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逐道在诸天

逐道在诸天第180章 残酷的战斗

逐道在诸天 新海月1 7473 2021-08-20 23: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逐道在诸天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走到身前的小池塘,王阳明拿起一根木棍,在水中搅动了起来:“真人请看,这方池塘就是鱼眼中的世界。

  若是我等不断搅动池中水,对鱼儿来说就是一场灾难。要是哪天看这方池塘不顺眼,令人填埋了它,对鱼儿来说就是灭世之灾。

  要是有朝一日,在此处重开池塘,那么又是新的开始。

  身在池塘之中,鱼儿就算是知道有大灾难降临,除了惶惶不可终日外,它们其实什么也做不了。

  现在的世界,就宛如这方池塘,我等是这池中之鱼。

  现在世界发动杀机以自救,就宛若这方池塘在填平之前,进行最后的挣扎,向主人表示自己的价值。

  可是对观鱼者而言,我们这些鱼儿最多能够满足口腹之欲,甚至还会因为味道不好而受嫌弃。”

  赤裸裸的推销心学理念,如你所见、所闻、所感、所想,即为你之世界。

  或许在这位心学大宗师看来,心中的世界才是自己的世界,至于客观的大世界不存在任何意义。

  只要你的心中没有大劫,所谓的天地大劫,对你而言就不存在。

  妥妥鸵鸟心态,不过在天地劫难面前,普通人根本就帮不上忙,装鸵鸟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看了一眼池中鱼,李牧轻描淡写的说道:“阳明先生的意思,贫道明白了。

  不过贫道除了修道求长生,还是一名武者,武道修炼最忌讳消极避世,纵使希望再怎么渺茫,那也要迎难而上。

  现在是天发杀机,移星易宿;接下来还有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以及人发杀机,天地反覆。

  与其坐以待毙,静待大劫降临,不如主动出击。

  恰巧天子雄心勃勃,想要成就一翻伟业,索性贫道就推上一把,将杀劫引向域外之地。

  只是朝中那帮人不怎么靠谱,随时都有可能将事情搞砸,还请阳明先生做好随时出山收拾残局的准备。”

  长生之路是残酷的,为了更进一步的机缘,李牧不介意山河变色。

  何况现在是天发杀机,他只是顺应天道大势,万一天地自救成功了,没准还可以分润一笔功德。

  当然,现在是不用想了。天地都自顾不暇,可没有功夫清算所谓的“功德业力”。

  沉思了片刻功夫后,王阳明不确定的问道:“真人有大爱,守仁自然愿效犬马之劳。不过光域外之地,真的能够消耗掉这场杀劫么?”

  死道友不死贫道,不光是道士会玩,书生玩儿的更顺溜。

  哪怕是儒家圣人,在听到李牧的“祸水外引以避灾劫”之策后,王阳明也忍不住动心。

  望了望天空,李牧冷漠的回答道:“不知道!不过有域外垫着,神州大地的损失才能够将到最低。

  天地以万物养人,现在到了人该回报天地的时候,这场人间杀劫注定不可避免,更加不能去避免。

  若是域外不够填,那再由神州大地补上就是了。此等大劫若是渡不过去,天地陷入寂灭,众生又如何能够幸存?”

  坦率的说,这方天道已经够和谐的了,仅仅只是天发杀机、引发大劫,为众生留下了一线生机,而不是直接进行灭世。

  在这样的低武世界,若是天道进行灭世,芸芸众生谁都逃脱不了。

  当然,也有可能是天道现在的状态不对,无力催发灭世大劫。

  不过这种可能性相对较小,以天道移星易宿之力,完全可以陨石雨,人间根本就无抵抗之力。

  ……

  皇宫之中

  刚过了几年舒心日子的“朱厚炜”,就被钦天监的奏报给吓着了。无知者才能够无畏,知道的东西多了自然也就学会了敬畏。

  从古至今,关于“天发杀机”的记载实在是太多了。每一次发生这种事,最后都免不了血流成河。

  古往今来,已经有不知道多少王朝在大势之下倾覆,沦为史书上的一道印记。

  望着眼前堆积如山的书籍,朱厚炜难以置信道:“这么多,都是天发杀机的资料?”

  近前的谷大用低声说道:“陛下,这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为了减少您的阅读负担,我们还进行过筛选,排除了重复记载的内容。”

  挥了挥手,朱厚炜最终还是打消了亲自查阅的念头。以他看书的效率,估计不等将这些资料看完,天下就先一步大乱了。

  “传旨诏龙虎山张天师、武当冲虚道长、华山李真人进京。”

  停顿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朱厚炜又开口补充道:“传诏前面两位来就行了,李真人能请来最好,请不来的话,问问他的看法也行。”

  没法子,先天宗师的排面就是大,哪怕是皇帝的面子也不好使。

  即便是太祖、太宗,那样的强势皇帝,都没有能够获得先天宗师的效力,朱厚炜自然不认为自己能够例外。

  挥手示意一名小太监去办之后,谷大用当即上起了眼药:“陛下,朝中多名官员上书,说:天象易动,乃陛下失德所致,让陛下停止改革、恢复旧制,下罪己……”

  见皇帝的脸色越来越阴沉,纵使只剩下的最后一个字,谷大用还是咽了回去。

  “哼!”

  冷喝一声后,朱厚炜一巴掌拍碎了眼前的案牍,杀气腾腾的说道:“恢复旧制,那好太祖年间贪污60两以上剥皮实草,朕就先将这一条给恢复了。

  告诉他们,要是觉得不够,朕还可以再多恢复几条。居然敢拿祖宗家法来压朕,分明就是不把朕放在眼里。

  小谷子派人盯着他们,等哪天朕出宫……”

  话到这里戛然而止,自从换了一个身份,朱厚炜的出宫之旅就不再顺畅。几次刚跑到宫门,就被杨太后带人给堵了回去。

  好不容易溜出去一次,回来也有被数落的狗血淋头。不忍心处罚儿子,但收拾起太监来,杨太后可从来不手软。

  搞得身边这帮太监,现在一听到皇帝要出宫,立即就吓得两眼发青。

  面对发飙的老娘,朱厚炜也无能为力,只能在皇宫中憋着。为了讨好皇帝,太监们甚至在皇宫中搞起了集市,复制民间的热闹。

  这都是小问题,能够让皇帝在皇宫安分待着,些许胡闹根本就不算什么。

  除了个别不知趣的御史会拿来喷外,朝中文武百官都接受了这一现实,任由皇帝在皇宫中折腾。

  ……

  清风徐来,站在青城山之巅,蜀中十三魔静静的遥望着远方,仿佛是在等待着什么。

  紫发苍苍的紫煞刀魔冷笑道:“正道那帮人,可真够慢的,我们都等了这么久,居然还不曾过来。”

  单纯从佝偻的身形上来看,风烛残年的紫煞刀魔,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倒下。

  只有相熟的才知道,眼前这位魔教九教主,真实年龄还不到四十岁。

  看似无心的抱怨,实则也透露出了紫煞刀魔内心的焦虑。眼瞅着寿元将近,他实在是担心正道也跟着学习捉迷藏,让他有生之年都无法荡平九派联盟。

  “阿弥陀佛!”

  一旁慈眉善目的僧人回应道:“正道已经污秽。没有了天地正气,只剩下勾心斗角的算计,效率自然高不起来。”

  听着山下传来的锣鼓声,知道是九派联盟过来了,众人纷纷露出惊喜之色。

  作为老大的幽冥诡匠率先开口道:“诸位兄弟,敌人已经来了。现在就下山迎敌吧,但愿此战过后我等还能够有机会把酒言欢。

  吾等十三人结拜,不求同生,亦不求同死,唯求同心协力以复仇。

  若是我等中有人先一步离去,还望剩下的兄弟,继承大家的遗志,将覆灭九派联盟进行到底!”

  不进行作战安排,反而开始交代后事,非幽冥诡匠不知道战前部署的重要性,实在是蜀中魔教的情况特殊。

  现在教中有近三分一的弟子寿元将近,对他们来说今天的战斗,就是尽可能的拉人下去陪葬。

  有这样一股抱着必死之心的衰兵,任何战术布置都是多余的。仅仅只是九派联盟剩下的力量,根本就不可能招架得住。

  急着安排后事,主要是幽冥诡匠担心九派联盟见事不可为跑路。面对一心要躲的敌人,想要复仇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

  “杀!”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没有任何多余的废话,伴随着嘶天裂肺的一声呐喊,正邪两道在青城山中战作了一团。

  潇洒了暗器一出手,唐天云瞬间成为了战场上最靓的崽儿,紧接着就被一个浑身发紫的怪人给盯上了。

  凌厉的刀气,搞得唐天云压力山大。唐门暗器冠绝天下,近身作战的武功却是非常一般。

  尽管唐天云手中提着一把宝剑,还有一手不俗的剑法,依然改变不了处于下风的事实。

  漫天飞舞的紫气,还夹杂凌厉的刀风,逼得唐天云连连后退。若不是时不时放一波暗器,打乱对手的进攻脚步,现在已然分出了胜负。

  扫视了一眼战场,唐天云被蜀中魔教凌厉的攻势,吓了一大跳。

  只见一个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不管不顾的冲在最前方。仿佛他们就是为战斗而生,一心追求着战场上的最大杀伤。

  所谓的攻敌必救,现在已经失去了作用。蜀中魔教的人现在只追求干掉对手,根本不在意自己的死活。

  尚未适应这种战斗模式的九派联盟弟子,很多人明明武功更高,但是因为错误的判断,被敌人给拉着下去陪了葬。

  门中弟子损失惨重,高层也好不到哪里去。不知道蜀中魔教从什么地方找来了这么多高手,战斗一开始九派联盟就处于了下风。

  作为盟主,眼前这一幕唐天云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一旦九派联盟在大战中落败,包括他唐门在内的蜀中各派,谁都无法独善其身。

  咬了咬牙,顾不上隐藏实力。唐天云拿出了珍藏已久的“观音泪”,一方圆润、一方尖锥,细细小小,如佳人梨雨,向紫煞刀魔飞了过去。

  作为老对头,紫煞刀魔对唐门的了解自然不少。光看这暗算的造型,加上唐天云的慎重样,他就猜出了是号称天下第一暗器的“观音泪”。

  据说观音泪有数十种催动方法,一旦中招七中毒素就会在人体内发作,任你武功通玄都只能沦为案板上的肉。

  躲是来不及,这门暗器能够排名第一,除了威力大之外,最重要的就是速度足够快,根本就躲不过去。

  紫煞刀魔也是果决之人,不待丝毫的犹豫,当即将漫天紫气催发到了极致,施展全力向唐天云挥出了一刀。

  霎时间,疾驰而出的刀气在空中划出一道白光,电闪雷鸣般的扑向了唐天云。

  “以命换命!”

  意识到了这一点,唐天云嘴角微动,身体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被从天而降的刀气从中间一份为二。

  伴随着唐天云的倒下,紫煞刀魔也跟着软倒在地,进入到了“进气少、出气多”的状态。

  不过从他嘴角上的那一抹笑容,依稀还可以知道紫煞刀魔很满意这一战的结局。

  不知道是因为沉迷在了天地劫气中,还是受到了大佬死亡的刺激,正邪两道的战斗变得越发激烈了起来。

  先是蜀中魔教不要命,到了现在正道各派的弟子杀红了眼,时不时也玩起了以命换命。

  仿佛所有人都杀上了头,两眼之中尽是敌人,浑然忘记了战场局势。

  作为道教名山的青城,此刻已经沦为了修罗地狱,放眼望去尽是尸山血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