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逐道在诸天

第130章 筹备婚礼

逐道在诸天 新海月1 6953 2021-08-01 18:3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逐道在诸天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算人者,人恒算之。

  江湖的主题永远都是纷争,朝廷带来的压力一减,各派又开始了互掐模式。

  少林盯上了武当,武当同样也没准备放过少林。无论是佛道之间的纷争,还是积累了几百年的恩怨,都需要有一个了结。

  只不过大家都是王者选手,等闲手段除了能够打草惊蛇之外,没有任何积实质上的意义。

  大家都在盯着对方犯错,谁也不敢冒然采取行动,反倒是形成了一种诡异的平衡。

  老大和老二互相对峙,一时间作为老三的华山派,反倒是成为了局外人,搞得李牧都有些无所适从。

  不过穿越者的最大好处就是内心强大,没事就先坐下来看热闹好了。

  比如说:日月神教在两广一代竖起了招兵买马的大旗,南方武林各派被吓得瑟瑟发抖,据说已经上武当山请老大主持大局了。

  又比如说:原著中牛逼哄哄的左冷禅,最近也开始搞起了小动作,为了突破少林寺的压制,干脆放下了身段掺合到了私盐买卖中。

  根据华山派搜集到的情报,嵩山派现在已经勾搭了上周王府、伊王府,三家联合起来近乎控制了河洛一带二分之一的私盐买卖。

  没有被人给搞死,自然是左冷禅会做人了。虽然华山派没有参与进去,可是好处却给预备上了一份。

  看在利益的份儿上,李牧果断的当做什么也没看见。朱家的人都可以挖自家的墙角,他这个外人何必要多事呢?

  因为私盐买卖的事情,嵩山派还和少林发生了冲突,最后还是五岳剑派出头同少林寺达成了协议。

  若非事实摆在眼前,李牧都不敢相信那帮慈眉善目的和尚,暗地里居然还从事充满血腥的私盐买卖。

  没什么好说的,要怪就怪这些生意太暴利了,以至于令人迷失在其中。

  事实上,这还不是最令人吃惊。根据华山派搜集到的情报,少林部分高僧还在妓院、赌场中持有干股,甚至……

  究竟是个人行为,还是寺庙行为,谁也不清楚。反正大家都是聪明人,不会去捅破这层窗户纸。

  毕竟,每家门派都有黑暗的一面。要是互相揭短,名门正派的旗帜还如何能够维系下去?

  值得欣慰的是朝廷平叛大军终于动了,可惜不等好戏开罗,安化王就先一步把自己给玩死了。

  事实再一次证明,要造反就必须先学会画饼,并且还要沿着大饼的方向奋斗,让大家看到希望。

  闭关自守的安化王,或许没有看懂这一点,可追随他造反的那帮手下懂。

  大家都是有基本常识的主,非常清楚天灾不断西北只能一往无前的奋进,停下脚步就是死路一条。

  然后在锦衣卫的努力下,叛军中的几名将领再次发生了叛变,直接放开关门迎朝廷平叛大军进入。

  本以为可以看一场龙争虎斗的大战,没有想到却是虎头蛇尾的结局。

  作为失败者,安化王的下场可想而知。李牧没有心思同情这个蠢货,现在他正忙着筹备婚礼。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武林中人也不能免俗,到了年纪就得安排上。只不过大部分武林中人的婚事,都奉行着越低调越好的原则。

  除非妻子也是武林中人,否则通常都不会操办。为得就是尽可能隐藏家眷身份,避免牵扯到江湖仇杀中。

  像原著中刘正风那种铁憨憨,在武林中实属另类。

  按照正常的操作,若家眷都不是武林中人,大家隐藏都来不及,哪里会主动暴露出来?

  真要是举行金盆洗手,大可在山门中进行就是。嵩山派再怎么霸道,也不可能把整个衡山派都给拿下了。

  在自家老巢进行,就算是事情暴露,那也是衡山派自行清理门户,断没有让外人发号施令的道理。

  看着眼前这一堆需要亲自填写的请帖,李牧就暗自叫苦。自己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多江湖朋友?

  “师妹,为兄还有宗门事务要处理,这些请帖就由你代为填写吧!”

  这种事情不好让别人代劳,但是让宁中则填写,问题却不大。就算是传了出去,也不算失礼。

  宁中则略显羞涩的说道:“那师兄你先去忙吧,这里有我就行了。”

  贤惠的未婚妻就是好,不会多嘴追问什么事,无疑能够省下很多事。

  不是李牧想要偷懒,实在是自家的字,不适合拿出去见人。若是让外人看到了,很容易误以为华山派掌门是一个文盲。

  这些琐碎可以找人代劳,具体的婚礼筹备工作,李牧却必须要亲自过问。

  某种意义上来说,江湖中人是悲剧的。哪怕是人生中的大喜事,父母也不能在身边,甚至连知会一声都不行。

  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李牧都没有回过一次家。按照脑海中的记忆,从七岁入门开始,就和家中断绝了联系。

  哪怕自己成为了一派掌门,双方仍然没有进行联系。看得出来,大家都是谨慎的主儿。

  这也是一件好事,没有联系意味着没有坏消息发生。真要是让身后的家族,向深入江湖中的族人求助,那就意味着遇上了自身无法解决的大麻烦。

  就算是能够帮忙解决问题,可关系暴露了出来,也意味着被牵扯到了江湖仇杀之中。

  别看李牧没怎么折腾,可是在江湖中的敌人却是不少。无论是正邪两道、还是朝廷,都想抓住他这个华山派掌门的软肋。

  在这种时候,越是表现得漠不关心,对双方就越有好处。

  幸好李牧不是原主,本身就对从来没有接触的亲人有什么感情,自然也谈不上伤感。

  ……

  沿着曲径通幽,李牧再次来到了周清云的小院中,此刻的竹林小院已经变成了一座小型道观。

  只是在布局之上,还是保留了几分原有的风貌,和道观略显不协调,给人以不伦不类的感觉。

  此刻的小道观中,还多了几名伪道士,正和周清云一起谈论道法。

  或许是正处于精彩之处,连李牧这个不速之客到来,都被给无视了。

  想了想之后,李牧硬着头皮上前打断道:“弟子,拜见师父,见过几位师叔。”

  这次没有自报大名,作为华山派的掌门人,李牧的知名度已经足够高了,绝对不可能出现有长老还不认识的。

  周清云笑呵呵的说道:“不牧,你来得正好。我等正在谈论道法自然,你也说说自己的见解,让他们开开眼界。”

  “道法自然”,听到这四个字,李牧就知道几人为什么会争执不下了。

  这么大的命题,恐怕扯得天荒地老,都不一定有一个统一的结果。

  真要是把这个问题搞清楚了,别的不敢说,起码先天之前是不用愁的。若是搁在仙侠世界,长生都可以可期待一下。

  师父的面子还是要给的。略加思索之后,李牧直接说出了自己的见解:“天地万物、世间变换皆是道与自然。

  我们眼中看到的,思想所认识的都是道法自然,可谓是包罗万象。”

  从几人的眼神中,李牧就知道自己给出的答案,并没有获得大家的认同。不给众人开口辩驳的机会,李牧继续补充道:

  “师父,论道的事情,我们稍后再谈。弟子这次来找你,主要是想请你替弟子主持婚礼。”

  没法子,修道之人惹不起。自从迷上了道经,周清云就像是变了一个人,对门中事务都变得漠不关心了。

  就连李牧这个宝贝徒弟,在他心中的地位,也是直线下降。前些年就嚷嚷着要替他筹备婚礼,结果事到临头却给忘得没影了。

  入乡随俗,婚姻大事不能没有长辈主持。在这个天地君亲师的年代,父母不能出面,师父顶上也是合情合理。

  不等周清云回话,参与论道的几名长老,已经抢先祝贺道:“恭喜掌门!”

  看得出来,大家对李牧还是很满意的。若非李牧将华山派打理的井井有条,他们也没有机会跑来修道。

  本质来说,都是给闲出来的。修为到了瓶颈处,门中事务有弟子们代劳,江湖中又没有大事发生,自然就有了空闲时间。

  周清云点了点头,颇为感慨的说道:“嗯,时间过得可真快啊!没有想到,一晃你都到了成婚的年纪。

  放心吧,到时候为师会去主持的。有什么需要,尽管向为师提,不要拘谨。”

  没有替代为筹备的话,现在李牧的身份已经不一样了,迎娶的又是上任掌门之女,一应事务自然会由门中负责操办。

  停顿了一下,周清云又补充道:“最近这段时间,为师深感自身的不足,一味的闭门苦修,进展实在是太慢了。

  所以为师和你的几位师叔、师伯相约游历天下,寻诸位同道交流心得。等参加完你的婚事之后,我们就出发。”

  稍微开动了一下脑子,李牧就知道是什么回事。无非是向山的道门潜修请教得多了,人家开始不耐烦了。

  大家都是要面子的,自然不好意思一直逮着山上这些羊不断薅羊毛。

  游历天下就不一样了。全天下的道门潜修那么多,一家哪里蹭点儿也不起眼,还能顺带领略大好河山。

  要不是忙于大婚,李牧都准备游历天下,何况是眼前这帮闲得蛋疼的家伙。

  没有丝毫迟疑,李牧爽快的答应道:“这些事情,师父自行决定就是。短期内江湖中应该不会有大事发生,门中之事弟子应付得来。

  只是我们同朝廷和少林的关系有些不睦,你们这次下山游历,最好不要去北直隶和登封一带。”

  大家的节操越来越低,搞得现在下山游历也要小心翼翼,一不留神就会着了算计。

  几人都是老江湖了,一身武功也是江湖顶尖。理论上来说,江湖中也没有几个人能够威胁到他们。

  只是到了两大势力的老巢,事情就不一定了。万一突然和华山派发生了纠纷,没准这种不要皮面的事情,还真能够干出来。

  只见周清云霸气的说道:“放心吧,我等可不是那么好算计的。谁要不知死活,定会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

  伴随着一封封请帖的传出,平静的江湖再起波澜,一时间击起了朵朵浪花。

  在普通人眼中,这就是一场普通的婚礼。可是在大势力眼中,这却是华山派要搞风雨的前奏。

  经过了几年时间的休养生息,损失较小的武林帮派已经恢复了元气,损失惨重的也缓过了一口气。

  每当这个时候,就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游戏的开始。不想沦为别人的口中的食物,那就只能不断的壮大自身。

  尤其是和华山派相邻的武林势力,一个个都提高了警惕,生怕一不留神,自己沦为了被吃的对象。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