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逐道在诸天

第174章 唢呐一响

逐道在诸天 新海月1 7249 2021-08-18 06:1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逐道在诸天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巫山脚下,蜀中魔教已经秘密集结了过来。

  或许是吸取了之前的教训,又或许是因为留给他们报仇的时间不多了,这一次蜀中十三魔学会了悄悄的打枪。

  第一次参加这种活动,林平之还有几分不适应。望着云雾袅绕的巫山,忍不住感叹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对,不是云,是血!”

  一个满脸发紫的怪人冷笑道。

  从来人冰冷的语气中,林平之已经感受到了浓浓的杀气。好在这股杀气不是冲着他来的,要不然他能不能站起来都是一个问题。

  待看清了来人,林平之连忙跟着众人一起上前行礼:“见过九教主!”

  紫煞刀魔毫不在意的挥挥手道:“都是自家兄弟,不用多礼了。现在到了敌人的家门口,一个个都小心一点儿,丢了性命可不划算。”

  或许是因为性情使然,又或许是因为在创业初期,蜀中十三魔都没有什么架子。

  甭管对外多么凶残,对内他们还是很和善的。教规虽然森严,但是相比魔道其它门派来说,还是要人性化的多。

  坦率的说,在蜀中魔教的这些日子,林平之的固有认知完全被打破了。

  蜀中十三魔名头虽然响亮,却非什么穷凶极恶之徒。除了修炼的魔功诡异了一些外,平常时期和普通人也差不多。

  就连蜀中魔教的经营范围,同正道各派也多少区别,一样收取以保护费为生。

  除了偶尔出去干一票,弥补一下财政窟窿外,就是一家普通的武林门派。

  原本还以为会被逼着交出辟邪剑法,林平之都准备好了假秘籍,结果一连几个月都无人问津。

  十三个教主没有兴趣,下面的教众大都是跟着教主修炼魔功,同样对辟邪剑法没有什么想法。

  当然,更大的可能还是因为蜀中消息闭塞。这些没有多少见识的普通教众,根本就没有听说过辟邪剑法的威名。

  毕竟,林远图当年的活动范围主要在东南沿海。唯一一次扬威蜀地,还是击败青城派长青子。

  只是这种见不得光的丑事,青城派遮掩都来不及,怎么可能满江湖进行宣扬呢?

  跟着修炼了几个月魔功之后,林平之终于明白为啥大家对辟邪剑法没有兴趣了。

  以他现在修炼的紫血魔刀心经为例,这才短短几个月时间,就从一个不入流的小角色变成了一名三流武者。

  按照这样的修炼速度,要是不遇到瓶颈,最多三年他就能够突破二流,不出十年就能够堪至一流。

  就算是遇到了瓶颈也没有关系,出去厮杀就是了。紫血魔刀心经突破瓶颈的办法就是杀人,只要杀得足够多,积累了足够的杀气就能够突破。

  这样修炼神速的神功秘籍,放眼江湖绝对超过九成九的神功秘籍。至于后遗症什么的,完全不在报仇心切的林平之眼中。

  相比自家辟邪剑法的天坑,紫血魔刀心经已经算是非常良心的了,仅仅只是折寿而已。

  按照教中的说法,以他现在的年纪,修炼这门武功,只要中途不走火入魔领盒饭,大概率还是能够活到五十大寿的。

  这已经足够了,在这个世界五十岁已经是难得的高寿。江湖中人能够活到这个年纪的,也就那么十之二三,并且大部分都集中在名门大派中。

  要不是想起惨死的父母,抗拒不了仇恨的力量,林平之也不会给自己来一刀。

  事实证明,这真是一个人不狠站不稳的世界。一刀下去之后,林平之发现自家的辟邪剑法威力增加了十倍有余,修炼速度也坐上了火箭。

  经过和同辈们的切磋,林平之惊喜的发现,在同境界之中没有一个速度能够比得上自己的。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在极致的速度面前,他几乎立足于不败之地。

  可惜不败不等于能胜,紫血魔刀心经同样威力不小,人家虽然追不上他,可防守还是绰绰有余的。

  不经意之间的挫折,直接让林平之做出了误判,认为自家的武功也就速度快,实战攻击力不怎么样,想要报仇只能依靠蜀中魔教。

  现在他还在努力成为魔教后起之秀,以提高在教中的地位,增加自己在教内的话语权,争取能够早日向余沧海复仇。

  有特长的人总是容易脱颖而出,辟邪剑法的闪电攻击速度,让林平之成功入选先锋队,承担解决敌人巡逻弟子的重任。

  一剑结果了一名首山弟子,看着涌出的鲜血,林平之差点恶心的吐了出来。

  好在仇恨的力量是巨大的,让他强迫自己适应了下来,没有当众出丑。

  只不过好运是暂时的,一行人在连续干掉数十名巡逻弟子之后,终于还是被巫山派的人给发现了。

  随着一名巫山弟子喊出“敌袭”之后,别具一格的唢呐声,就在巫山之上不断响起。

  “杀!”

  暴露了行踪,蜀中魔教也不在隐藏。直接开始正面强攻,反正能够摸到半山腰才被发现,已经是赚到了。

  ……

  神女峰

  听到此起彼伏的唢呐声,正在闭关修炼的巫山派掌门闫子才,差点儿被直接送走。

  吐出一口瘀血,顾不上进行调息,闫子才急忙从闭关密室中冲出,前往门中主持大局。

  看着在慌乱中指挥若定的老者,闫子才急忙上前问道:“段长老,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让敌人摸到了家门口?”

  段子青摇了摇头:“不知道。暗探的没有传回情报,等我们发现的时候,蜀中魔教已经开始攻山了。

  或许是被魔教中人给发现了身份,提前给清理掉了。毕竟,前几次魔教的行动,都被我们打了伏击,他们应该有所警觉。

  现在不是谈论这些的时候,蜀中十三魔都来了,以我巫山派的力量肯定抵挡不住。掌门,想办法突围吧!”

  说话间,打斗声已经开始临近。在九派联盟之中,巫山派就算不是垫底的存在,那也是倒数前三的存在。

  虽然有一千多门人弟子,可门中高手却是寥寥无几。放眼整个江湖,他们也只能勉强算是一流的势力。

  不等闫子才开口,一名浑身上下透着紫气的中年男子,已经抢先一步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哈哈哈……”

  “闫子才、段子青,你们都在啊!可惜少了王子飞,要不然就齐活了!”

  看清了来人,闫子才忍不住惊呼道:“紫煞刀魔!”

  紧接着闫、段二人毫不犹豫的选择分头跑。

  上一次他们巫山派三大一流高手联手,才勉强击退了紫煞刀魔,现在才两人根本就没有胜算,何况还有人看到蜀中十三魔都来了。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仇恨,让紫煞刀魔一直盯着巫山派不放,但实力的差距告诉他们先闪人就对了。

  略微犹豫了一下,浑身发紫的中年男子,还是选择了先追击闫子才。

  标志性的紫煞刀气飞出,觉察到了后辈危险的闫子才,当即以一个驴打滚儿闪避。

  刀气直接从脸颊擦面而过,场面甚是惊险,闫子才的冷汗都冒了出来。

  惊魂未定,双方的距离已经被拉到了三丈。这样的距离再将后辈留给敌人,那就是在找死。

  幸好这样的大招,紫煞刀魔施展起来也很吃力,短时间内很难再出第二次,要不然闫子才连战意都提不起来。

  挥剑之际,闫子才忍不住质问道:“紫煞老魔头,我巫山派和你有什么恩怨,为何一直盯着我们不放?”

  据不完全统计,最近这五年时间内,亡于紫煞刀魔手中的巫山派弟子高达两百余人。

  对这个稀里糊涂冒出来的敌人,巫山派上下都非常疑惑,压根儿就不知道他们在什么时候惹上了这样的狠角色。

  只见紫煞刀魔冷笑道:“闫子才,你少在这里装模作样。二十年前,巫山脚下陈家庄灭门惨案,可是你亲自带人干的!

  怎么贵人多忘事,我们这些小人物,就这么不值得你惦记?”

  听到二十年前,闫子才整个人都懵了。谁他妈的记得那么久远的事情?

  何况二十年前他还不是巫山掌门,仅仅只是一个小喽啰,完全都是听命行事。

  不记得不要紧,只要有一个来头,后面的故事完全可以现场编。

  “紫煞老魔头,原来你是当年陈家庄的余孽。不过你就不想知道陈家为何会被灭门么?

  要知道我巫山派也是名门正派,何曾干过无缘无故灭人满门的事?要不是你陈家倒行逆施,我们怎么会替天行道?”

  一面利用语言刺激分其神,一面又加强的手上的攻势,企图寻找紫煞刀魔的破绽。

  或许是生死关头受了刺激,一手巫山云雨剑法,在闫子才手中被施展的炉火纯青。

  若非紫煞刀法太过刚猛,闫子才不敢硬接,也不至于像现在这么吃力。

  听到说陈家的不是,紫煞刀魔气得哇哇大叫:“胡说八道!我陈家乐善好施,远近闻名,岂是你这个卑鄙小人所能非议的!”

  刀法乱了,闫子才心中一喜,他知道自己等待已久的机会出现了。

  当下,也顾不上还嘴,立即向紫煞刀魔发起反击,想要来一波临场翻盘。

  原本逃窜离开的段子青,此刻也折返了回来,还带着几名老者一起加入到了围攻中。

  显然刚才的逃走,并非是真的为了跑路,而是在搬救兵。

  意识到了中计,紫煞刀魔勃然大怒道:“你刚才在耍诈,为得就是拖延时间!”

  闫子才哈哈哈大笑道:“紫煞老魔,你还是太嫩了。枉你这一身惊人的魔功,如此明显的算计,都没有看出来。”

  紫煞刀魔冷笑道:“那又如何?我蜀中魔教齐聚,今天你巫山派注定难逃覆灭之局!”

  “是么?”

  “为什么这里只来了一个,其他人呢?”

  “想来应该是去埋伏九派联盟援军去了。毕竟强攻的难度太大,远不如将大家诱出来决战轻松。

  要怪只能怪你们野心太大,若是十三魔齐聚,我巫山派自然难逃一劫。

  可现在只来了你一个蠢货,那么今天我巫山派就要替天行道了。”

  巫山派能够以现在的实力,在复杂的江湖立足,闫子才自然不是简单角色。

  仅仅只是一个照面,就判断出了蜀中魔教的计划,然后布置了一个针对紫煞刀魔的计划。

  至于后面的麻烦,大不了拿下紫煞刀魔之后,立即带人跑路就是。反正茫茫大山,有的是地方可以突围。

  紫煞刀魔怒极道:“好、好、好……”

  不知道是不是怒火攻心,还是因为魔功本身的缘故,受到刺激之后,刀法的威力不仅没有下降,反而变得更加凌厉。

  原本消耗大半的内力,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也一下子充裕了起来。

  全力施展刀法的紫煞刀魔,整个人都陷入了癫狂之中,好像不是人在施展刀法,而是刀法在控制人进行厮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