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逐道在诸天

第141章 华山七子

逐道在诸天 新海月1 7440 2021-08-01 18:3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逐道在诸天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慢慢悠悠的江南晃荡了两个月,好好的领略了一把南国风光,李牧夫妇才返回了关中。

  只是宁女侠非常不开心,在江湖中行走了这么久,就没有让她遇到一件可以行侠仗义的事。

  沿途不论是遇到了街头混混,还是碰上了纨绔子弟,一个个都绕着他们走。

  坑爹货始终是少数,能够在武侠世界中混,眼力始终是第一位的。

  无论是王公贵族、世家大族子弟,还是街头混混都知道有一些人不能惹。

  尽管李牧夫妇已经尽可能的低调,连随行的弟子都不带,但是一身的气质骗不了人。随便往那里一站,大家都知道是大人物。

  只有蠢货才会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跑去招惹身份不明的大人物。这类蠢货无论出身多么显贵,注定都是活不长。

  ……

  “岳师弟,福建那边的事务现在由姚师兄在主持,你过去的任务是是协调同当地世家的关系。

  伺机摸清各家在海外贸易中扮演的角色,包括他们和沿海帮派、朝中官员、海盗等一系列同海洋贸易相关联的人和事。

  搞清楚了这一切,再慢慢从中挑选适合我们的合作伙伴。不需要着急,你有三年时间慢慢考察。”

  想要涉足海洋贸易,绝非一朝一夕能够做到的。作为外来户兼旱鸭子,最好的选择还是从当地人中挑选合作伙伴。

  无论是沿海世家,还是从事走私的海商,又或者是上不了台面的海盗,都可以成为合作伙伴。

  只要入了行,后面的事情就好办了。

  即便是遭到海商们的联合抵制,那也可以和海盗们合作。成立一个马甲帮派,在沿海择一港口,专门替海盗们提供后勤补给和销赃。

  无数经典商业案例都证明了,搞平台的才是血赚。只要足够不要脸,不怕分不到一杯羹。

  听了李牧的话,岳不群非常的懵逼。他实在是搞不懂,为什么这样的重任会落到他的头上。

  正常情况下,都是交给一位江湖经验丰富、又擅长交际的师兄去完成,而不是他这个初出茅庐的新丁。

  “掌门师兄,这……”

  不等岳不群拒绝,李牧就打断道:“岳师弟,不用推辞了。为兄将这项重任交给你,自然是有原因的。

  师弟刚出江湖没几年,就闯出了君子剑的名头,足以证明你在为人处世方面的优势。

  这项任务交给你,就是要发挥你擅长交朋友的长处,以便能够尽快摸清当地局势。”

  不知道是不是剧情的修正力,李牧的蝴蝶效应这么强,岳不群还是闯出了“君子剑”的名号。

  不光是绰号一样,在为人处世方面,岳不群也和原著描写的非常接近。能够放下身段,跑去和三教九流交朋友。

  这样的人才,要是不利用起来,那就是在犯罪。

  停顿了一下,李牧补充道:“岳师弟,这件事就拜托你了。为兄还要去拜访几位师叔,请他们一道去福建坐镇。”

  相比可以强令的岳不群,安排坐镇福建的高手才是麻烦。

  原本李牧是准备让风清扬和自家师父一起过去坐镇的,怎奈风清扬前些日子丧母,这个时候正在服丧。

  人伦大礼,自然不可以随便剥夺。没有风清扬,光让周清云过去,李牧也不放心啊!

  万一和东南世家大族发生了冲突,或者是和魔教干上了,以周清云的修为很难镇住场子。

  涉及到了自家师父,李牧可不愿意冒险。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可是冥思苦想了好几天。

  ……

  竹林小院

  七个老道吵得不亦乐乎,这一幕几乎每天都会发生,大家早就见怪不怪了。

  不知道是谁给的勇气,他们决定效仿祖师爷,要在道门内部开创一番辉煌事业。

  为此还给自己取了一个响亮的名号——华山七子。

  抄袭的这么明显,好歹也要搞成高仿货啊?同祖师爷“全真七子”相比,眼下这个“华山七子”明显就是九块九包邮。

  论起对道门经义的理解,不是李牧自吹,这七个老头子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

  明明自己都是半桶水,偏偏还“志存高远”,欲与祖师爷试比肩。

  知道归知道,李牧是万万不会说出来的。反正他们也就关起门来自己玩,又没有出去丢人现眼,何必要做恶人呢?

  李牧刚刚走过来,就被汪清山一把抓住:“不牧师侄,你来得正好,替我评评理,他们……”

  不等这位汪师叔把话说完,李牧额头上的汗已经冒了出来。

  长辈之间的分歧,拉着晚辈“评理”,这种事情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干出来的。

  李牧非常怀疑,按照现在的情况发展下去,眼前的“华山七子”最后会变成“华山七童”。

  一个老顽童将全真教搞得怀疑人生,要是有七个老顽童,李牧非常怀疑自己能否撑得住。

  冲众人行了一礼后,李牧无奈的说道:“汪师叔评理的事情,我们稍后再议,弟子这次过来是为门中正事而来的。”

  松开了手,汪清山若无其事的说道:“既然是门中正事,那你就自行处理吧!我们这帮老家伙,就不过问了。

  听说你突破的先天之境,这非常不错。近几百年来,也就出了一个张三丰。

  而且他还是晚年突破的,像你这样的年纪,他还只是一个小道士。”

  见几人近乎相同的表情,李牧无奈的揉了揉额头。现在他非常怀疑,七人得到了老顽童的传承,要不然干不出来这种事。

  “师父、诸位师叔、师伯,几个月前我们通过比斗从魔教手中赢得了福建,现在已经完成了移交。

  为了稳定局势,其它四派掌门都亲自在福建坐镇。只是各派都有门中事务需要处理,掌门不能长时间离开山门。

  原本弟子准备让风师叔过去的,可惜凑巧遇上了孝期,只能请劳烦诸位走一趟。

  诸位师叔、师伯放心,具体事务有门中弟子料理,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

  听了李牧的话,几人的脸色一下子拉垮了起来。近前的段清风拍了一下李牧的肩膀,没好气的说道:“这就是最大麻烦!

  真要是出了事,我们还能够放任不管么?

  我华山派人才济济,你小子何必盯着我们这帮老家伙不放呢?

  反正你是先天宗师,只要跑到福建去逛一圈,敲打一下周边的势力,保管他们安分守己。”

  没有毛病,如果华山派不掺合海外贸易的话,或者说只是进去小打小闹,东南的世家大族肯定会给面子。

  可是李牧想要的更多,西北天灾人祸不断,关中的流民数量与日俱增。若是不能解决,早晚必生大乱。

  大明朝廷可以不在乎西北,作为本土门派的华山派却不能坐视不理。

  赈灾没有任何意义,接下来的天灾还会更多、更频繁,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向外输出人口。

  源源不断的流民往外送,需要大量的财力支撑,虎口夺食注定无法避免。

  利益面前,先天宗师的面子也不好使。就算是大家明面上不敢做什么,暗地里的小动作却是不会停下。

  要是没有足够的力量应付,搞不好华山派在东南的人手会集体来一个暴毙。

  这帮家伙可是逼急了,连皇帝都敢弄得主。没准什么时候倭寇、海盗就杀了过来。

  查不出来真凶,就算是事后想要报复,也不知该拿谁开刀。

  微微一笑之后,李牧开启了大忽悠模式:“段师叔,不牧什么时候敢折腾你们?

  只是这次南下,门中有了意外收获,恰好凑齐了一炉大培元丹。

  丹药已经炼了出来,只是中途发生了一些变故,致使丹药无法长期保存。现在药效已经开始流逝,必须要立即服下。

  丹药一共就六颗,门中修为到了一流巅峰的可不少,还有下面的一帮弟子也在望着,给谁不给谁师侄也一直在头疼啊!”

  丹药自然是有的,不过传说中的大培元丹。而是普通疗伤药,经过李大炼丹师加工后的产物。

  为了这批“伪培元丹”能够拥有培元丹的功效,李牧可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在每粒丹药之中,他都注入一个月的紫霞内力。内力是其次,主要是利用其中蕴含的生机之力。

  毕竟,新版紫霞神功是能够提升生命层次的。从一流到绝顶生命层次的晋升并不明显,按照李牧的估计,自己一个月的内力差不多够了。

  当然,紫霞内力可不是那么好炼化的。若是没有他这个主人公帮忙,那就是催命符。

  吞了吞口水,段清风已经用实际行动表露出了窥视之心。除了早已突破的周清云没反应外,其他人的眼神都热切了起来。

  问题的关键在:“药效流逝,必须立即服下”。

  若是没有这一条,可能大家还要考虑一下门派未来,选择将机会留给年轻一辈。

  现在不需要纠结了,普通弟子服下就是浪费,只有修为到了一流巅峰的好手服下,才能够利益最大化。

  哪怕只是诞生一名绝顶高手,那都不算亏。恰好六人都满足条件,不动心是不可能的。

  汪清山率先开口说道:“师侄请放心,不就是去福建坐镇嘛,我等走一趟就是了。

  只是丹药……”

  说话间,还将目光投向了周清云,仿佛在说:这是你的徒弟,快帮忙说话啊!

  “好了,都是一把年纪的人,怎么还沉不住气!不牧人都来了,丹药还能少你们的。

  只是我们这么私底下分配了,门中那边会不会惹来非议?”

  李牧镇不镇得住场子,周清云倒是不担心。先天宗师都压不住,那才有问题。

  只是做掌门,最重要的就是一碗水端平。一般小动作也就罢了,这次可是六枚大培元丹,传了出整个武林都能炸锅。

  “师父请放心,炼制大培养丹的事,现在还处于保密状态。炼丹师那边弟子已经安抚住了,只要你们不说出去,就不会有人知道。

  为了保密起见,诸位师叔、师伯就算是突破了绝顶,暂时也不能暴露修为。

  能瞒多久,就瞒多久。实在是瞒不住,你们就往道门经义上推。

  师父就是领悟了道家混元真意,才成功破境的。也不算是撒谎,不用担心把门人弟子带偏了。

  药材的问题,日后慢慢补齐就是。要是被人给发现了,就推说弟子突破先天时给用了。”

  听了李牧的这番解释,众人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再次看向李牧的眼神,已经充满了浓浓的感激。

  在内心深处大家都在感叹,这波投资没有白费。

  大家都是明白人,若不是之前支持李牧上位,眼下的好处绝对没他们的份儿。

  “师侄放心,今天的事情我们都会烂在肚子里,绝对不会对外吐露半个字!”

  众人纷纷诅咒、发誓、打保票。李牧也顺势拿出了一个小瓶,取出丹药分给了六人。

  “为了避免药效流逝,诸位师叔、师伯就在这里服用吧!有我和师父给你们护法,大可不用担心打扰。”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