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逐道在诸天

第263章 汉川危机

逐道在诸天 新海月1 5687 2021-09-28 19:2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逐道在诸天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王家祖宅

  突如其来的灵气震荡,让忙着清点账册的众人,纷纷停下了手中的活计。

  “太叔祖,这是有人在突破金丹?”

  一名白衣青年望着叹气的白发老者,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金丹宗师,放眼天下都是高端力量。整个梁州,明面上都只有两名疑似金丹的武者。现在他们眼前就有人突破,实在是有些出人意料。

  “嗯!”

  白发老者点了点头回应道。

  看得出来,老者的兴致不高。眼瞅着寿元将尽,还停留在先天之境,看着别人突破金丹,他实在是难以高兴得起来。

  可是修炼这种事情,除了需要资源之外,更重要的还是天赋和机缘。

  哪怕是皇室子弟,能够突破先天的都不到三分之一,更进一步突破天人的更是十分之一都不到。

  对一个郡望之家而言,这个比例就更低了。像老者这种先天九重的存在,已经是族中高层。

  突破天人完全是走狗屎运,再想要往上走,那就更难了。天人以上武者的修炼资源,已经是可遇而不可求,大都只能靠自己苦修。

  大部分天人武者,一直到寿元耗尽,都在前面几重打转。

  不是谁都能像李牧那样对境界的领悟超过修为,只需要有足够的能量石,就可以一路高歌猛进。

  大部分武者都是在攀岩,只能一步一步慢慢往上攀爬,一不留神就会摔下去粉身碎骨。

  望着灵气汇聚的方向,联想到之前在李府的遭遇、以及城内多出来军队,众人瞬间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只是令大家想不通的是:突破金丹这种大事,不在老巢定远进行,干嘛要跑到汉川来呢?

  难道单纯的为了隐藏?

  如果要隐藏的话,他们这些知情者会不会被灭口?

  越想越觉得可怕,不少人的冷汗都冒了出来。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李府之中的气氛也紧张了起来。虽然经历了李牧突破的喜悦,可密室之中还有一个老祖宗在努力着。

  在以往的时候,只要诞生一名金丹武者,都是举族同庆的喜事,现在免不了要得陇望蜀。

  望着神色凝重的李牧,李良紧张的问道:“十三弟,你有突破的经验。老祖宗这是怎么回事,都快两天了,异象怎么还没有结束?”

  神识扫视了一眼密室,李牧叹了一口气说道:“异象马上就要结束了。

  老祖宗,应该是年轻时与人争斗留下了隐患。以往的时候没注意到,现在突破的时候就出来作怪了。

  不过老祖宗的积累足够深厚,现在已经成功凝聚金丹,应该算是突破成功了。只是这样强行破境,未来的路就难走了。”

  显然,两人只是关心突破是否成功。至于金丹之后的道路,完全不在他们考虑范畴之内。

  对大部分武者而言,能够突破金丹都是撞了大运,又岂会在乎之后的道途。

  需要考虑这些问题的,只是李牧这种年纪轻轻就突破金丹,长生大道有望的主。

  没有出乎意料,异象很快就结束了,一股金丹武者的气息散发了出来。要不是李牧既是出手拦下,恐怕府中很多人都会被压趴下。

  显然,刚刚突破的那位老祖宗,还没有办法很好的控制自身气息,做不到像李牧一样收放自如。

  望了望帝都方向,李牧严肃的说道:“下封口令,我突破的消息先隐匿起来。

  老祖宗突破的消息,还是待老祖出关之后,再决定是否封锁消息。”

  城中这么多人,按理来说是很难封锁消息的。但大部分普通人见识有限,根本就分不清每个境界的突破异象。

  真要是想封锁消息,只需要对城中的一些世家子弟灭口就行了。反正都准备对汉川下手,这些本身就属于被清洗的对象。

  至于能够封锁多久,那就只能听天由命。反正目击者这么多,不可能都灭口。

  不过多了老祖宗做掩护,李牧突破的消息多半能够被封锁住。两人同时突破金丹这种事情,几乎不可能发生。

  传出去都没有人会信。先不说灵气冲突的事情,光突破金丹之后散发出来的那一股气势,都会影响到另一人的凝丹。

  只要脑子没有坏,大家都会将时间错开,免得互相干扰导致突破失败。

  ……

  汉川郡守府,受局势恶化的拖累,连续几年考评不合格的曹郡守,终归是没能够顺利挪窝。

  要不是活动及时,加上天下局势都在恶化,没人过来抢这个烂摊子,他这个郡守早就做到头了。

  倒霉的不光是郡守,郡尉和郡丞同样遭到了朝廷斥责。如果没有奇迹发生,他们的仕途,基本上就到此为止。

  仕途无望,斗志自然高不到哪里去。只是现在不一样,敌人兵临城下,想和稀泥都糊弄不过去。

  不同于以往议事,这一波军中高层全部聚集了过来。不管是哪个衙门的,现在大家都是守土有责。

  “朱郡尉,你怎么部署的防务?就算再怎么废物,也不至于西城叛军来犯,连个消息都不知道传回来吧!”

  不光是曹天成这位郡守生气,其他几名郡中高层,也死死的盯着朱校尉。要是不能拿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恐怕马上就会被当做叛徒拿下。

  西城郡的叛军向他们发起进攻,驻扎在前线的军队连个消息都没传回来,还是觉察到不对的皇城司暗探带回的消息。

  只是这个时候已经晚了,叛军距离汉川城不到两百里。最多也就三五天,叛军就能够兵临城下。

  向州府求援,远水解不了近渴。调兵遣将,同样也没有办法赶在对方围城前,聚集足够多的军队。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总得有人承担责任。若是郡城守不住,那么大家一起为国尽忠;要是侥幸守住了,那么就必须有顶雷之人。

  “郡守大人,负责西城郡防务的一直都是……”

  话到了嘴边,朱校尉又咽了回去。没有法子,李牧三兄弟在半个月前就已经卸任。

  让已经卸任的官员,为现在的防线疏漏承担责任,怎么也说不过去。

  没有及时调整防线,就是他这个郡尉责任,甩锅只会让他死得更快。

  众人的脸色越发的阴沉了起来,要是还不知道朱郡尉被人摆了一道,他们也没法在官场上混了。

  朱郡尉同李牧三兄弟之间的矛盾,郡中几乎是人尽皆知。他们要坑朱郡尉没有关系,关键是现在将大家都给拉下了水。

  万一让大军破了城,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都难逃一命呜呼的命运。

  皇城司的天人武者冷漠的说道:“我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总之汉川城必须要守住。

  现在甭扯这些没有用的,先拿出守城方案吧!

  曹郡守,请立即下令封锁城门。严查城内闻香教奸细,切莫给他们里应外合的机会。”

  严查奸细只是一个油头,这么短的时间,很难有所结果。现在封锁城门,真正的目的还是不能让城中世家大族跑路。

  伴随着越来越多的城池沦陷,地方大族对大周的信心越来越不足。危急关头大家首先想的都是保存实力,弃城而逃的数不胜数。

  这些人可以逃跑,朝中官员却跑不了。为了保住自家小命,现在也顾不得封城会得罪这些地头蛇了。

  不待丝毫犹豫,曹天成当即下令道:“好!崔郡丞,封城之事就由你负责了。

  皇城司和镇魔司负责监督,任何人胆敢徇私枉法,一律杀无赦!”

  听到这个结果,一旁的朱郡尉直接面如死灰。本该是他这个郡尉主持的活,就这么直接被剥夺了。

  显然,这帮同僚没准备拉他一把。现在连戴罪立功的机会,都不肯给他留。

  原因非常现实,在这个节骨眼上,有能力出兵救援汉川城的唯有李牧三兄弟。

  虽然卸了任,继续在汉川带兵不合法。可关键时刻,还有“事从权宜”,可以变通一下。

  这一切的前提就是“自愿”。要是人家不愿意冒险,谁也没有办法强破。

  毕竟,这种事情也是有风险的。救援成功能够分到的功劳有限,要是吃了败仗还得背责任。

  大周的官员早就过了鞠躬精粹,死而后已的时代。这种明显出力不讨好的事情,已经很少有铁憨憨肯干了。

  怎么将李牧三兄弟忽悠过来,已经是摆在大家眼前的当务之急,要是再多一个碍眼的朱郡尉,只会让事情更加难办。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