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逐道在诸天

第74章 顺着杆子爬

逐道在诸天 新海月1 4208 2021-07-20 03:46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逐道在诸天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迷迷糊糊离开了师父的小院,李牧更加确定自己之前的判断——宁清羽的身体快要不行了。

  江湖中人结婚通常偏晚,目测宁中则还不到十二岁,这么急匆匆的订婚,与其说欣赏自己的人品,更像是在安排后事。

  华山派现在局势非常微妙,剑气两宗分化了几十年,积攒了无数的小矛盾,导致了现在两大派系的对立。

  若非宁清羽的威望高、手段又足够强,能够压得住两派,还不知道闹成什么样。

  一旦宁清羽故去,那就麻烦大了。首当其冲的就是下一任掌门人选。

  按照门派惯例,清字辈之后自然是“不”字辈接任。

  在此之前华山派的继承人争夺,也是在“不”字辈弟子之间展开的,没有哪个清字辈长老不要脸的下场争夺掌门继承人。

  可有一种特殊情况例外,那就是掌门突然遭逢意外,年轻一代又没成长起来,可以由师兄弟接任。

  现在华山派的情况非常特殊。清字辈正处于壮年是门派的支柱,不可能现在退下去;偏偏不字辈也开始显露头角,并非完全没有成长起来。

  除了之前靠资源堆出来的蔡、姚两人外,包括李牧在内,现在陆陆续续的又有五人突破一流。

  门中都有长老提议,让突破境界的几名“不”字辈开山收徒传承下一代,并且获得了大多数长老的支持,只不过最后因为正邪大战给耽搁了。

  名门正派都是要脸的,不字辈已经崭露头角,正常情况下,清字长老跳出来争夺掌门的可能性不大,可凡事都有例外。

  原著中的泰山派就是一个例子,几个玉字辈的老不死为了利益,就不顾宗门传承跳了出来,让江湖中人看了一出笑话。

  剑宗是不用担心了,大家都统一了立场,反悔就是打自己的脸。何况出尔反尔之人,也不可能获得大家的支持。

  气宗就不一定了。虽然那帮气宗长老现在看起来,个个都是要脸的主。

  可是在下一代弟子不成器的情况下,为了保住掌门传承在自己一脉手中,没准还真有可能放弃脸面。

  毕竟,原著之中他们为了赢得比武,不光忽悠风清扬去江南结婚,更是弄了一个妓女冒充大家闺秀。

  能干出这种事情的人,怎么看都不像有节操的主。

  好歹也是同门一场,大家闺秀不好操作,良家女子总得安排上。

  万一真的蹦出一个不要脸的,并且获得气宗一系的支持,那就麻烦大了。

  丢人现眼也就罢了,更关键的是会导致蒸蒸日上的华山派直接陷入分裂。

  等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遇到气宗青黄不接的时候,剑宗能够妥协才怪。

  李牧能这么快获得众多剑宗长老的支持,除了自身足够优秀外,还有就是剑宗多年积攒下来的怨念,迫切的想要推出自己一名自己一系的掌门,证明自家也是华山正统。

  当然,背后的利益也是少不了的,只不过这些东西没法拿到明面上说。

  毕竟,宁清羽在位期间基本上是一碗水端平的,就算对气宗有照顾也只是暗地里,明面上做到了一视同仁。

  能够做到这一步,就已经无可指责了。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绝对的公平,换谁上去也不敢保证能够做得更好。

  综合分析了一遍局势,李牧变得更加迷糊了。宁清羽的这波操作,他真心是看不懂。

  这次结亲,究竟是暗示支持自己;还是已经打定主意将掌门之位留在气宗一系,对自己的一次安抚。

  一面是气宗一系,一面是自己的女儿,中间还夹杂着宗门传承。哪边的份量更重,也够宁清羽愁的了。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不管自己的便宜岳父是否为难,反正李牧现在是不可能退让。就算没有宁清羽的支持,该争还是要争。

  ……

  看到悠哉悠哉过来的张不凡,李牧笑呵呵的迎了上去:“张师兄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听到这话,张不凡急忙摇晃着脑袋:“不好,一点儿也不好。”

  “师弟,你不在山上不知道。最近这些日子,师父的火气特别旺盛。

  天天盯着我们这帮师兄弟练武,时不时亲自下场指点,一不留神就被揍得鼻青脸肿。

  你看我这……”

  看着一对熊猫眼,李牧哈哈一笑。“火气旺盛”就对了。好不容易看到希望,最后突破却失败了,正常人都有火。

  做师父的生了气,当徒弟的又岂能好过?只不过周清云还是要脸的,没有无端发脾气,而是以指点修为为借口,顺便揍人出气。

  师父指点徒弟修炼,任谁也挑不出毛病来。被揍得鼻青脸肿,那只能是自己学艺不精。

  对此,李牧只能表示爱莫能助。反正自从突破一流之后,周清云就不再亲自下场指点他修为了。

  “师兄多虑了。正邪大战已经爆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华山派就会卷入。

  师父这个时候指点你们武功,还不是因为关心你们。要求严格,也是为了让你们战场上更好的保命。”

  作为一名好徒弟,自然不能说师父的不是。甭管真相是什么,反正李牧都往最好的方面想。

  无法引起同仇敌忾,张不凡无奈的摇了摇头,八卦道:“算了不说这些。听说恒山派这次被魔教祸害的老惨了,是不是真的啊?”

  李牧点了点头,故作慎重的回答道:“确实很惨。若非我们救援的快,搞不好她们就全军覆没了。

  精英弟子只剩下寥寥数人,逃过一劫的内门弟子大都是孩童,二十年内都指望不上。”

  听到这个确切的答案,张不凡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等他反应过来,李牧又说道:“张师兄,劳烦你跑一趟,邀请王不尧、丁不全、周不惊、段不涛……几位师兄过来论道。”

  “好!”

  张不凡习惯性的回答道,随即惊讶问道:“等一等,怎么都是气宗的?”

  李牧微微一笑,直接反问道:“都是华山弟子,我为什么不能邀请他们?”

  往常的时候,李牧顾忌宁清羽的反应,不敢在门中大搞串联。

  现在不一样了,都成了一家人,略微出格一点儿,也不是什么大事。

  其他人就算再怎么不满,也不可能因为自己结交华山弟子,就给扣上一个“结交奸邪”的帽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