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逐道在诸天

第172章 名门正派

逐道在诸天 新海月1 7582 2021-08-18 06:1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逐道在诸天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不得不承认剧情杀的可怕,为了将“笑傲江湖曲”送到令狐冲手中,哪怕武林局势已然大变,刘正风还是领了盒饭。

  唯一的区别在于这次没有牵连到家眷,不过背上了勾结魔教的罪名,刘家人也将被严加看管。

  某种意义上说,这种严加看管也是一种保护。刘正风虽然没有多少仇人,可是曲阳的仇人多啊!

  能够成为日月神教光明右使,曲阳可不是电视剧里那般人畜无害。一路走来死在他手中的江湖中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虽说曲阳和刘正风都已经死了,可迁怒这种东西,还是在所难免的。

  在很多人看来,要不是刘正风十八年前多管闲事,曲阳早就死了,根本就没有后面的事。

  勾结魔教的证据被实锤了,至于有没有想要颠覆正道武林,那已经不再重要,反正五岳剑派这次是丢了大脸。

  刘正风抹脖子自杀,来了一了百了,麻烦却丢给了五岳剑派。

  闻询赶来的莫大,在了解情况之后,顾不上刘正风的生死,当即开口道:“王前辈,我衡山宗门不幸,出了刘正风此等败类。

  致使点苍派的同道跟着受累,莫大深感不安。前辈若有需要,尽管份额便是。只要我莫大做得到,绝不推辞!”

  事实摆在眼前,刘正风要为点苍派被灭负责,现在人死了,这笔账就记载了五岳剑派头上。

  名门正派自有名门正派气度,当着江湖群雄的面,这种时候自然不能推卸责任。

  莫大这个时候主动站出来担责,实际上也是降低损失的最佳做法。

  反正在他的能力范围之内进行补偿,总比在五岳剑派的能力范围之内进行补偿,付出的代价要小得多。

  只见白发苍苍的王文鹰微微一笑:“莫掌门客气了,王某现在共有两大愿望。

  其一是找曲阳报仇,现在已经完成了;其二是重建点苍派,不过王某有生之年是看不到了。

  诸位江湖同道,今日我王文鹰挟持刘正风家眷,犯了祸不及家人的江湖大忌,有违侠义之道,现在给一个交代。”

  话音刚落,王文鹰就当场自断经脉,直接倒在了大厅之中。

  “师父!”

  “师叔!”

  ……

  点苍派残存的门人弟子,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呐喊,江湖群雄也有很多人跟着留下了眼泪。

  虽然之前王文鹰说过要给一个交代,可刘正风勾结魔教被实锤,他们占据了江湖大义,就算是灭了刘正风满门也不为过。

  谁也没有想到王文鹰居然如此刚烈,直接拿自己的性命做了交代。

  效果自然是杠杠的,江湖中人最重义气。敢作敢当的王文鹰,完全符合大家心目中的英雄做派。

  虽然大部分人都做不到,但是不妨碍大家推崇这种精神。他这一死,五岳剑派直接被驾到了火上烤。

  不光幕后指使者的线索断了,在场的江湖群雄还睁大眼睛盯着,要五岳剑派给一个交代。

  相识一眼之后,岳不群站了起来冲地上王文鹰行了一礼,慎重其事的说道:“王老英雄一路走好!重立点苍之事,算我五岳剑派一份。”

  明知道被算计了,岳不群对王文鹰还是没有恶感。一个敢作敢当,愿意为宗门染头洒热血的英雄人物,很难让人恨得起来。

  犹豫了片刻功夫后,莫大狠狠心道:“袁州府有座蟠龙山,可以作为诸位点苍同道的暂时栖身之所。

  一应设施,我们衡山派都会准备好。诸位英雄可以先移步复立点苍派,待我正道收复云南之后,再迁回点苍山!”

  当着天下群雄的面,从自家的势力范围内划出一块地盘,借给点苍派栖身,自然不能只是一座山头。

  点苍派好歹也是天下有数的名门,最起码也要拿出一府之地,才配得上他们的身份地位。

  虽说只是暂借,可那也要有还才行。现在日月神教势大,天知道正道猴年马月才能够收复云南。

  若是正道一直收复不了云南,袁州府就相当于送给了点苍派。

  最近这些年衡山发展的确实不错,可受限于自身的实力,真正控制的地盘也就那么四五个府。

  现在地盘直接缩水五分之一,莫大想不肉疼都不行。只是当着天下群雄的面,为了五岳剑派的颜面,这块肉必须要割。

  不光是赔了地盘,在江湖中人淡忘此事之前,五岳剑派还必须给他们提供安全保护。

  可以说王文鹰是用自己的命,让点苍派赖上了五岳剑派,保住了宗门传承。

  听到这个消息,残存的点苍弟子连忙行礼道:“多谢莫掌门,多谢岳大侠,多谢诸位江湖同道帮忙主持公道!”

  “莫掌门仗义!”

  “五岳剑派仗义!”

  ……

  听着群雄中此起彼伏的夸赞,莫大只能强颜欢笑。

  仗义也不是仗义法,在内心深处,他已经恨死了背叛宗门的刘正风。

  不过这样的事,只会发生一次。有点苍派装点门面就足够了,绝不可能再来第二波。

  本以为事情到这里就该结束了,吃瓜群众们都准备散了,没有想到福威镖局的事情又被爆了出来。

  或许是看点苍派的结局不错,林平之也跳出来,希望能有江湖大佬出面主持公道。

  可惜人和人是不一样的,势力和势力之间更是差距甚远。点苍派乃正道大派之一,就算是被人灭了门,都还有大量的香火情在。

  名门正派那么多弟子,在江湖上又岂会缺少朋友。哪怕大都是酒肉朋友,那也比没有的强。

  这份人情,不足以令大家冒着生命危险替点苍派复仇;可充当键盘侠嘴上声援几句,还是没有问题的。

  包括五岳剑派内部,同点苍派有交情的人都不少。加上王文鹰用命换来的同情分,这才有最后点苍派复立的结局。

  福威镖局可没这份面子,哪怕林镇南的朋友也不少,可惜他们的段位实在是太低了,在江湖中根本就没有什么话语权。

  非亲非故的,大家自然不会为他得罪青城派。要不是当着天下群雄的面,要给主人面子,恐怕连小命都难保。

  ……

  “林少侠请起。”

  岳不群无奈的说道:“我华山派门规森严,你不符合入门要求,还是另投他派吧!”

  有了令狐冲被拒之门外的前车之鉴,岳不群对门规有了新的认识,他可不想回去找骂。

  何况林平之还身负血海深仇,那就更不符合入门标准了。除非是脑残光环加身,正常情况下江湖各派都不会收这种麻烦弟子。

  眼下华山派如日中天,岳不群根本就感受不到压力,自然不会去算计辟邪剑法。

  “岳大侠,求……”

  不等林平之把话说完,岳不群已经转身离去。君子剑好说话,不等于他做出的决定也能够轻易改变。

  拜师失败,林平之又将目标投向其他人。却不知江湖中人自有其傲气,哪怕是有心图谋辟邪剑法,也不可能接收三心二意之人入门。

  何况林平之所为,全是为了报仇,那就更令人不喜了。

  包括原本蠢蠢欲动的陆柏,最后还是选择了转身离去。辟邪剑法后面还可以慢慢想办法,嵩山派的面子丢了那就不好找回来了。

  ……

  将林平之丢进小树林后,李牧冷漠的传音道:“小子名门正派是不会为你得罪青城派的,想要报仇就去蜀中魔教,他们专收和九派联盟有仇之人。”

  对林平之他谈不上什么恶感,甚至还有几分欣赏。不过这不是他出手帮忙的理由。

  要不是重要配角,没准李牧还会给安排一场起于“奇遇”,现在么指一条路就足够了。

  作为一名敢自宫的狠人,真要是入了魔教,没准蜀中十三魔能够变成十四魔。

  没错,李牧对蜀中十三魔的表现非常不满。折腾了这么多年,还被九派联盟给压着,简直就白瞎了他给安排的奇遇。

  魔教又不是名门正派,何必要讲规矩呢?

  同时对上九派联盟不行,单独偷袭一家门派还怕搞不定么?

  真要是放弃底线,完全可以利用九派分散在各地的机会,打他们一个时间差。

  若是让李牧负责操盘,九派联盟早就被玩儿哭了。哪怕是天天下黑手、打闷棍,也不是现在的局面。

  “谁?”

  “谁在说话?”

  “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

  林平之环顾了一圈四周之后,忍不住问道。

  可惜此刻李大真人早已远去,根本就没有把他这个闲棋当成一回事,自然没人回答林平之的疑惑。

  ……

  “好,你个令狐冲!”

  “练了这么多年武功,就是让你结交匪类的?”

  “你有没有将为师的话放在心上?”

  “心中还有没有我峨眉派门规?”

  金光上人怒气冲冲的质问道。

  对眼前这个弟子,他可是寄予厚望的。尤其是在峨眉元气大伤后,更是倾注了大量心血。

  可惜令狐冲除了资质绝伦之外,练就了一身好剑法外,其它方面那是样样不过关。

  平常的一堆小毛病也就罢了,毕竟人无完人,天才有些小毛病也是可以原谅的。

  可是这次不一样,在他一不留神的功夫,令狐冲居然和田伯光搅合到了一起。

  为了摆平令狐冲在回雁楼惹下的麻烦,他可是拉下身份,跑去五岳剑派赔礼道歉。

  事情刚刚结束,令狐冲又和青城派对上了。当然,峨眉和青城的矛盾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也不在乎多这一笔。

  “师父,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那样的,当日……”

  不待令狐冲把话说完,金光上人就打断道:“够了,令狐冲。事情到了这个份儿上,你还想要狡辩?

  就算同田伯光喝酒是为了救你师妹,被逼无奈之下的选择。可你亲口为田伯光叫好,这总没人逼你吧?”

  令狐冲瞬间怂了。

  当日完全是多了两杯,酒壮人胆,没有经过大脑,话就出了口。

  等反应了过来,神经大条的令狐冲也没当成一回事,以为事情就过去了。没有想到居然被人认出了身份,死死揪住不放。

  要不是金光上人的面子够大,想办法摆平了五岳剑派,正道武林都没他的容身之地。

  “哼!”

  冷喝一声之后,金光上人训斥道:“抄峨眉门规一千遍,前往后山闭关一年,不突破一流不许出关!”

  显然,峨眉派的经济情况要比原著中的华山派要强。纵使缺了一条胳膊,金光上人仍然是江湖中少有的绝顶高手,保住部分产业还是不难的。

  拥有充足的资源,令狐冲的武功也要比原著强出那么一丢丢,在同辈弟子中少有人能及。

  打发了不成器的弟子,站在峨眉金顶之上,金光上人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一会望着南方,一会儿又望着北方,眉宇之间的那丝忧愁,总是挥之不去。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