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逐道在诸天

逐道在诸天第120章 巨头间的交易

逐道在诸天 新海月1 7159 2021-07-21 22:0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逐道在诸天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高规格的葬礼,没能改变武林萧条的事实。除了个别大派依旧保持强势外,各方宾客的整体实力下降了一大截。

  最直观的感受就是一流大派的数量明显减少,虽然大都保住了传承,可门庭跌落却成为了必然。

  江湖是最现实的,决定地位的永远都是实力。一代新人换旧人,才是这个世界的永恒主题。

  比如说:原本就在福建声名鹊起的林远图,最近更是凭借自家的七十二路辟邪剑法,在江湖中大放异彩。

  就连号称“三峡以西剑法第一”的长青子,都成为他成名路上的踏脚石,一时间福威镖局的名号响彻大江南北。

  作为失败的代价,原本就在正邪大战中伤亡不小的青城派,再次声望大跌。

  不过这和华山派没有什么关系,李牧虽然和长青子有所交际,但还没有到要帮忙出头的地步。

  何况这还是在公平比武中输掉的,名门正派自有名门正派的气度,既然输了就要认。长青子自己都没说什么,外人更不好插手。

  华山派和林远图硬要说有渊源,那也是三十年前葵花宝典的旧事。当时的林远图还是南少林的一名年轻和尚,代表的是南少林,而不是他自己。

  对可能算计自家的存在,李牧从来都没有好感,南少林都没有收到邀请函,林远图就更没资格了。

  江湖散人除非能够成为天下第一,否则在名门大派眼中也就那样,上不了台面。没有几代人的经营,甭想获得大家的接纳。

  原著中福威镖局就是一个例子,一直到被人灭了门,都没有正道大派出来说句公道话,最关键的原因就在于他们不是圈子里的人。

  如果同为正道阵营中的一员,哪怕衰落的再怎么厉害,余沧海最多也就宰了林平之一家为儿子报仇,断然不会牵连到不相干的镖师趟子手身上。

  ……

  身着孝服的李牧挥手示意道:“方正大师、冲虚道长,这边请!”

  什么身份配什么待遇,甭管华山派和少林寺的关系怎么样,但是在接待规格上少林仍然是最顶级的。

  这不葬礼一结束,李牧就单独请两人吃茶,以尽地主之谊。

  幽静的竹林别院中,一僧一道一孝子,围着一烧灼中的茶静静的坐在一起,场面甚是和谐,仿佛是身融自然浑然天成一般。

  作为东道主,李牧率先开口说道:“两位远道而来,为先掌门送行,不牧在这里谢过了。”

  混江湖本来就是靠互相捧场撑起来的。冲虚和方正肯给面子,李牧自然不会失礼。

  大家都在正道圈子里混,互相捧场总比互相拆台的好。就算是有冲突,那也是私底下的事,断没有拿到台面上撕扯的道理。

  冲虚道长微微一笑道:“李盟主客气了,宁掌门与正道有大功。可惜天妒英才,我等送上一程也是应该的。”

  普通江湖中人可能不知道宁清羽的是怎么死的,但是作为武当派掌门,冲虚道长绝对知道前因后果。

  一句故作惋惜的“天妒英才”,已经开始不着痕迹的上眼药了。显然这对原著中的好基友,并没有影视剧中表现出的那么和谐。

  原因自不用说,只有华山和少林关系不好,才能够更好的履行盟约,合两派之力将老对头少林压制住,保住武当派刚拿到手的天下第一大派名头。

  仿佛是没有听到冲虚的话,方正面不改色道:“宁掌门的事,老衲也很遗憾。不过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总得向前看。

  现在武林颓废之势已显,朝廷又有意重组六扇门,正是需要我等齐心协力共同应对的时候。

  当今天子,乃一代雄主,欲掌握武林之心昭然若是。这才刚刚继位不到两年,就给我少林上了最沉重的一课。

  恐怕这只是一个开始,据老衲所知,最近朝廷又在实施新政,还欲在宁夏进行屯田。

  怕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前奏啊!”

  原本稳坐钓鱼台的李牧,这一刻也不平静了。在内心深处,他早就骂开了。

  不知道是哪个“天才”想出来的注意,这年头居然要跑到宁夏去屯田。分明就是嫌西北不够乱,想要往里面添上一把火。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凭借这一政策可以断定正德皇帝不是穿越者了。没有哪个穿越者会傻到的跑去宁夏种地。

  就算是要搞屯田,那也是去开发辽东。若是野心大一点的,也可以选择收复交趾,开发南边的红河平原。

  朝廷新政失败与否,李牧并不在乎。关键是经过这么一折腾,大西北就要乱套了。

  作为西北最大的门派,受到冲击是必然的。一旦宁夏爆发兵祸,华山派的财政收入会非常好看。

  要是兵祸蔓延到了关中,局势还会更加糟糕,搞不好华山派那脆弱的财政,会被直接带崩掉。

  知道归知道,以华山派的力量根本就无力阻止。伴随着关中世家的没落,华山派在朝堂连帮忙说话的都没有。

  沉思了片刻功夫后,李牧慎重的问道:“不知方正大师有何高见?”

  既然说出了这个消息,李牧不相信少林寺没有准备。西北发生兵祸,华山派固然会损失惨重,佛门也绝对不会好过。

  以当今的手段,宁夏真要是爆发兵祸,搞不好会直接来个僧庙绝迹。

  别的不说,拿下了沿途的僧庙寺产,出兵镇压叛乱的军费估摸着就凑够了。

  相比之下,华山派这样穷鬼,对朝廷来说才是又臭又硬的石头。碰了,除了能惹一身骚外,半点儿利益也见不到。

  万一操作失误,将华山派给逼反了,整个大西北都不要想太平。别的不敢保证,乱上三五年还是不难的。

  以大明王朝的财政状况,这么玩儿不死也要赔上半条命。李牧有理由相信,朝廷的第一目标仍然会选择肥得流油的软柿子。

  方正淡定的回答道:“高见谈不上,在老衲看来,朝廷这是魔障了。

  西北历来民风彪悍,我等只要静观其变,让朝廷知难而退就行了。

  据老衲所知,野心勃勃的安化王早就蠢蠢欲动了,现在就差一根导火索。

  虽然安化王朱乘机夺位成功的希望渺茫,但是宁夏一旦炸了,想必也够朝廷忙一阵子的了。”

  听了方正的话,李牧猛然间意识到了华山派对西北的掌控力不足。本该是自家先收到的消息,结果自己却先从少林寺手中得到消息。

  自古以来谋逆都是偷偷摸摸的干,在没有发动之前,绝对会万分保密。

  现在方正知道的这么清楚,只有一个解释:少林寺参与了进去,或者说是佛门中有人参与了进去。

  只是不知道是他们先找上了安化王,还是安化王先找上了他们。在内心深处,李牧已经为安化王默哀了。

  选什么合作伙伴不好,非要挑最没节操的少林寺。

  为了缓和三大巨头内部关系,方正现在就这么大大咧咧的说出来,但凡是走漏了半点风声,安化王就要提前凉凉了。

  至于少林寺,人家可没有跟着跑去造反。最多也就敲敲边鼓,在背后推波助澜。

  无论安化王造反是否成功,人家都是胜利者。只要兵祸一起,朝廷就顾不上继续打压少林寺了。

  李牧冷静的问道:“大师,想要我华山派做什么?”

  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么机密的大事都泄露了出来,绝不可能只是说说而已,必然有着更深层次的秘密。

  方正突然神色变得凝重了起来,慎重其事的说道:“最近一段时间,血刀门、魔师宫、天邪寺、日月神教残部等魔教余孽流窜到了西北,想要投奔安化王,贵派只要高抬贵手放他们过去就是了。

  作为回报,贵派旗帜的商队可以自由进出江南,沿途一切都按武林规矩办就行了。”

  看得出来少林寺这次是真下了本钱的。想要说动魔教余孽当棋子,可不是一件轻松事儿。

  为了收买华山派,更是连之前的经济打压,这一刻都被放开了。显然朝廷给他们带来的压力,正在迫使少林寺改变战略。

  当然,华山派和武当结盟也是一个重要因素。合两派联盟之力,少林寺想拦也拦不住,区别只是在于打通商路的时间问题。

  李牧却迟疑了起来。看似华山派不需要做些什么,可是这些魔教势力一旦在西北生根,麻烦就是自家的了。

  只是相比朝廷带来的压力,魔教余孽实际上只是小问题,最多只能算是疖癣之疾。

  尤其是前一段时间,魔教各派遭到了正道的疯狂围剿,一家家魔道门派就算是逃过了灭门之祸,也免不了元气大伤。

  或许这次前往大西北,不光是少林寺的鼓动,也是迫于生存压力,不得不迁移阵地。

  跑去宁夏投奔安化王,恐怕也是想要靠他的支持恢复实力。要是他们知道,现在过去马上就会牵扯到一场谋逆大乱中,恐怕就不会这么积极了。

  犹豫了再三之后,李牧冷漠的说道:“让他们自己想办法绕路过去,只要不出现在关中就行。

  未来三年内我华山派要守孝,怕是无力顾及整个大西北,一切等孝期结束再行清算。”

  这个决定意味着宁夏武林被出卖了,不管是否出于自愿,接下来的大动乱他们都逃不过去了。

  只是为了自家的利益,李牧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总不能朝廷在打压武林的同时,还妄图指望武林各派为老朱家维护地方稳定吧?

  华山派不想成为江湖和朝廷博弈的马前卒,那就只能推别上了。

  多了三年时间的缓冲,华山派的实力又会更尽一步,到时候出来收拾烂摊子就行了。

  没准还可以和朝廷谈谈条件,他们想要尽快稳定宁夏的局势,就离不开华山派的配合。

  从头到尾,冲虚道长都是笑而不语。仿佛对少林和华山的交易毫无兴趣。

  只是从他的眼神中,李牧还是看出了欣喜的意味。作为皇室家庙,武当是真心不想和大明王朝对上。

  只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甭管他们怎么想,在皇帝看来那都是“身怀利刃杀心自起”。

  防微杜渐是君主的本能,实力强大就是招祸的原由。不能指望皇帝那种生物,对可能威胁自家统治的势力顾念旧情。

  自己不想出头,那就只能鼓动别人上了。少林寺想要朝廷一个教训,武当派自然是乐见其成。

  想要在这个世界上混下去,不展露实力是不行的。只有让朝廷意识到武林各派的不好惹,才不会再次上演开国初年的旧事。

  或许西北只是双方博弈的开始,接下来还会在更多的地方发生碰撞。

  小皇帝接下来要面临的竞争对手,也不光是武林各派,同时还有地方上的世家大族、朝堂上的文武百官。

  这是成为雄主的代价。想要做得事情越多,所承受的反噬之力就越重。

  将新政交到一帮宦官手中,本身就是在将文武百官往对立面上推。

  不知道是真的无人可用,还是因为前面进展的太顺了,以至于忘乎所以。

  谈成了一笔交易,接下来的气氛就缓和了很多。只是方正想要的正道联合,最后还是无疾而终。

  冲虚道长明显是打定主意要全程划水,不愿意参与江湖和朝廷之间的博弈;李牧又玩起了消极怠工,打着守孝的旗号想要躲避这场风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