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逐道在诸天

第297章 天命所归李

逐道在诸天 新海月1 6531 2021-10-17 11:5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逐道在诸天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上阳城,位于越地与西南交界之地,因漕运而兴起,成为了越地有数的商贸之城。

  伴随着乱世的来临,上阳城的战略价值越发凸显了出来,成为西南军与越军争夺的焦点。

  拿下上阳城,西南大军就可以沿江而下,一路杀进江淮腹地,收取吴越之地。

  可以说上阳城不光是越王的门户,同样也是吴王的门户,只不过恰好掌控在越王手中。

  这也是去岁佯攻,李牧率先伐越的根本原因。地理位置决定了从上阳城进攻,沿江而下的路线更好走。

  要不然就得翻山越岭,对着一座座要塞坚城一路强攻。别的问题都好说,关键还是后勤跟不上。

  哪怕是高武世界,运粮还是得靠民夫。储物戒之类的高端装备虽然存在,但是相对大军的消耗而言,实在是太过杯水车薪。

  出于战略价值的考虑,昔日以商贸繁荣的上阳城,此刻已然化身战争要塞。

  为了加固城防,早在两年前越王就开始在此修筑工事。此刻的上阳城,城墙高十余丈、宽三四丈,用一句铜墙铁壁来容易也不为过。

  如此坚固的城防,越王还嫌不够。又花费重金请来了阵法宗师,在城墙上布置了若干道阵法。

  不光城防坚固,城内还驻扎着二十万大军,并且囤积了足够大军食用两年的粮草,就是为了防备西南兵长期围困。

  如此充分的准备,可谓是固若金汤。可作为镇守使的赵文戈,还是感到一阵不安。

  自从吴王出兵偷袭东越之后,越王就抽调了南线的兵力,除了上阳城这种战略要地外,别的地区驻军人数都大幅度减少。

  长期和西南军交手,赵文戈非常明白对方的厉害。并非敌人的单兵战斗力多强,关键是敌军没有吃空饷。

  对统兵将领而言,没有吃空饷可并不仅仅只是代表清廉,更代表着后勤物资供应充足。

  事实上,进入乱世之后吃空饷的迹象,就已经得到遏制。所有统兵将领都知道,手中的军队才是自己的本钱。

  如果情况允许,大部分将领都希望自己手中的兵更多一些、更精锐一些,可问题是实际情况不允许。

  理论上来说,越王发放的军饷是充足的。现实却是这个充足仅限于出库之时的足额,半路运输也是需要损耗的。

  核定的运输损耗,那只是理论状态下。遭遇各种突发情况导致的损失,很多时候都没法上报,只能自行承担。

  为了保证供应充足,虚报一些兵额吃空饷,就是最好的选择。区别仅限于将领们胆子,胆子小抹平开销即可,胆子大的那就可劲儿的折腾。

  在这种背景之下打仗,不光要小心敌人,更要小心自己的队友。

  因为名义上的十万大军,实际上到位的可能只有五六万,碰到坑祸的搞不好只有一两万人。

  敌方五十万大军,我方一百万大军,优势在我!

  结果到了战场上,发现敌方的五十万大军,那是货真价实的五十万大军;自己的一百大军,搞不好只来了三四十万人,其中还有临时拉开充数的。

  上限好计算,但是下限那玩意儿,就没有办法进行估算。谁也不知道自己队友究竟有多坑,毕竟是从大周时代过来的。

  所以在之前的战争中,越军一直都被西南兵压着打。搞得统兵大将,没有两三倍的纸面兵力优势,都不敢主动发起进攻。

  唯一令赵文戈感到欣慰的是西南王深陷岭南战场,一时半会儿没有功夫过来打秋风,可以先睡几个安稳觉。

  巡视了一番城防,正欲回家准备第二十八房小妾婚事的赵文戈,刚刚迈下城楼就听到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将军大事不好,南边燃起了狼烟,怕是西南兵要打过来了。”

  顾不得娶小妾的问题,赵文戈飞身一跃上了城楼,眺望着远方燃起的狼烟。

  能够担任上阳这种战略重地的守将,赵文戈除了是越王的族弟外,自身的能力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越王才刚刚抽调兵力离开,敌人就急匆匆的发起进攻,明显是走漏了风声。

  大军调动动静太大,保密是不可能的。可那都是慢慢走漏消息,现在这种情况明显是有人走漏消息。

  意识到不好,赵文戈当即对部将吩咐道:“立即派出探马查探来犯之敌的兵力,另外召集城中世家商议守之事。”

  没有提向越王求援之事,现在敌情不明,冒然求援只会打乱越王的战略部署。

  若敌人只是试探性进攻,凭借城中守军他也能够保住上阳城。至于其它地区,丢了也就丢了。

  乱世争霸,谁没有出现过丢城失地?无非是能不能拿回来的问题,只要后面能够收复失地,那都是无伤大雅。

  真要是西南兵主力来攻,就算是越王派出援兵也没用。眼下的东越战场,已经拖住了越王大量的兵力。

  作为自家人,赵文戈非常清楚越王的实力。一对一尚且吃力,同时面对吴王和西南王两个敌人,自家主公根本就没有胜算。

  眼下他能够做的,唯有将城中世家大族拉上战车,尽可能为自家主公争取时间。

  幸好西南王在打压世家豪强上做得太绝,不到万不得已这些世家大族不会投奔过去,否则赵文戈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

  顶着炎炎烈日,李牧的大军终于出现在了上阳城下。望着眼前的坚城,他熄灭了亲自动手的念头。

  主要是没必要。王者自有王者的气度,要是区区一座上阳城,都要他亲自动手夺取,那还要手下干什么?

  扫视了一眼身后的大军,李牧大手一挥道:“传令下去,就地安营扎寨,今晚午时三刻发起进攻!”

  如此光明正大的说出来,分明就是在告诉敌人今夜要袭城。听得军中大将一阵牙疼,不带这么坑人的。

  一名耿直的老将上前劝说道:“王爷,上阳城防异常坚固,又布置了多层防御阵法,想要靠突袭破城防怕是力有不……”

  对部下的反应,李牧还是很满意。如此瞎搞的战术部署,没有说不懂兵法,不要瞎指挥,那都是给他这个主公的面子。

  “周将军,勿虑。孤刚才观上阳城气数,发现此地黑气翻滚、又有阴煞之气涌出,明显是城中之人罪孽深重,劫数临头的征兆。今夜城中必定出大事,正是破城的良机。”

  多了“天机算术”,不合理也可以变成合理。李牧又没有进行保密,谁都知道他不光修为高深,还是一名阵道宗师、天机宗师。

  这份能掐会算的能耐,可是吓坏了很多人。自从得知李牧是天机宗师之后,一众手下都变得乖巧了起来。

  对此李牧也是乐见其成,驭下可是非常麻烦的,尤其是面对一堆官僚的时候。最简单的操作,就是让他们惧怕。

  开国君主爱杀人,除了乱世需要用重典之外,更重要的还是:杀人是解决问题的最简单办法。

  让手下人惧怕,总好过让他们失去敬畏之心,肆无忌惮的折腾强。

  听了李牧的解释,原本理直气壮的周将军,急忙赔罪道:“是老将愚钝,王爷请赎罪!”

  若非甲胄加身,恐怕他已经跪了下去。

  将众人的反应尽收眼底,李牧大度的一挥手说道:“无妨。周将军也是一心为公,何罪之有!”

  除了劫数临头是真的,毕竟兵祸来临本身就是劫难,剩下的都是艺术加工。反正都是忽悠一堆外行,李牧也不怕被穿帮。

  纵使有天机师发现不对,那也是他修为不够深厚,没有能够看出来。

  ……

  天色渐渐暗淡下来,守城的赵文戈却越发的紧张起来,仿佛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

  这种预感,曾经救过他几次命。现在这种节骨眼上,他更加不敢掉以轻心。

  为了以防不测,他甚至将城中世家的精英子弟全部带在身边,美其名曰要重点培养,实际上就是人质。

  尽管这种约束,到了生死存亡之际,对世家大族没有太大的影响力,他还是做了。

  有约束总比没有约束得强。为了忽悠大家卖命,他可是再三保证,越王的援兵已经到了路上。

  夜幕之下,一道道阴影不断闪现。一个个身着铠甲,仿若是一支黑甲大军。

  “鬼啊!”

  不知道是呼喊了一声,上阳城瞬间陷入了混乱之中。面对鬼怪,普通人的生存力实在是太弱了。

  鬼祸再现,许多人的内心是崩溃的。幸好这些鬼魂的目标不是他们,而是向城主府和各大世家所在发起了攻击。

  看着有组织的有阴兵出现,赵文戈整个人都惊呆了。鬼怪他见过不少,可阴兵这还是第一次遇到。

  即便是古籍中记载过上古神灵畜养阴兵,那也只是提了一笔,谁也没有真的遇到过。

  眼下这支突如其来的阴兵,就成了最大的灾难。浓浓的阴煞之气,再加上领头的几尊鬼王,无不在告诉他事情大发了。

  “快组成军阵!”

  这个时候下令已经晚了。恐慌的情绪蔓延,许多士兵已经成了无头苍蝇,开始四处乱窜。

  城守府的几百侍卫,如何能够抵挡阴军的突袭?即便是城中的金丹供奉出手,也没有能够折腾几下,就凉凉了。

  城守府没了,世家大族也没了。守城的官兵们集体傻眼,内有鬼怪为祸,外有敌人攻城,他们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办。

  “先灭鬼怪要紧,要不然我们投袭吧!”

  不知道谁喊了一声,瞬间引发连锁反应。本就士气崩溃的守军,彻底没有了战斗欲望。

  尤其是一众世家私军,投降的欲望更是格外强烈。妻儿老小还在城中,要是不快点儿镇压鬼祸,那就得全家凉凉。

  城池是越王的,妻儿老小却是自己的。孰轻孰重,那是一目了然。

  城门缓缓被打开,刚刚发起进攻,尚未明白怎么回事的西南兵被迎入了城中。

  不过此刻作乱的阴兵已经不复存在,只有一些趁火打劫的鬼怪,还在城中搞事情。

  上阳之战只是传奇的开始,接下来又是各种意外巧合接二连三的发生,用事实演义了什么是“天命所归”。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