了那么多年。

  从嵩山封禅大会上发生的一幕来看,那已经不是普通的门内纷争了,而是你死我活的权力斗争。

  望着两帮互不服气的人,李牧就感到头大。老大调停老二的内部纷争,想要画风就有些不对,正常情况下不是该推波助澜么?

  摇了摇头,打消了不该有的心思,李牧瞪了众人一眼,一脸严肃的说道:“今天为什么请诸位过来,想必大家心里也应该清楚。

  按理来说,这是泰山派的内部事务,作为外人我们不该插手干涉。

  只是你们这么老是闹下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都是泰山门下,有什么深仇大恨,让你们要闹得这么不可开交?

  如果有,那么说出来让大家一起评评理。有难言之隐不方便说出来,大可按照江湖规矩,到擂台上去分个输赢。

  一直这么闹下去,你们不怕江湖中人耻笑,我们都替你们觉得脸红!”

  李牧的话非常重,已经不仅仅只是在劝架,更像是在施压。

  在场的衡山、嵩山、恒山三派掌门,一个个也神色凝重。从他们的表情中可以看出深深的忧虑之情。

  究竟是在为泰山派的内部纷争忧心,还是在为华山派的强势而忧心,那就很难说了。

  不过有一点是明确的,现在三派都是希望泰山派能够停止内斗的。

  本来五岳联盟的实力就严重失衡,华山派一家独大的优势越来越明显,要是作为联盟老二的泰山派在搞出些幺蛾子,往后联盟就真成华山派的一言堂了。

  只见泰山派的两帮人大眼瞪小眼,一个个都盯着对方,谁也不肯先开口。

  李牧猛的一拍桌子,近前的红木桌子直接化为粉碎四散而开,桌上的茶杯也应声落地,瞬间茶水四溅。

  “怎么,一个个都哑巴了?”

  “平日里你们不是闹腾的很厉害么,到了现在就知道丢人现眼了?

  也不出去打听打听,江湖中可有哪个名门正派像你们这样,一点儿屁事就闹得沸沸扬扬。

  要是觉得现在这样不过瘾,你们完全更进一步,不就是兄弟阋墙、同室操戈么,武林中又不是没有发生过。

  只不过在做这些事情之前,你们要先睁大眼睛看清楚了——武林中但凡是闹出祸起萧墙的江湖门派,可有一个好过的?”

  这话既是对泰山派众人说的,同样也是对在场的几位华山派长老说的。否则,单独一个泰山派,李牧才懒得费这么多唇舌。

  或许是受到了刺激,性子耿直的天门道人率先开口回复道:“李师兄言之有理,是天门孟浪了!”

  看得出来,他还是非常的不服气。作为一派掌门,天天被一帮师叔欺负,其中的委屈实在是一言难尽。

  只是刚烈的性子,让他说不出叫苦的话。若非“缺乏变通”,凭借掌门人的有利地位,他也不至于被压制得那么惨。

  “既然知道自己错了,那就交出掌门之位,让玉……”

  不等玉磬子把话说完,一旁的玉矶子已经意识到坏了,急忙呵斥道:“师弟,快住口!”

  “诸位同道,最近我泰山派发生的事情比较多,玉磬子师弟受了点儿刺激,刚才的话……”

  这个时候解释已经晚了。有些事情只能做,却不能直接说出来。

  不管怎么说,天门道人都是江湖公认的泰山掌门。在没有犯下大错之前,谁也不能将他赶下去,至少当着诸多武林同道的面不行。

  李牧冷漠的说道:“不需要解释,我等都听到了。泰山派的家务事,我们不方便插手。

  可是我五岳同气连枝,虽然不知道你们泰山派内部发生了什么,但是以下犯上要赶掌门下台,这么大的事情总得知会我们一声吧?

  究竟是天门师弟犯了十恶不赦之罪,还是刚才那位师叔神志不清、胡言乱语,今天就当着大家伙儿的面说清楚吧!”

  如果是之前,泰山派任何一派上台,李牧都能够接受。

  可是发生了刚才的事,那就没办法了。现在他代表的是华山派,作为五岳联盟之首,李牧必须要维护正统秩序。

  除非有人能够拿出天门道人欺师灭祖,或者是勾结魔教的罪证,否则今天之后天门道人的位置就稳了。

  显然,罪证是不存在的,不然他们早就将天门道人赶下了台,根本就不用等到现在。

  李牧刚才开口,只是为了逼这几个玉字辈承认:他们没有争夺掌门之位的意图。

  在众目睽睽之下,说出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再也收不回来。

  若是往后泰山派再发生掌门人争夺,也没有他们的什么事了。五岳联盟不会承认,江湖中人也不会承认。

  真要有人违背游戏规则,五岳令旗不光是嵩山派手中能够杀人,在华山派手中同样可以清理门户。

  意识到了严重后果,玉磬子一下子变得面如死灰。自己刚才的那句话,可是一下子把所有人都推到了对立面。

  名门正派天然就是秩序维护者。以下犯上、篡夺掌门之位的行为,在各门各派都是禁忌。

  关起门来自己玩儿没关系,现在撕开了遮羞布,为了各自的名声,大家也只能支持天门道人。

  要不然原著中,他们也不至于先设计让天门道人自己放弃掌门之位,而不是直接上去夺位。

  面对众人充满杀气的眼光,玉磬子硬着头皮回答道:“刚才是我失言了。最近发生的事情有些多,我的神志有些……”

  大型社死现场。自己承认自己神志不清,江湖路基本上就绝了。往后再想要行走江湖,也甭指望获得别人的尊重。

  李牧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切,仿佛刚才的事情什么也没有发生。好像出言逼宫的人,不是他一样。

  在场众人的表情也是不一而足,有欣喜、有惊恐、有懊恼、有愤怒、有怨恨……各种表情不一而足。

  怨恨就怨恨好了,在江湖中怎么可能不得罪人呢?

  某种意义上说,对华山派来说这也是一件好事。支持天门道人这个铁憨憨当掌门,总比让几个玩儿阴谋诡计的家伙上台好。

  估摸着这份怨恨,最终也只会落到玉磬子和天门道人头上,至于李牧这个始作俑者反而会被忽略。

  这就是江湖。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