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逐道在诸天

第70章 千“米”传音

逐道在诸天 新海月1 4650 2021-07-20 03:46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逐道在诸天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眼前的一幕,让在场所有人都湿润了眼睛。

  从情感上说,带着门中精英掩护年幼弟子逃离,灵源师太的做法无可厚非。

  然而,这种符合情理的做法,对整个门派而言却是一场灾难。

  大量的精英弟子损失,将直接导致恒山派由盛转衰。想要恢复实力,没有二三十年是不可能做到的。

  这还是一切顺利的情况下,正邪大战才刚刚开始,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实力大损,就意味着提前出了局。在接下来的江湖博弈中,恒山派注定只能沦为陪衬。

  万一运气不好,直接消失在历史长河中,都是有可能的。历次正邪大战,都不乏武林势力的消亡与崛起,某些灭亡的势力甚至比恒山派还要强大。

  灵枫师太安苦涩的慰道:“不会的,师姐!不会的,掌门会理解的……”

  话未说完,灵源师太已然咽了气。从那一双不肯闭上的眼睛中可以看出来,一直到最后咽气,她都怀着对门派的愧疚。

  “师姐……师姐,你不能……”

  灵枫师太撕心裂肺的哭喊,华山派一行人纷纷回转脑袋,不忍直视这一幕。

  直性子的伍清元,忍不住问道:“汪师兄,你看这事该怎么办?”

  汪清山摇了摇头:“这是恒山派的家务事,我们不便参与,只能由她们自己处理。最终怎么界定,还是要看灵清师太的决断。

  现在先等大队人马过来,我们就组织一次搜山,寻找恒山派的幸存者。

  但愿能多几名精英弟子幸存,要不然恒山派的下一代日子就难过了。”

  打压盟友,不存在的。

  华山派又没兴趣搞并派,为了横跨五岳的伟大构想,盟友力量自然是越强大越好。

  当然,前提条件是不能威胁到自家的地位。

  毫无疑问,恒山派就满足这个条件。就算是她们的实力翻倍,也对华山派构不成威胁,自然不需要打压。

  不光不会打压,还要给予一定的扶持,以便恒山派能够在正邪大战过后,可以抗住魔教的压力,守好山西的北大门。

  ……

  漫山遍野的找人,可不是一件轻松活儿。门中印记都被魔教中人给破译了,路标自然不能看了,李牧也只能采用武林中最常用的通讯方法——千里传音。

  怎奈大家的声音不够大,传递不了一千里,只能退而求其次,由“千里”缩水成了“千米”。

  “师父!”

  “汪师叔!”

  “汪师伯!”

  “汪前辈!”

  “汪大侠!”

  ……

  一时间乱七八糟的称呼,鬼哭狼嚎的在山林中响起,不知情的还以为汪清山走丢了。

  一直持续到傍晚时分,李牧才带着精疲力尽的众人抵达山谷,同汪清山几人汇合。

  凡事都有两面性,漫山遍野的寻人虽然麻烦,但还是有不少意外收获,陆陆续续找到了二十余名逃过一劫的小尼姑。

  只是这好像是麻烦的开始,抵达峡谷本想着好好休息一下,哭泣声却在耳边响个不停。

  实在是忍受不了音波摧残,李牧硬着头皮说道:“汪师叔,恒山派的弟子一直哭个不停,我们就不管?”

  要不说女人是水做的呢,抵达峡谷都一个多时辰了,哭泣声还在断断续续的响起。

  汪清山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道:“管啊,问题是怎么管?

  灵枫师妹都快要崩溃了,我一过去她的眼泪就留个不停,什么事情都谈不了。

  仅有的几名成年弟子,个个身受重伤,现在无法主事。剩下的都是一帮小屁孩,我可不会哄孩子。”

  哄孩子,这是一个世纪大难题。作为一名单身狗,李牧可不会这种高难度的东西。

  “要不然,点了她们的昏睡穴吧!这么哭下去,我怕后面会出事。”

  李牧不确定的提议道。

  “馊主意!”

  汪清山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馊主意也是主意,在没有更好选择的情况下,馊主意也是可以先用用的。

  没有了烦人的哭声,普通弟子纷纷入睡。只留下李牧和几位长老围在火堆旁,无法入眠。

  守夜是其次,今天风清扬都亮相了,以修罗书生的作风,肯定是要先远遁几百里。

  主要是白天发生的事,由不得大家不重视。华山派的印记也不是一成不变的,这次的印记还是下山前才确定的。

  这么短的时间,就被魔教中人给破译了,明显是不正常。

  要么有弟子不谨慎,无意泄露了出去;要么就是门中出了叛徒,并且叛徒的身份还不低。

  叛徒永远都是最难搞的,偏偏这玩意儿又无法根除,武林中的各大势力都不乏有其它势力的探子。

  魔教的探子还相对好抓,只要在搞事情,早晚都会留下蛛丝马迹。

  最坑的是朝廷、或者是名门正派之间互相安插探子。那玩意儿一潜伏可能就是几十年。如果没有必要甚至可以永远都不启动,然而一旦启动,那就能要人命。

  收买、威逼利诱、忽悠,手段无外乎是如此。

  从小就安排进去潜伏,几乎是不可能的。以华山派为例,每一名弟子入门前,都要将籍贯、出身、家庭背景查得清清楚楚。

  何况,大家招收的都是孩童。几岁大的小屁孩,怎么进行潜伏,万一说漏了嘴,那哭都来不及了。

  在这些关键点上,任何一处不合格,那都是直接剔除。资质再好也没用,这个江湖从不缺少天才。

  不是说资质好,就一定能够成为高手,只能说概率上要比普通人大一点儿。

  要是心志不成熟、悟性不够,武道天赋再怎么好,最终还是会泯然众人矣。

  望着闪烁的火苗,风清扬感叹道:“先是山门遇袭,今天又来了这么一出,看来魔教在华山潜伏的探子还是没有被清理干净。”

  本来他就反感勾心斗角的事情,偏偏又躲不过去。不管怎么说,门中出了叛徒都必须要揪出来。

  幸好魔教的主力不在这边,要不然华山派今天的损失就大得去了。

  “门中刚刚进行了一次清理,揪出了不少各大势力的探子。就算有漏网之鱼,现在他们也应该先沉寂的。

  除非是有恃无恐,确定我们查不到他的身份。那么会不会是我们一开始就错了,传递消息的魔教探子并不是门中弟子,而是以其他身份存在?”

  李牧的猜测令众人一愣,随即又紧张了起来。魔教可以拉门人弟子下水,同样也可以拉门人弟子的家属下水。

  相比清查门人弟子,要清查身后家属,难度无疑会更大,牵扯面也更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