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逐道在诸天

第214章 神秘花船

逐道在诸天 新海月1 6416 2021-09-17 08:0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逐道在诸天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先天七层!”

  李牧面色一喜,修为更进一步,意味着接下来的自保之力又大了一分。按照这样的速度,或许只需两三年就能够恢复天人修为。

  十七八岁的天人武者,若是传了出去,非得轰动天下不可。

  内力可以拿资源往上堆,但是境界领悟却做不得假。除非是靠外力强行提升,否则根本就不可能这么快。

  哪怕是夺舍重修,都没有这么快的速度。神魂磨合同样需要时间,不完全融为一体根本就没有办法突破天人之境。

  按照这方世界的正常修炼速度,三十岁以前突破先天的都是天才,一两百岁突破天人之境,都算是资质不错的。

  不是没有办法加快速度,只是那样得不偿失。以李牧的便宜父亲为例,若是敢借助国运之力修炼,估摸着现在也有了天人修为。

  可实际上他还在先天三层打转,根本就没有使用国力提升修为的意思。作为勋贵明显不是担心绑定在大周身上,关键还是在于寿元上。

  周天子就是最好的例子,登基修为就蹭蹭往上冒,可惜太过依赖国运,纯粹是光长修为,不涨寿元。

  要是在位期间国泰民安还好,一两百年的皇帝生涯也不算亏;若是国运严重动荡,做皇帝的镇压不住反噬之力,那就等着英年早逝吧!

  想要求长生,根基就必须打牢靠。一旦走了捷径,长生路就断了。

  如果不是自身积累足够丰厚,天人的境界体悟不仅没有缩水,反而增加了不少,李牧都不敢这么突破。

  要是有足够的资源,几个月内将修为堆到天人之境,都没有任何问题。

  可惜这些资源,都被大势力给垄断了。候府或许也有一些,但绝不可能轻易动用。

  ……

  “十三弟,听说你出关了。快出来,为兄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地方!”

  听到熊孩子的嚎叫声传来,李牧无奈的揉了揉额头。不得不承认,没心没肺的人活得就是逍遥。

  前些日子还为“香君姑娘”要死要活,才两个多月没有相见,就已经将人抛之脑后。

  不过这也是世家公子的常态。身边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美人都见过,想要他们永远痴情下去,那就是在做梦。

  整理了一下衣冠,走出门去之后,李牧没好气的说道:“七哥,你就不能小点儿声么?

  每次都这样,随便遇到点儿事情,都搞得满府皆知。这样我们会非常被动,要保密、保密…知道嘛!”

  大部分时间搞事情暴露,都是熊孩子的锅。要是按照李牧的玩法,就算明知道是他们兄弟干的,别人也找不到证据。

  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李嵩无所谓的承诺道:“行了,下次为兄一定注意。

  不过这次的地方可非比寻常,跟着为兄去了,保管你乐不思蜀。

  怎么样够义气吧,府中那么多兄弟,我就带你一个人去。其他人想跟着去都没门!”

  翻了翻白眼,李牧毫不客气的拆穿道:“省省吧,七哥。再装就过头了,谁不知道谁啊!

  府中哪个兄弟那么胆肥,居然想不开要跟着你七公子出去,拉出来让小弟重新认识一下?”

  不是李牧在吹牛,府中的兄弟姐妹,但凡是十岁以上的,就没有谁逃脱过熊孩子的魔爪,包括那几位嫡亲兄长也不例外。

  唯一的区别在于,那几位嫡亲兄长被坑后,常常揍得熊孩子哭爹喊娘,用拳头慢慢建立起了威信。

  其他人心怀忌惮,不敢对熊孩子出手,慢慢助长了他的嚣张气焰。

  伴随着年龄的增长,熊孩子虽然不在对自家兄弟出手,可是当年建立的赫赫威名,大家还是忌惮三分。

  现在府中这么多兄弟姐妹,一共可以分成三类:

  第一类是动手揍过熊孩子的,还经常去夫人面前打小报告的两位嫡出公子、一位小姐,熊孩子不敢惹;

  第二类是被熊孩子揍过的,一个个都抱着:惹不起,躲得起的念头。对他敬而远之。

  第三类就是李牧这个例外。凭借一起受罚建立起来的友情,经常混在一起搞事情。

  仿佛是觉得丢了面子,李嵩霸气的说道:“拉出来就拉出来。这次去的地方不方便带女人,就不通知姐妹们了。

  府中的那么多兄弟,你说带谁出去,马上让旺财去找人。我就不信,还有人敢给不给本公子面子!”

  面对犯浑的熊孩子,李牧也头疼。真要是让他将哪个倒霉蛋兄弟拉过来,还得要自己给善后。

  “行了,我就开句玩笑。谁不知道你侯府七公子的大名,就不要为难一众兄弟了。

  这次你准备带小弟去什么地方,长见识?

  先说好,天香楼我可不去。夫人可是警告过的,被逮住了绝不是一顿板子就能结束的。”

  瞪了李牧一眼之后,熊孩子不屑的说道:“放心吧,我又不傻!”

  作为一名合格的纨绔子弟,必备的第一要素就是:有眼色,识时务!

  在规矩森严的侯府,他们兄弟俩能够逍遥这么多年,靠得就是素质过硬。

  玩归玩,闹归闹,就是从来都不和府中掌握生杀大权的两位大佬过不去。

  ……

  跟着熊孩子的脚步,一路出了定远城,来到了城外的清水河码头。

  望着不远处停泊一排花船,李牧大吃一惊。在他的记忆中,定远郡的娱乐业可没有这么发达。

  城内的青楼之间竞争就已经非常激烈了,谁吃饱了撑着,还跑到城外来发展水上娱乐业。

  甭管怎么有特色,从城内到这里足有二三十里地,都是制约客源的重要因素。

  见李牧震惊的表情,熊孩子自豪的说道:“怎么样,这个地方是不是比城内的青楼有情调多?”

  看了看两岸的风光,李牧点了点头:“确实有情调得多,就是距离有点儿远,不怎么方便。

  如果上面的货色不错,也可以时常过来逛逛。只要不留宿,应该问题不大。”

  甭管别人怎么经营,反正不需要自己操心,李牧还是一个纨绔子弟的身份,给出了中肯的评价。

  没有丝毫犹豫,两人踏上了最豪华的一艘花船,点了一桌酒菜,坐下来聆听船上的姑娘唱曲。

  “不要着急,现在时间还早。精彩节目要等晚上才开启,先凑合着听吧!”

  看着信心十足的熊孩子,李牧对接下来的节目也有了兴趣。不过纨绔归纨绔,两人出入欢场还是遵循着:多摸多碰,就是不放炮的原则。

  豪门子弟在享受福利的同时,也必须要遵守基本游戏规则。要是在外面乱搞,折腾出一堆私生子来,丢了侯府的面子,就甭想有好日子过。

  虽然这些场所都有避孕手段,但是能够套路一位侯府公子,已经足以令人铤而走险。

  对青楼女子来说,替大人物诞下后代,也是脱离苦海的机会。若是操作得当,一房姨娘的位置,还是有机会的。

  只要不是碰到心狠手辣之人,最起码也是一房外室。自己没有什么地位,但是下一代却有了一个向上的机会。

  若是后代天赋秉异,出身差点儿其实也不算啥。母凭子贵,后期补上一个身份也没啥好奇怪的。

  要是运气好,榜上的大人物练功伤了身体,或者是其它原因绝后,搞不好还有机会继承家业。

  当然,成功的始终都是少数。大多数都是白费心机,毕竟下场博弈的机会只有一次。

  同情归同情,李牧却做不了这个烂好人。在这个烂到骨子里的世界,悲惨遭遇的人实在是太多,根本就同情不过来。

  夜幕渐渐降临,阵阵河风吹来,李牧的心头一跳,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

  放眼望去,人声鼎沸的花船已经挂满了灯笼,所有人都兴奋的看着台上的歌舞表演。

  李牧承认上面的舞蹈确实够奔放的,顷刻之间十几名表演脱衣舞的女子,就已经赤身裸露了出来。

  “怎么样够刺激吧,只要出一千两,就可以上去……”

  在熊孩子说话间,就已经有人忍不住冲了上去,抱起一名女子现场表演活春宫。

  看得熊孩子热血沸腾,恨不得亲自上场代替。就连李牧也找回了当年欣赏岛国大片的感觉,只是内心深处的那一丝凉意,浇灭了他的欲火。

  望着不断升起的淡淡烟雾,李牧眉头一皱。凭借广博的见识,他瞬间认出了这是迷情烟。

  欢场拿迷情烟不奇怪,可是他总感觉不对劲,可又不知道是什么地方有问题。

  现场这些人可大都是城中豪门子弟,妥妥的地头蛇狠角色。总不至于有人敢对这些人下手吧?

  随便哪一个出了事,这笔生意都有可能凉凉。要置办这七八艘装修奢华的花船,花费可不是一笔小数字。

  花这么多钱,算计一帮纨绔子弟,纯粹是血亏的买卖。除了激怒这些人身后的势力之外,李牧没有看出任何价值。

  心中的不安,让李牧默默的催动紫微斗数。随即从场上抽取一人推算,测出的命数赫然是——命不久矣!

  一连换了三人,都是同样的命数,直接将李牧吓了一跳。

  再将目标对准船上的一名美艳女子,结果更是令他大吃一惊,居然是十年前就该死去的人。

  逆天改命?

  不可能,一名青楼女子如何值得有人付出大代价,替她改变命数。

  发现船上老鸨子的眼神看了过来,李牧当即收敛了情绪,跟着众人一起狂欢了起来。

  实在是不敢在算下去了。紫微斗数也不是万能,测算修为比自己低,气运比自己弱的人那是无往不利。

  要是遇到了硬骨头,就准备承受反噬吧!有玉碟在等闲反噬之力也不算啥,关键是运转紫薇斗数要消耗自身气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