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逐道在诸天

第128章 活成最讨厌的人

逐道在诸天 新海月1 6523 2021-08-01 18:3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逐道在诸天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谈成了一笔买卖,算是小赚了一笔,李牧心中却是五味俱全。

  作为天下之主的朝廷,居然为了大军的后勤和武林门派合作,说出去恐怕没有人会信。

  这还不是王朝末年,以康乾盛世的标准来算,现在还是妥妥的太平盛世。

  可是因为朝堂内斗,空有一身国力却发挥不出来。为了尽快镇压叛乱,主帅和监军不得不选择妥协。

  毕竟,华山派只是一个普通江湖门派,还是一个没有进行大规模土地兼并的乖孩子,所求的无非是一些朝廷从来都收不到税的商业利益。

  而朝堂中那帮家伙,却有可能要了他们的命。故意拖延平叛时间,让叛军继续做大,固然可以逼皇帝砍下刘瑾的脑袋,给天下人一个交代。

  可是作为平叛大军的负责人,背负了镇压叛军不利的罪名,又岂是能够轻易脱身的?

  最大的可能,还是和刘瑾一道上路,作为这波朝堂斗争的牺牲品。

  为了自己的小命,为了自己的仕途,两人选择同华山派做交易也就不奇怪了。

  想到这里,李牧就为紫禁城那位熊孩子默哀。看似轻描淡写的妥协,背后的代价却是朝廷在江湖中的影响力下降。

  好不容易才借魔教的手,搞得武林鸡犬不宁,顺势敲打了武林各派,这一波又回到了原点。

  坦率的来说,朱厚照推出刘瑾的改革,在一定程度上也是成功的。

  主要是景泰帝的锅,即位后见边地军屯荒芜,想当然的下诏“近边官豪势要一应人等有力之家尽力开种”。

  诏书下达之日举国欢庆,皇亲国戚、封建官僚、僧庙道观、地痞流氓全都跑去圈占军屯、皇庄,大家都夸朱祁钰是个盛世明君。

  作为明君的代价,就是土地大兼并的时代的开启。

  政策的限制打开了,不大干一场岂不是辜负了皇帝的美意。所以无主的土地大家要抢,有主的土地大家还是要抢。

  到了正德年间,更是发展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举世闻名的大清官梁储,其儿子在一次土地兼并中和人发生冲突,为了灭口直接调动军队屠杀包括雇户在内的两百余人。

  涉及到了吏部尚书,谁也不敢管。何况内似的事情,在大明王朝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升斗小民不值钱。

  后来因为朝堂争斗,才被政敌捅到皇帝跟前,正德给出判决,发配边卫五年。

  就这么轻描淡写的处罚都没有轮到实处,名为发配流放,实际上却是到边地做官去了。

  为此皇帝还落得一个苛责臣下的名头。这下子朱厚照就没法忍了,经过刘瑾的一番鼓动,拉开了声势浩大的“刘瑾新政”。

  具体措施,李牧没有仔细研究。反正核心就是打击土地兼并,主要措施是整顿军屯,清查隐匿田亩。

  看看朝廷的财政收入状况就知道,还是有效果的,土地兼并暂时被遏制住了。

  可惜这家伙立身不正,贪污受贿且不说,还各种奇葩操作不断,很多明明是好政策,最后却被玩成了祸国殃民之策。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大明王朝改革唯一有实质性的尝试,马上就要失败了。

  没办法,改革派的组成太烂,反对派的实力太过强大,步子迈得又太大。

  土地兼并问题尚未完全解决,前些日子又下达了清查商税的召令,再次为自己增加了一波敌人。

  这方面李牧可是有发言权的。以大明朝的商业发展情况来看,哪怕是按照三十税一的超低税率,那也是岁入千万两白银起步。

  可惜大家就是不愿意给朝廷缴纳商业税。整个大明王朝除盐铁专营的收入外,其它各种商业税加起来也,也就两万多两。

  谁敢提商税,大臣们马上就用与民争利管上,再附带厚厚的一叠替商贾哭穷、卖惨的奏折。

  反倒是武林门派收保护费比较容易。以华山派为例,主要财政收入就那么四大块:商人的保护费、门中产业收入、世家大族奉上的年礼、势力范围内中小武林帮派的供奉。

  最大的一笔收入就是商人的保护费,占据了门派收入的五分之三,某种意义上说也可以算作是商税。

  根据行业的利润不同,收费标准从几个点到十几个点不等。当然,这也是看人下菜,关系好的、背景深厚的通常都有折扣。

  有没有人偷税漏税,李牧不清楚,反正华山派现在占据的关中、洛阳、半个山西,以及势力范围辐射的大西北,加起来每年能够贡献百来万两的收入。

  这还是因为西北地区时常遭遇天灾,局势有些不稳,影响了商业贸易发展,否则这笔收入还能再上浮个两三层。

  莫说是普通商人,就连朝中大员、王公贵族门下的产业,到了地头上还是一样要缴。

  头铁不是没有,只不过李牧很少听说。或许是因为先辈们做得太好了,让大家养成了按时缴纳保护费的好习惯。

  当然,钱也不是白收的。混江湖最重要的就是讲义气,拿人钱财就要与人消灾。

  在自家的地头上货物出了问题,或者是遭遇地痞流氓骚扰,都可以来寻华山派帮忙。

  若是不小心得罪人,比如说惹上衙门里那帮瘟神,也可以请华山派出面说和,当然这笔业务得重新算钱。

  只要砸得起钱,就算是得罪了知府、巡抚,生意还是可以照样做,不用担心被人家打击报复。

  在关中地区,论起对衙门那帮胥吏的震慑力,华山派的名头比任何朝中大员都好用。

  资本的贪婪永无止境,面对一群杀人如麻的武夫,大家也不得不选择从心。

  毕竟,不按时缴纳保护费,搞不好哪天就会惹来灭门之祸,最后被连血带骨头被人给一起吞了。

  可是朝廷想要收取商税,那就不行了。既然能够讲道理,大家干嘛还要怕呢!

  三十税一也是钱,万一让朝廷收上了瘾,后面继续加征怎么办?

  或许不用等后来,以官僚们的节操,层层加码之后,到了具体执行的时候,不把税收翻几倍那才有问题。

  本来商贾就和官僚集团有不清不楚的联系,对自家人的节操,大家实在是太了解了。

  为了兜里的银子,大家果断的选择出动出击,抢先用缴税的银子喂饱了朝中大员,免得让自己沦为菜板上的肉。

  发展到了现在,已经不仅仅只是单纯的贿赂了。

  聪明的商人早早就改变了策略,以书院为纽带不断资助寒门士子,增加自己在朝堂的实力。

  在这种背景下,商税就更加收不起来了。

  要不然仅凭商业税收一项,大明朝廷的财政收入最少能够增加二分一,要是吏治清明翻倍也不是没有可能。

  不是商业税收入高,主要是大明王朝财政收入低,并且还是以实物税为主。

  包括米麦、丝、棉、布、盐、铜、朱砂、铅……乱七八糟收了一堆,别的不说光运输储存就是一个大问题,折价、火耗都高得可怕。

  反倒是现银,只有区区三四百万两,以朝廷官僚们的节操,这些收入全部折算下来,估摸着也就两三千万两之间。

  朝堂的事情,不需要李牧操心。可是善后的问题,他这个华山派掌门却不得不提前考虑。

  按照最近几年的天灾爆发幅度,明显有了王朝末年的待遇,并且还有越发频繁的迹象。

  只是小皇帝手腕还行,多次下诏减免赋税,任用的大臣多少有几分能力,知道组织救灾,才没有酿成大祸。

  若是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地处西北的华山派,那就是坐在火药桶上的巨人。

  李牧真心羡慕,那些能够在天灾不断的时代开发西北的穿越者前辈们。怎奈自己能力有限,根本就学不来。

  且不说交通问题怎么解决,关键老天爷不给面子,搞得大西北民生凋零。

  到了现在,哪怕是西北的世家大族都开始勒紧裤腰带过日子。每一次大灾之后,民间购买力都会急剧萎缩。

  丝绸之路又给中断了,李牧完全看不到开发西北的希望。若是像历史上那样,一连干旱数年之久,恐怕又要上演易子而食人间的悲剧。

  向南发展同样是困难重重,努力了这么多年,也仅仅只是把触手伸入到了江南。

  动作都不敢大了一点儿,生恐引起了少林、武当的警惕,被人下了黑手。

  海外贸易就更不用想了。那都是东南大族和朝中权贵们的自留地,皇帝想要进去分一杯羹,都被给揍了回来。

  据李牧所知,少林武当两家武林泰斗,都不只一次进行过尝试。

  可惜武林高手只是陆地上的王者,海上已经是巨舰大炮的时代。

  在陆地上还可以躲,以武林高手的速度,几乎不可能被火炮锁定,到了海上那就与船共命运。

  万一运气不好,在几公里之外,都有可能被送去见阎王。武林高手培养不易,哪怕这个命中率只有千分之一,那也损失不起。

  最悲剧的是被人弄了,还不知道是谁干的,连报复的目标都找不到。

  何况这年头出海跑远洋贸易,也就高丽、日本、交趾几个地方,更远的南洋已经没有华商的份儿了。

  专业的走私队伍都干不过,一帮旱鸭子杀进去,这个学费华山派可交不起。

  或许不等出海,就已经全军覆没了。前些年南少林的悲剧,李牧可没有忘记。

  名门正派,下起黑手来丝毫不比魔教弱。各大门派除了参加必要的武林活动外,平时可没人敢带着门中主力到竞争对手的地盘上晃悠。

  暗地里畜养打手,又不是嵩山派的专利,各大门派都有一帮专门干见不得光事情的人。

  这些人平时都打着魔教的旗号活动,只有到了需要的时候才会启用。若不然保护费如何收得上来?

  权衡了一遍利弊,看了看大明两京十三省的地图,李牧最后还是将目光落在了天府之国上。

  现实是残酷的,个人无法违逆天地大势,为了门派的长远发展,西进巴蜀是华山派最好的选择,也是唯一有希望成功的路。

  看着地图上标注的巴蜀各派,李牧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没有想到自己最终还是活成了最讨厌的人,不得不成为武林的幕后黑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