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逐道在诸天

第7章 羡慕嫉妒

逐道在诸天 新海月1 4003 2021-07-20 03:46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逐道在诸天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一声“见过众位师兄”,将众人从失态中拉了出来,只是场面有些尴尬。

  尤其是几位年长的师兄,刚才的表情最为夸张,现在也显得更为尴尬。

  没有办法,谁让李牧没有刻意隐藏修为呢?本来他这个年龄突破二流境界,就已经是天才的表现了,结果这才短短半年又到了二流后期。

  修为低的弟子感应不明显,那几位年长的师兄就不一样了。一眼就看出了李牧的境界,想不吃惊都难。

  “李师弟,你的修为又突破了?”

  刘不凡不确定的问道。

  作为长期跟随周清云,负责处理杂事的弟子,刘不凡同李牧打交道的时间最多,了解也算是最深。

  正是因为了解,刘不凡才不确定。毕竟,半年前才刚刚突破二流境界,现在又突破了,实在是有些夸张。

  可是众位师兄的表情骗不了人,如果只是二流初期,大家关注归关注,但是绝对不会失态。

  现在的华山派可是人才辈出,几乎每一届都有二十岁前突破二流境界的天才,见得多了大家的免疫力也提高了。

  迎接着众人好奇的目光,李牧硬着头皮回答道:“偶有顿悟,才侥幸突破。”

  明明是为了“谦虚”找借口,落到众人耳中,偏偏却听出了“凡尔赛”现场的感觉。

  “顿悟”,从来都是江湖中人最梦寐以求的,并且这玩意儿完全没有任何逻辑可循。

  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江湖中人,终其一生都遇不到一次,可以说是只闻其名不见其踪。

  究竟有多玄妙,就算是亲身经历过的也说不清楚,反正修为大进是必须的。

  具体能够增长多少修为,完全看运气,运气逆天的甚至能够直接突破大境界。真假李牧不知道,类似的传说他却听过不少。

  沉默了片刻功夫后,刘不凡感慨道:“师弟,真是福缘深厚!”

  接着众人又是一阵恭喜。虽然语气中不乏有些酸,但李牧还是感受到了真心。

  都是一个师父门下,在门派中天然就是一个派系。派系实力越强,在门中的话语权就越大,能够分配到的资源也就越多,大家的小日子也就越好过。

  一声“师父”可不是白叫的,在师徒传承体系下,那是真正要做到以师为父。

  只要周清云还在,大家就死死绑在一起。即便是想要跳槽都不行,没有哪个派系会接纳这种“叛徒”。

  事实上,最初李牧是准备隐藏修为,在大比中走个过场算了,怎奈门中给出的奖励太丰厚了。

  没有人会嫌自己修炼速度太快,李牧也不例外。尽管在玉碟辅助之下,他的修为已经是高歌猛进,可要是有足够的资源辅助还能够更快。

  尤其是在“剑气之争”悬而未落的当下,实力更显得弥足珍贵。毕竟剑气之争的危机不光来自两宗火拼,更多的还是江湖势力的落井下石。

  即便是原著没有提,李牧也不相信一场剑气之争,华山派就被折腾的只剩下几个“不字辈”弟子。

  剑气两宗再怎么疯狂,总不至于让刚入门的孩童也卷入火拼吧?

  即便是发生了意外,山上的弟子全军覆没,那么山下执行任务的弟子总会有幸存的。

  据李牧所知,华山派过半的弟子都长年在外奔波,或是打理门中产业、或者是独自游历寻求突破机缘。

  这些人分部在天南地北,就算是想要集结起来,都非常的困难。

  两败俱伤的火拼明显更像是一场意外,两宗事先不可能预料到,那么不顾一切的集结弟子就不成立。

  毕竟人是要吃饭的,非凡万不得已,不可能主动放弃外面的产业。既然这些人不是亡于内,那就只能是亡于外了。

  内部的威胁一看就知道,外部的敌人是谁,却是一笔糊涂账,反正李牧是捋不清楚。

  ……

  寒暄之中,周清云已经走了出来。

  “这次大比非比寻常,万万不可出现纰漏。你们都是我华山派的精英,必须要在众多宾客面前打出华山派的威风来。

  现在有什么修炼上的问题,都可以来问我,也可以同门师兄弟之间进行交流。”

  略微停顿了一下,周清云颇有几分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尤其是你们几个,都给我打起精神来,争取利用这次机会突破二流境界。”

  说话间,目光还朝李牧一扫。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被卡在三流巅峰的华山弟子多得去了,原本大家还不觉得怎么样,可是有一个天才师弟在旁边衬托,那感受就不一样了。

  只是瓶颈这玩意儿,每个人遇到的情况都不一样,外人想帮忙都难。悟透了一下子就过去了,悟不透就只能慢慢磨。

  周清云是一个好师父,传授经验都毫无保留,但这些经验不等于所有人都适用。

  甭管怎么说,有人指导总比没人指导的强。就算是不能保证突破,起码可以避开一些坑。

  众人三三两的上前去请教,李牧却是稳坐钓鱼台。没有办法,论起对华山心法的领悟,恐怕周清云也比不上他。

  没有问题请教,又不能离开,那就只能自己找地方喝茶看热闹了。

  见此,刘不凡也凑了过来。他常年跟着周清云,不缺请教的机会,自然不会同师兄弟们去抢,现在反倒是闲了下来。

  “李师弟,你可真悠闲啊!”

  “羡慕”的语气中,同时夹在着一丝嫉妒。只是这种情绪不明显,总得来说刘不凡的心性还是很不错的,能够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师兄,这个玩笑可不好笑。为了大比的事情,师弟都快要愁白了头,哪里有一丝悠闲?”

  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刘不凡就更加难受了。仔细的打量着李牧,从头看到尾,他都没有看到一丝紧张的情绪。

  “白了头”,那更是一个笑话。就李牧那头乌黑的头发,哪来一根银丝。

  “师弟,你才是在开玩笑。同届弟子中,就数你的修为最高。除非你要挑战上面的师兄,要不然根本就没有难度。”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