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逐道在诸天

逐道在诸天第211章 新文道体系

逐道在诸天 新海月1 7656 2021-09-17 08:0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逐道在诸天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听着不断传来的哀嚎声,李牧就暗自庆幸不已。要不是自己反应够快,及时拉着熊孩子出逃,现在受罚的就是兄弟五人。

  反倒是神经大条的李嵩,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此刻正在一旁幸灾乐祸。

  “奇怪,他们有三个人,怎么现在只有两个人在叫?

  听声音,好像是老四和小十一的,难得小九那小白脸逃过了一劫?”

  仔细一听,李牧也发现了问题。明明是三个人挨打,怎么只有两个人哀嚎,难道那位便宜九哥是个硬汉?

  要知道挨板子也是讲究技巧的。根据两人多年总结来的经验,只要不是便宜父亲动手,都是叫得越凶狠,家丁们下手就会越轻。

  主仆有别,除非是逼不得已,否则没有哪个家丁愿意得罪府中府中的公子。

  可大家想应付了事,也得要挨打的人配合才行。必须要将哀嚎声传出去,让侯爷和夫人听到,他们才能够放水。

  这个时候充硬汉,那就等着屁股开花吧!不打出声音来,就要轮到行刑的家丁自己倒霉。

  “啊!痛死我了……”

  果然,不出李牧所料,那位便宜九哥终归还是没有抗住板子带来的疼痛,跟着哀嚎了起来。

  可惜这个时候哀嚎已经晚了,为了自己不受处罚,行刑家丁现在根本就不敢继续放水。

  “有声音了,不过老九这次应该惨了。这顿板子下来,我猜他一个月都没法下床!”

  李牧无良的说道。对穿越者同行,他可没有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想法。

  根据前世阅览无数小说总结出来的经验,但凡是穿越者主角,就没有几个是好相与的。

  幸好这位便宜九哥没有脑残的喊出:“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否则,李牧都要忍不住先下手为强,提前干掉这个麻烦。

  “一个月,你想得太简单了。小九可不会武功,就他那身子骨儿,最少也要躺三个月。

  现在那帮奴才可是在着实打,都快要赶上父亲动手揍我的强度了。以我多年挨打的经验,小九这次是要惨了!

  不光是小九,还有老四和小十一,这波也要被他连累上了,估摸着也要躺上十天半个月。现在有人在着实打,其他人也不敢太过放水啊!”

  看着洋洋得意的熊孩子,李牧就忍不住想揍他一顿。李嵩现在这副表情,实在是太欠揍了。

  不过对主角的杀伤力,李牧也算是领教到了。老四和十一啥也没干,就因为一起受罚,都被给牵连上了。

  要是跟主角靠得太近,岂不是早晚都要被坑死?

  为了自己的安全起见,为了蛀米虫的幸福生活,看来还是要尽快将这位便宜九哥送走。

  ……

  事实证明,李牧兄弟俩都低估了主角生命力的强悍。一起挨打的老四和十一都在床榻上躺着,这位便宜九哥就先一步活蹦乱跳了。

  看着手中这张薄薄的白纸,在加了一首诗之后,居然有数十斤之重,李牧就知道便宜九哥接下来要靠什么浪了。

  “文气”都出来了,搞不好这位穿越者同行的使命就是传播:文道修炼体系。

  施展自己研发的新版紫微斗数,借助玉碟做掩护,李牧开始推算了起来。

  不过推算的对象不是大有来头的李凡,而是以这张充满文气的诗词为媒介,推算文道修炼体系。

  半晌功夫后,李牧暗道一声:不好,大周要凉!

  文道修炼和武道、仙道都不一样,完全依附在人道之下,受人道的影响自然远超其他体系。

  根据李牧推算的结果,即将问世文道体系共分为:秀才、举人、进士、大儒、亚圣、圣人六阶。

  对应着武道的:后天、先天、天人、金丹、元神、仙神。

  仙道的:练气、筑基、真人、阴神、阳神、仙神。

  相比武道和仙道,文道修炼虽然不得长生,可是胜在所有人都能够修炼,无非是成就高低的问题。

  一旦这套境界体系被推广开来,读书人将改变手无缚鸡之力的尴尬境地,纵使不借助国运之力,也能够获得同武道和仙道抗衡的实力。

  最关键的是仙道、武道的大能,每一个都是花费上千年苦修才拥有的强大力量,而文道修士区区几十年就足够了。

  一旦文官集团的实力大涨,大周朝堂的平衡势必会被打破。新旧两大集团一旦斗起来,本就积累了无数矛盾的大周,想不爆炸都难。

  搞出这么一位主角来,摆明是天下众生苦大周久矣,或者说是人道苦大周久矣,迫切需要一场革命。

  人道善变,岂能容忍万年不灭之王朝?

  或许当年的大周确实推动了人道的发展,但是到了现在他们的存在,已经是阻碍人道演化的绊脚石。

  传承九千多年的大周帝国,背后究竟隐藏了多少罪恶,谁也不知道。反正李牧知道,民生现在是真的苦。

  眼瞅着万年之期将近,正是大周帝国遭受天地考验之时。人道若是想要发起鼎革,现在正是最好的机会。

  天地人三劫齐致,若是大周还能够抗过去,万载国运又到手了。

  或许对天道而言,只要不逆天,甭管哪家王朝统治都一样,反正都能正常演化。

  可人道不行,完全固化的大周帝国,看不到丝毫进步的迹象。

  一千年前是如此,两千年前还是如此。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再过一万年后大周王朝还是不会改变。

  对既得利益集团来说,既然维持现状就能够一直延续富贵,干嘛要牺牲自家的利益进行变革呢?

  或许不光是文道,接下来人道还会继续推手。毕竟,绑定在大周身上的大能实在是太多了。

  若是不能解决这个问题,纵使将大周帝国搞崩溃,马上也会出现一个新的大周帝国,接着延续之前的统治。

  站队么?

  犹豫了一下之后,李牧果断决定放弃。这样的万年大变局,在不确定胜负之前下注,那就是活腻了的表现。

  作为一个谨慎的人,当然要静观其变,等局势明朗之后,再决定是否要加入这场游戏。

  ……

  拖着疲惫的身体,强忍着疼痛,再次完成一片大作之后,发现自己唯一写出文气加成的诗稿不在了,李凡忍不住问道:

  “小绿,我写的字怎么不见了?”

  他可是清楚的记得,刚才只是让丫鬟处理失败的作品,没让动自己的成品。

  虽然这些字,对他来说并不值钱;但是第一副有文气加成的作品,还是拥有纪念意义的。

  小丫鬟理直气壮的说道:“卖了呀!”

  看那架势,丝毫没有愧疚之心。

  “你怎么能够把我的字给卖了呢?”

  李凡忍不住质问道。

  虽然同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李凡已经接纳这个相依为命的小姑娘,还是对她自作主张非常不满。

  看了李凡一眼,小丫鬟直接扳起了手指,给他算了起来:“少爷,你看最近这段日子为你请大夫买药,共计花费了五十六两五钱四分。

  置办这些笔墨纸砚,陆陆续续又花费五两四钱银子。加上为了给你补身子,花费了七两……

  零零总总加起来,不到两个月时间,你一共花费了七十八两九钱六分,我没有算错吧?”

  对白银没有购买力没多少概念的李凡,当即点了点头。上面这些花费,小丫鬟都是请示过他的。

  见得到了确认,小丫鬟的气焰再次高涨了几分,慎重其事的说道:“这就对了。少爷你莫忘了,你的月例只有五两银子。

  我们过去十几年,幸幸苦苦积攒下来的家底,都在这两个月被你挥霍一空。

  要是再不想办法开源节流,你接下来药、补品都没钱买了。就连这些笔墨纸砚,你用完也没钱买了。

  若不是我机灵,拿你那副字换了五两银子。你现在就要出去借钱度日,或者说你能够拉下面子向姨娘伸手?”

  听了小丫鬟的解释,李凡彻底没了脾气。一分钱难道英雄汉,让他向那天恨不得杀了他的女人要钱,打死他也不干。

  “不至于吧,我好歹也是一候府公子,怎么就这么穷呢?难道候府财政出现亏空?”

  不怪李凡会这么想。原主从小就受人欺负惯了,养成了啥也不敢管、啥也不敢问的性子。

  在金钱方面,更是完全没有概念,全部都是眼前的小丫鬟在进行打理。要不然普通的丫鬟,岂敢在主人面前这么放肆?

  看了自家公子一眼,仿佛是感觉智商受到了侮辱,小丫鬟不满的摇晃着脑袋说道:“不是府里穷,而是你一个人穷。

  根据候府的规矩,诸位公子在年满十岁之后,月例就根据武道修为境界来发。

  后天一层五两、二层十两、三层十五两……以此类推下去,到了后天九层每月能拿四十五两,嫡子更是直接翻倍。

  除了月例之外,各种物资补贴也是按照修为来发的。少爷你的情况特殊,还是夫人特意恩准,才能有五两的月例。

  每月的五两银子,就是我们的全部开销。虽然逢年过节可能有些赏赐,但是落到公子你头上了也就一匹布。”

  现在李凡弄明白了,此刻他终于知道自己房里就一个小丫鬟了。不是候府不给分派,而是按照府中规矩,佣人开销一并计入月例之中。

  凭借自己这五两银子的月例,在刨除自己的日常开销之后,能够养活一个丫鬟就算不错了。

  幸好候府中吃饭不要钱,否则李凡非常怀疑,自己能否长到这么大。

  就连每年的一匹布,李凡都怀疑那是为了顾忌候府的面子,才发给他做衣服的。

  没钱那就想办法赚,至于改变候府的月例体系,李凡自认为没那能耐。

  “对了,你那副将字卖给了谁?”

  五两银子支付两个人的日常开销,还能够有所结余,对白银的购买力李凡有了初步的认识。

  既然有人肯出这么大的价钱,那就意味着自己的字有价值。靠卖字赚钱,对穿越者来说,没有丝毫心里障碍。

  小绿毫不犹豫的说道:“小卓啊!你认识的,十三公子府上那位。

  我和她关系可好了。见我为钱发愁,她就掏钱买了你的那副字。”

  见小丫鬟那副你快夸我的表情,李凡就欲哭无泪。买主是一个丫鬟,这还让他怎么扩大生意?

  经历了抄诗的风波之后,李凡对这年头的阶级森严有了新的认识,现在他可不敢再搞幺蛾子。

  就算是要扬名,那也是进入书院之后。在府中的日子,他这个小透明,最好还是安分点儿的好。

  好奇心让他忍不住多问了一句:“她和你同样是丫鬟,怎么出手那么大方?”

  没有心机的小丫鬟,理所当然的说道:“当然是因为她伺候的主子有钱了。

  除了三位嫡出公子之外,十三公子就是候府中最有钱的,当然也是最受宠的。

  听小卓说,她家公子每年光现银赏赐,都有数百两银子。还有各种物件,全部折算成银子怕是有上千两。

  这些都不算什么。关键是十三公子在外面有自己的产业,好像和七公子一起搞的。每年光分红都有上万两的进项,所以……”

  听了这个答案,李凡想哭的心都有了。同样都是庶子,人家能够混得风生水起,原主却是如此的窝囊。

  除了感叹一句人比人气死人之外,对这位便宜十三弟在府中的地位,也有了新的认识。

  羡慕、嫉妒,或许皆有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