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逐道在诸天

第240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

逐道在诸天 新海月1 6592 2021-09-17 08:0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逐道在诸天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踩着夏日的尾巴,踏入太阳炙烤的军营。入耳皆是喋喋不休的抱怨声,足以见大家的抵触情绪之强烈。

  原本李牧准备继续在家咸鱼的,怎奈为了减少大家的抵触情绪,唐国公特意召集军官们过来议事,并且还勒令所有人都必须要参加。

  同僚们的兴致虽然不怎么高,却依旧正常的打着招呼,李牧悬着的心放下了大半,看来做好保密工作还是有价值的。

  要是暴露了和始作俑者之间的关系,莫说是热情的打招呼了,不拳脚相加的都是生死之交。

  大家在帝都的小日子过舒舒服服,这个时候打发他们去外面吃土,搁谁心里都会不舒服。

  尤其是有家眷的,打发他们出京平叛,那就是要人家妻离子散。距离生死大仇,估摸也不远了。

  ……

  “我等勋贵世受皇恩。方今天下大乱,乱党与魔道妖孽四起,正是吾等报效皇国之始。

  尔等乃勋贵之精英,皆是国之栋梁。此诚大周危急存亡之秋,皇上召唤天下贤士欲平定天下,尔等可愿效力?”

  唐国公的话音刚落,下面就爆发出一阵赤诚之声。

  “吾等愿效犬马之劳!”

  可惜这些托儿吼得虽然响亮,但是放在上千人的军官团中,他们的人数实在是太少了。

  甭管他们如何卖力带节奏,大家就是不吱声。大义绑架、精神鼓动,忽悠一下中二少年还行,想要对付这群老油条,还是远远不够。

  看着不为所动的一众手下,杨硕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咬了咬牙,仿佛是在狠下决心。

  “现在开始,凡是主动报名外放者:一律官升两级,优先安置在京师附近任职!若是有想去之地,也会尽力协调。

  本公的信誉怎么样,你们是清楚的。朝廷那边,老夫亲自去说。就算是拼着统帅的位置不要,也会兑现给你们承诺!”

  凭借丰富的人生经验,李牧一眼就看了出来,上面的唐国公是一位老演员了。

  大周官场是什么格局所有人都清楚,但凡是条件好的地方,官员早就塞得满满的。裁撤冗员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还有他们的位置。

  将他们外放的主要原因是为了平叛,次要条件才是皇帝看禁军不顺眼。既然是平叛,又岂有停留在京师周边的?

  恐怕这个就近任职,那也是用千里做单位。以大周帝国的庞大疆域面积来看,三五千里都能够算是附近,偏远地区都是十万里开外。

  至于协调任职地,那纯粹就是一个笑话。若是任由大家自己选择,岂不是全都往自己家族封地附近靠?

  朝廷要是敢答应,估摸要不了多少年,大周帝国就会被诸侯们暗中吞噬一空。

  刨除这些空头支票,在官位上,这波确实给予了照顾。正常的京官外放都是升一级,破格提拔几乎不存在。

  现在主动报名就升两级,朝廷的大方程度,远远出乎了李牧的预料。不过,这也从侧面反应了地方局势的危急。

  或许眼前这位唐国公也出了力,毕竟是强逼着大家去上任,要是不在官职上安抚一下,没准这些人就罢工不干了。

  大周又没有军官培养机制,不用这些勋贵子弟,还能用谁?

  禁军中这些家伙,看似能力平平,实际上在勋贵集团内部已经是能力偏上的了。纯粹的废物,也满足不了入选条件。

  事实证明,还是实际的东西有用。刚才玩儿大义绑架的时候,只有一群托儿在卖力摇旗呐喊;现在许以厚利,蠢蠢欲动的人瞬间就增加了很多。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李牧敢保证:若是朝廷能够继续提高条件,这里面大部分人都会动心。

  富贵险中求,这是恒古不变的道理。老油条们选择躺平,那是因为被生活逼得没有办法。

  虽说大家都是勋贵子弟,可是勋贵家族子弟那么多,内部也充满了竞争。

  偏偏大周官场也黑得不像话,若是钻营能力一般,分到自己头上的政治资源又不足,纯粹靠熬资历晋升希望渺茫。

  原地不动一连十几二十年,看不到上升的希望,自然只能选择咸鱼了。

  当然,若是利益足够大,大家还是可以拼一把的。就算是咸鱼,那也是能够翻身的咸鱼。

  见有人上前报名,一旁的李嵩跃也跃欲试道:“十三弟,我们要不要去报名?”

  显然,连升两级对他也是有诱惑力的。因为修炼者寿元长的缘故,大周帝国的官,更换频率特别的低。

  别看他们三兄弟现在已经是千户,按照正常的提拔节奏,十年之内能升一级就不错了。

  像李牧这种政治眼光敏锐、自身能力和人际关系都不错的,只要家族稍微使点儿力,不愁捞不到好位置。

  搁李嵩这种眼力劲儿不行的,那就没办法了。十分的政治资源投入,最多能够收获五分的回报。

  在家中的时候还不觉得,但是到了军营之中,李嵩明显能够感受到这种差距。

  别的不说,光看这从一路走来同三兄弟打招呼人的态度,就知道他们各自在军营中混得怎么样。

  豪门是最现实的,有限的政治资源,最后肯定要向回报率最高的子弟身上倾斜。

  到了官场上,决定政治资源分配的已经不再是侯府夫人,而是定远侯本人和一众族老。

  不光是亲兄弟之间要竞争,还要和堂兄弟们竞争。他们三兄弟只是暂时领先一步,这个差距并非无法弥补。

  三人相互扶持抱团,除了关系好之外,也是为了保持这种优势。

  毕竟,大家族培养后辈不光看能力,同时还要看个人品行操守、为人处事能力。

  若是连亲兄弟的关系都处理不好,最基本的兄友弟恭都做不到,如何能够指望这样的人回报家族?

  看了一眼四周的情况,李牧缓缓说道:“先等一等,现在时间还早,不用急着表态。

  我们了解的情报太少,先观望一下局势。朝廷突然给出如此许诺,必定有大事发生。

  不妨先各自去打探一下,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再做决定也不迟。”

  说话间,李牧已经开始挪动脚步,向自己加入的小圈子迈了过去。

  ……

  客套的寒暄了几句,李牧忍不住试探道:“诸位兄长,贤弟最近在家中养伤,未曾留心朝堂之事。

  朝廷这么急着要调我等全部出京平叛,甚至不惜打破惯例破格提拔,不知发生了什么变故?”

  越是固化的社会,惯例就越难被打破。破格提拔一个人都会引起文武百官的反弹,更不用说同时调任上千人。

  要是不能获得朝中百官的支持,哪怕皇帝下了圣旨,也能够被堵回去。

  按理来说,这种事情一旦拿到朝堂讨论,立即就会闹得沸沸扬扬,定远侯府没有道理收不到消息。

  由不得李牧不多想。对任何一家豪门来说,在朝堂失去了耳目,都意味着灾难的开始。

  一旁的络腮胡子大汉没好气的说道:“能有什么变故,还不是改革派和保守派争锋,我等被殃及了池鱼。

  只是这唐公也真够硬气的,为了诱使我们出京,居然敢开出如此条件,搞得我都有些动心了。”

  话刚说完,一旁书生模样的青年校尉毫不客气的讥讽道:“大胡子省省吧,唐公的许诺虽然诱人,那也得有命享用才行!”

  “周兄,此话怎讲?”

  李牧配合的问道。

  没有卖关子,周校尉冷笑着说道:“别看唐公刚才好像是豁出去了,实际上都是做给我们看的。

  在昨天之前,谁要是敢打破惯例许诺:破格提拔,百官的唾沫星子就能够将人淹死,但是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娄山郡在昨天晚上失守了,数十万朝廷精锐全军覆没,还有两名金丹供奉陨命!

  这是近千年来,朝廷损失最大的一次。从今往后叛军就不再是只会小打小闹的乌合之众,而是拥有攻伐州郡,灭杀金丹宗师的一方大势力。

  昨天夜里,皇上连夜召集朝中三品以上大员入宫议事,就是商议娄山郡失守的善后事宜。估摸着接下来,元神武者都会出动。

  娄山郡的事,有一次就足够了,朝廷绝对不能容许发生第二次。

  观一地而知全局,朝中百官虽然迂腐,却不傻。地方局势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破格提拔自然算不得什么了。”

  听了周校尉的话,李牧先是一惊,紧接着又松了一口气。不是有人针对自家就好,他可真怕被主角给祭献了。

  叛军势力壮大,几乎是必然的。反周运动进行了数千年,叛军积攒出了这份家底并不奇怪。

  可惜这些家伙,还是太急了一点儿。出头的橼子先烂,作为风头最盛的反周力量,必将迎接大周帝国的雷霆一击。

  看了一眼众人的反应,李牧故作惊慌道:“糟糕,叛军的目标是东南大运河!或许他们已经开始动手,接下来朝廷的麻烦大了。”

  似乎很满意李牧的反应,一旁的周校尉点了点头说道:“还是李贤弟有见识,一眼就看出了叛军的真实目的!

  娄山郡地处九州之要冲,乃东南大运河交汇之地。若是叛军破坏了大运河,东南各州的水上交通线直接会陷入崩溃。

  不仅东南各州的经济会发生动荡,本该秋收后入京的数千万石漕粮,也会因此而搁置。

  没有这批粮食,北疆的平叛行动,将变得越发艰难,甚至是被迫中止。

  各地的叛军互相串联,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恐怕接下来,他们还会继续搞出大行动!”

  虽说这是高武世界,高手拥有开山、裂河之能,搞大运河似乎并不困难。

  但破坏总比建设容易,要是叛军破坏百八十米的运河,可能派几名高手过去,要不了多久就给疏通了。

  可人家破坏的不是百八十米,而是动则数百里、甚至是上千里的河段。就算是拿元神武者当工具人,一时半会儿也搞不定。

  事实上,这样的高阶武者也不可能去干这种没皮面的事。人家的身份段位也不比周天子差多少,大周帝国也出不起那份价码。

  大运河能够贯穿东南十余州,主要还是靠普通劳工肩挑背扛。大人物们即便是有能力,也不会去当苦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