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逐道在诸天

第201章 飞升前夕

逐道在诸天 新海月1 7966 2021-09-17 08:0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逐道在诸天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恐怖的气息越来越浓郁,晴朗的天空变得乌云密布,整个天地都变得压抑了起来。

  突然,天空中开始电闪雷鸣,仿佛有人做了逆天之事惹怒了天地,召来了这滚滚天雷。

  突变的天色,令围观者们脸色大变。原本对李牧信心十足的华山派众人,此刻也变得忐忑了起来。

  处在风暴中心的李牧,除了最初被吓了一跳之外,很快就恢复了镇定。

  看似声势浩大,可雷霆终归没有落下来。既然如此,当然要抓紧时间突破了。

  蜂拥的灵气进入体内,被李牧长时间压制的境界终于松开,仿若是久逢甘霖的大地,尽情的吞噬着雨露。

  大约过了两个时辰,仿佛是吸收够了灵气,李牧的气息再次上涨,紧接着就恢复了正常。

  境界突破了,身体停止了暴饮暴食的吞噬。原本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的天空,也恢复了正常。

  远远望去,隐约天边还出现了几缕霞光,正好落入了华山之巅。

  眼前的这一幕,令李牧颇有些哭笑不得。感情这天道也不是完全没有意识,起码知道记仇。

  刚刚被自己摆了一道,现在就报复了回来。本该属于天人出世的万丈霞光,现在直接缩水到了寥寥数缕。要是不仔细看,都能够直接被忽略掉。

  这也就罢了,反正都已经突破了境界,李牧也不是爱慕虚荣之人,场面小点儿就小点儿好了。

  反正上一次天人出世,还是几千年前的旧事。根本就没有几个人知道,就算是看过相关的资料,也会认为是古人吹牛逼。

  毕竟,天地异象早就被玩儿烂了。开国皇帝、历史名臣,基本上都有各自的天地异象版本。

  哪怕是乱世草头王,都知道给自己编一个飞龙入梦的典故。纯粹是谁信,谁是大傻逼。

  牌面没了事小,关键是天地间浓郁的排斥之力。仿佛时刻都在提醒着李牧:这里不欢迎你,快点儿滚蛋。

  好歹也是一个成熟的天道,至于这么小气么?

  虽然现在这方天地养育一名天人,消耗确实大了那么亿点点,可也犯不着这么急躁。

  原本还以为突破后,能够在这方世界多苟上几年,将修为再往前推进一步的李牧,现在不得不准备提前离开了。

  按照天道给出的期限,他最多再停留一年时间,并且还不允许出手搞事情。

  不许出手可以理解,以这方天地的强度,自己出手一不留神就是山崩地裂,妥妥的天灾级别破坏者。

  清除了脑海中的胡思乱想,李牧才想起还在焦急等待结果的众人,当即传音道:

  “都过来吧!”

  看着四周遭遇无妄之灾的花花草草,李牧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天人也不是万能的,没有起死回生的能力。除了道一声抱歉外,李牧啥也干不了。

  “师兄!”

  “爹!”

  “不牧!”

  “师父!”

  ……

  熟悉的声音不断从耳边响起,将感叹生命脆弱的李牧,从幻想世界中拉回了现实。

  微微点头示意之后,李牧露出了笑容。当着众人的面,刚刚钻入李牧怀中的宁女侠,瞬间挣脱了开来。

  或许是为了掩饰害羞,宁女侠当即问道:“师兄,这次突破可还顺利?”

  这个问题也是众人关心的,刚才的天象变换可是吓坏了众人。华山派搜罗的古籍不少,大家也不是无知之人,对天人之境也有所了解。

  可就算是绞尽脑汁,大家也从来没有发现过类似刚才的那一幕天象。纵使是罪孽深重的老魔头突破,也没有那阵仗。

  “不用担心,这次突破非常顺利。刚才的天地异象,那是因为世界刚刚渡过一次灾劫,正处于恢复状态。

  突破天人所需的灵气太多,世界只是一种本能的想要阻止。当然这和为兄的积累太厚也有关系。

  随着天地进入一元复始的初生状态,世界正在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天地灵气也在不断复苏。

  想必你们已经感受到了,华山比之前大了不少,天地灵气也越发浓郁了起来。

  据为兄推算现在的天地灵气,比二十年前至少提升了两成,并且还在持续复苏之中。

  如果不发生意外的话,接下来才是武道黄金大世的真正开端。

  在未来的岁月里,你们会发现一流武者烂大街,绝顶武者也不在少数,只有先天才是江湖的主宰。

  或许数百年之后,等天地重新恢复到了巅峰,天人武者也会陆续出现。”

  几十年的江湖大佬也不是白当的,这份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领就练了出来,丝毫不见一点儿慌张。

  原本按照现在的恢复速度,再过二三十年后,天地就可以容纳先天武者的,但是因为他这个天人的诞生,天地的复苏的进度至少被拖延了十年。

  幸好天地的时间概念不强,十年功夫在天地存在的漫长岁月中,就和普通人生活中的一秒差不多,完全不值得一提。

  只要整体趋势向上,慢一秒、快一秒对天地而言,并不是什么大事。

  天道无所谓,不等于众生也无所谓。尤其是对一众绝顶武者而言,本来突破的希望就渺茫,再往后多拖十年,那就是彻底没戏。

  看似赶上了一个黄金盛世,实际上大家都是盛世之前的牺牲品。为了世界发展,辛辛苦苦的奔波十几年,最后却是为后来者做了嫁衣。

  只有年轻一代,勉强赶上了一波红利。可毕竟是旧时代诞生的,先天上就输给了后来者。

  真正享受成果的,还是天地复苏之后出生的年轻一辈,先天本源上就要强上一丝。

  看似不起眼,可是在漫长的修炼生涯中,这一丝差距还会持续放大。

  想要突破先天,除非自身的领悟到了一定境界,天地灵气刚满足需求,就立即抢占先机突破。

  毕竟这方天地的承载力有限,在未来百年内最多也就再诞生三五位先天,再多天地又要开始限制了。

  偏偏除了风清扬之外,李牧还提前内定了三个名额,其他人只能去抢那可能存在,又或许不存在的机缘。

  这么残酷的现实,李牧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只能先给糊弄着,毕竟是亲疏有别。

  不管怎么说,相比外面的人他们的机会还是要大上几分。起码自家就有先天武者存在,可以偶尔指点一下修为。

  至于天人之境,那就是真正的画饼。先天门槛都迈不过去,谈天人就是一个笑话。

  真要是迈入了先天境界,就会发现先天之后的修炼,比前期的修炼难上数十倍。

  微薄的天地灵气,注定了他们只能靠水磨工夫,一点一滴的往前磨。

  周清云关心的问道:“不牧,你这是要准备飞升了么?”

  眉宇间那丝不自然,到底还是没有瞒过自家师父的眼睛。一起相处了数十年,亦师亦父的周清云对他的了解,绝非一般人可比。

  再加上之前的安排,要猜到这一点并不难。

  左右也就一年时间,李牧也没有想着藏着、掖着,当即点了点头道:“天地的承载力有限,以我现在的修为,最多只能在这方世界停留一年。”

  传说中的破碎虚空,并不是一个实质上的境界。只要修为突破了世界容纳的极限,就能够破碎离开。

  在上古时期,天地处于巅峰状态时,天人之境还能停留几百年,有机会让自身修为更进一步。

  现在天道没有立即降下雷劫,那都是看在李牧有功于天地的份儿。

  听到这个消息,原本兴奋的众人,瞬间沉默了下来,仿佛天塌了一般。

  看了众人一眼,李牧微笑着指着众人说道:“你们呀!得道飞升,乃我辈武者必生追求,有此机缘实乃三生有幸,何必哭丧着脸呢?”

  听了李牧的话,众人的脸色才正常了起来。不过情绪上,仍然还是有些控制不住。

  “飞升”,这种传说才存在的事情,居然要在眼前发生了,怎么都让人感觉不真实。

  李牧可不是孤家寡人,前面估计错了飞升时间,现在很多事情不得不重新进行安排。

  首先就是掌门之位,原本是准备交给自己徒弟的,但现在时间来不及了。

  让一名一流武者继任华山掌门,恐怕要被武林笑掉大牙不可。即便是在华山派内部,也服不了众。

  经过这么多年的征战,一流武者真的有了几分烂大街的迹象,光华山派就有三百多号人。

  地位早就退步了,就和当年二流武者差不多。即便是绝顶武者,华山派都有四十多号人。

  在这种背景之下,下一任掌门再怎么也必须要是绝顶武者。否则门中长老都是绝顶高手,掌门却只是一流武者,到底是谁指挥谁啊?

  头顶上有一两位婆婆还能勉强应付,要是有四十多位婆婆,估摸什么事情也甭想干了。

  没有办法,谁让李牧收徒时间晚呢?

  当年为了替不字辈多争取几年修炼的时间,收徒的任务都丢给了清字辈,下一代最早的弟子入门也不到二十年。

  以七八岁入门计算,加上二十年也不过二十七八岁,不是谁都像李牧、风清扬那么天才,能够年纪轻轻就突破绝顶。

  按照正常的节奏,二十七八岁的年纪能够突破一流之境,那都是武林中的天才了。

  李牧门下的一流武者倒是有七八名,修为最高的都到了一流后期,可要说在一年之内突破绝顶,除非是能够开挂。

  开挂是不可能的,做掌门最忌讳的就是“患不均”。

  特殊时期,偶尔干一次大家还可以理解。可现在华山派正处于鼎盛状态,要是这么干,其他门人弟子岂能没有意见?

  自家这些年,陆陆续续可是收二十多名徒弟。真要是特殊对待一人,恐怕其他师兄弟就要和他离心了。

  当年,自己能够获得众多同辈的支持,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蔡、姚”两人占据了过多的资源,引发师兄弟们的不满。

  相比之下,额外照顾自家师父、妻子、儿子,只要不损害门中利益,随便怎么资源倾斜,在大家看来那都是应有之意。

  不过再怎么照顾,也不可能让他们来当华山派掌门。因为那不是帮助,而是一种负担。

  有自己准备的“延寿丹”,他们不光是寿元增加了,生命层次也在慢慢改变。

  安安静静的修炼,靠着水磨功夫积攒内力,等天地能够允许突破先天之时,再一跃而起才是最佳选择。

  而不是跑去接任掌门,陷入无尽的杂事和江湖纷争之中,白白浪费宝贵的修炼时间。

  毕竟,他们现在又不需要去争夺资源,凭借李牧留下的遗泽,足够他们受用的了。

  真要是不思进取,跑去世俗混一个孔家的待遇,都是大有可能的。

  飞升上界,又不是去死,人走茶也凉不了。

  按照李牧的布置,一旦飞升离去,无论朝廷、还是江湖,都会将他抬到一个至高的位置。

  毕竟,这些年的道也不是白讲的。受影响信徒,可是遍布天下。

  等飞升之时,再装上一波逼。天下的僧庙道观中,少不了又要添上一尊仙神,享受香火供奉。

  有这样牛逼的老子,下一代最好是什么都不要干,闷头修炼就对了。要是干得事情多了,反倒是破坏了这种“神圣地位”。

  下一辈撑不起场面,那就只能从同辈中选。不是无人可用,恰恰相反是能当掌门的人太多了。

  碰到李牧这个懒散的掌门,华山派的大小事务,自然是分散给了同辈师兄弟,以至于锻炼出了一大波的人才。

  无论是武功、人品,还是门中声望,有资格继任掌门的都不下双手之数。

  有资格的人多,偏偏力压众人的一个也没有。这是李牧自己的锅,将权力制衡玩儿的太出色。

  从不吝啬给师兄弟们表现的机会,但凡是有点儿能耐的,都证明过自己。以至于谁也能够脱颖而出。

  看了众位师兄弟一眼,李牧暗自后悔了起来,早知道这样就该提前准备一个工具人,也不至于像现在这么为难。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