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逐道在诸天

第122章 各取所需的交易

逐道在诸天 新海月1 5858 2021-07-23 20:17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逐道在诸天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顺利完成了交货,李牧也轻松了不少。最近这段日子,想打这批丹药主意的人可不少。

  要不是李牧的立场足够坚定,谁的面子都不卖,还不知道闹出什么幺蛾子。

  “强者不依赖外物”,前提条件是要足够强才行。

  对大多数武林中人来说,有增长内力的丹药就赶快吃吧,后患什么的和他们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丹毒、抗药性之类的后遗症,那纯粹是想多了。小培元丹之类的宝物,有幸得到一颗就不错了,还想当糖豆吃不成?

  估摸着皇宫中那位,都没有那样的待遇。自从天地灵气衰落之后,服用丹药的后患就从武者的字典中删除了。

  需要矫情的,只是李牧、风清扬之类的天才。本身武功修炼速度就已经足够快了,没必要再借助丹药之力。

  接下来各派回去怎么分配丹药,那就和李牧没有关系了,反正一番龙争虎斗是少不了的。

  搞定了少林武当和五岳联盟,李牧又陆续和各派代表进行了友好会面。哪怕是已经没落的大派,也没有拉下。

  江湖竞争虽然残酷,但是在不涉及利益的时候,大家还是有几分人情味的。

  哪怕已经没落了,可看在往日交情的份儿上,面子上还是要给足的。

  要是交情足够深,没准还能够互相拉一把。当然,这个忙自然不能白帮,肯定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比如说:昆仑派当年遭逢大难,受了武当的恩惠,就将两仪剑法做了谢礼。原本是昆仑独传的武功,现在变成了两派共有。

  李牧现在就盯上了这套两仪剑法。这套剑法的步法招数与华山派的「反两仪刀法」一样,均从四象八卦中变化而出,都有八八六十四般变化。

  若刀法与剑法相济,则有四千零九十六般变化,几可化尽天下武功之纷繁复杂,发挥天下兵刃招数中的极诣,威力无比。

  按照门中典籍的记载,在两百多年前,华山派就有两位祖师和昆仑两派的两位前辈联手组成阵法对抗魔教教主。

  因为事先没有进行过演练,配合的不够融洽,让阵法有了破绽,最终遗憾败北。

  不过失败也不影响这套阵法的威力。毕竟,遇上了主角光环,什么阵法都是徒劳的。

  如果剑法依旧是昆仑独有,想要获得这套剑法其实不难,直接拿反两仪刀法交换就是了。

  都是同一档次的武功,谁也不会吃亏。组成阵法以后,大家都多了一套镇派绝学,也算是各取所需。

  多了一个武当派就不一样了。人家有七星剑阵、四象剑阵,对这套刀剑合用的阵法需求并不大。

  冒然开口万一被人拒绝,那就尴尬了。为了一套阵法,影响现在两派的联盟关系,那就得不偿失了。

  如果可能的话,李牧还是最想获得全真剑阵。那玩意儿和华山武功同源而出,上手一点儿困难都没有。

  可惜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祖师当年并没有留下剑阵的传承。不光华山派没有,其他几脉同样没有获得完整的剑阵传承。

  自创一套阵法,自然是没有问题。可是一套阵法从创立,到完善也需要一个漫长的试错过程,优秀的阵法都是不断优化出来的。

  比如说:少林的十八铜人阵、罗汉阵、金刚伏魔阵,都是经过无数次的改进,才最终成形的。

  ……

  李牧再次问道:“道兄可是想好了?”

  华山派不便向武当开口,那就只能让昆仑派去说了。毕竟,两仪剑法出自昆仑派,人家要拿出来做交易,武当派也不好阻止。

  只是这么一来,昆仑派的面子就不好看了。都是送出去的东西,现在又再次拿来和别人做交易,总是感觉有些别扭。

  幸好华山派现在是武当派的盟友,而不是敌人,否则昆仑派就真没法开口了。

  只见震山子一脸苦涩的说道:“李盟主,你觉得我昆仑派还有更好的选择么?

  西域魔教重出江湖,铁修罗的一身修为更是堪至绝顶。若我昆仑派再不想办法增强实力,接下来的日子还怎么过?

  只是武当那边,着实令人为难。当年的事情,想必李盟主也有所耳闻,我实在是开不了口啊!”

  看似一脸凄惨,好像是没有更多的选择,李牧可不相信昆仑派就真的没有底牌了。

  西域魔教虽然露了头,可主宰西域武林的还是昆仑派和天山派,这就足以说明问题。

  相比受朝廷压制的中原各派来说,昆仑派才是最逍遥的。只要他们愿意,随时能够巅峰朝廷在西域脆弱的统治。

  不过凡事有利有弊,远离了中原,固然摆脱了朝廷的压力,可同样少了和中原武林交流的机会,渐渐有了故步自封的迹象。

  或许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最近几十年昆仑派也是积极参与中原武林的活动,频频派门人弟子前往中原游历、交流。

  除了这些主观上的问题外,昆仑日渐没落最客观的原因还是西亚发生了变故,丝绸之路被人为中断,西域的经济急受到了冲击。

  李牧叹了一口气,故作羞愧的说道:“这次的事,小弟让道兄为难了。

  这样吧,道兄将反两仪刀法也复制给武当一份,想必武当也能够理解我们两派的苦衷。

  接下来,不牧也会找机会向冲虚道兄赔罪,要打要罚小弟都认了。”

  ……

  两个矫情的家伙,来来回回打了十几个回合的太极,最终还是羞羞答答的敲定了合作。

  为了不得罪武当,最后还是决定两派一起扛。反正都造成了既定事实,武当派再怎么生气,也不可能这把两人拖出去打一顿。

  以冲虚道长的智慧,搞不好还会顺水推舟,直接推动三派结盟。

  毕竟,昆仑派同武当派、华山两派的关系一直都不错,现在又表现出了加入同盟的欲望。

  这次事情,正好成为一条纽带。增加一家有实力的盟友,武当天下第一大派的名头也会更稳一些。

  ……

  清幽的小院内,一名身着孝服的少女正在不停的忙碌着,连有人近身都没有发现。

  李牧柔声说道:“师妹,又在摆弄这些遗物。若是岳父大人在天有灵,可不会希望你这样。”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李牧都不敢相信宁清羽的遗物,就是眼前这一堆破烂货,完全和他华山派掌门的身份不匹配。

  别的不说,光看李牧自己就知道了。刚成为掌门不到一年时间,私库就丰富了起来。

  都不需要贪污,光收礼就能够收到手软。人家打着祝贺的旗号,李牧想拒绝都不行。

  江湖中人最好面子,把送上门的礼物给退了回去,那也是要得罪人的。

  又不需要替人家办事,仅仅只是单纯的借祝贺拉关系,不收不白收。虽然这些礼物也需要还,可那是未来的事情。

  在江湖这种神奇的地方,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没准今天才完礼,明天就从江湖中消失了。

  加上做中间商,从其它四派手中赚取的差价,李牧现在已经是发家致富奔……

  甭管怎么说,大家都是掌门,摆在明面上的收入宁清羽总不会差多少。

  就算是抛开礼物不提,作为华山派掌门每年也有三千两的供奉。只要不瞎折腾,那就不会穷。

  当然,这笔收入是理论上的。作为一个收支日常出问题的门派,拖欠薪水也是日常操作。

  普通弟子俸禄没多少,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动的,但是掌门和门中长老,那是日常被欠薪。

  自从登上了掌门之位,李牧就再也不知道俸禄长什么样。不知道是那一代掌门开得头,所谓的节流就是削减门中高层的薪水支出。

  到了宁清羽时期,更是发展到了登峰造极,只要门中出现财政赤字,掌门人就带头不领俸禄。

  不光掌门不拿,门中长老也很少去支取俸禄,所谓的高薪,实际上也就面子好看。

  要不是有一帮可以随时奉献的高层,估摸华山派每隔几年,都要来一次破产。

  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宁中则点了点头道:“师兄,这些都是爹爹生前留下的,尤其是这几副字画是他最喜欢的。我只是翻出来晒晒,免得受了潮。”

  提起字画李牧就很无奈,刚开始还意味着是什么宝物,鼓动着宁中则留下来当一个念想。

  没有想到,就是几副普通的字画,据说是朋友所作。估摸着放上几百年,能够成为古董。

  要早知道会这样,当时就该顺水推舟,直接放进陪葬品中,一起埋进土里算了。

  犹豫了半天之后,李牧缓缓开口说道:“师妹,字画不是你这样保存的,拿出来晾晒也是有损坏的。

  我看你还是交给门中保存典籍的师叔处理,免得因为保管不善,损坏了这些遗物。”

  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宁中则柔声回答道:“知道了,师兄。下来,我会向师叔们请教该如何保存的。”

  得,又白费口舌了。看样子,这一时半会儿,自己的未婚妻是很难从丧父的悲痛中走出来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