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逐道在诸天

第163章 报复

逐道在诸天 新海月1 6811 2021-08-10 21:07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逐道在诸天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被锦衣卫找到送回皇宫时,朱厚照已经奄奄一息。青一块、紫一块的憔悴面容,一看就知道这是中毒的征兆。

  张太后近乎咆哮的怒吼道:“御医呢?为什么御医还没来?”

  儿子遇刺躺在床上快半个时辰了,还没有看到御医的影子,这样的效率足以令太医院掌院使人头落地。

  一名老太监颤颤巍巍的回答道:“禀太后,刚刚传来消息,值守的几名太医突然暴毙。

  太医院被人动了手脚,怕是指望不上了,谷公公、张公公已经带人去民间请名医……”

  不等老太监说完,张太后就当场晕了过去。

  无论是有组织的百人刺客团,还是太医院被人动手脚,都证明了幕后黑手的实力强大。

  危机时刻,忠于皇帝太监,宁愿去民间寻医,也不敢指望太医院,这背后的信息量太大,完全超出了张太后的接受能力。

  在她的印象里,皇帝虽然有些爱胡闹,可大明整体上还是国泰民安。

  在太后晕倒时,百官们也冲到了皇宫,趁无人主持大局的时机,内阁顺势接管了皇宫,开始发号施令。

  ……

  尽管朝廷已经尽可能封锁消息,大明开国以来最劲爆的刺君案,还是随着残存的武林人士之口哄传天下。

  华山之巅

  听到皇帝在京城被人追杀的消息,李牧整个人都傻眼了。

  早知道世家大族牛逼,可现在已经不是魏晋时期了,如此胆大包天的追杀皇帝,简直就是骇人听闻。

  除非是要改朝换代,否则干出了这种事,下一任皇帝但凡是有点儿能耐,都会对他们进行报复。

  世家大族有改朝换代的能力,李牧毫不怀疑。可是在各大世家鼎足而立的背景之下,谁出来做皇帝呢?

  大家都不是傻子,选个业务能力成熟的皇帝上去,那就是在撅自己的根基。

  皇帝一旦知道了他们的玩法,很多事情就没有办法操作了。门阀制度崩溃后,世家大族凭什么能够长期保持在朝堂的影响力?

  真以为他们子孙后代,代代都是学霸,能够在科举浪潮中脱颖而出?

  若是没有设置好的后门,要不了几十年,世家大族同样会泯然众人。

  既然不准备改朝换代,大家玩得这么激烈,那就只能是朱厚照刨了他们的根基。

  身在江湖,朝堂中具体发生了什么,李牧不得而知。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一波朱厚照和世家大族谁都没有讨到好。

  刺杀皇帝这么大的事情,不付出代价怎么可能呢?

  不仅皇室、勋贵们不会答应,天下人也不会答应,包括他李大宗师在内。

  ……

  听完王不尧的话,李牧追问道:“你说内阁接管了皇宫,朱厚照的亲信们都是死人么?”

  王不尧解释道:“听说太医院也遭到了袭击,谷大用、张永几人忙着替皇帝寻医问药,他们请出了张太后主持大局。

  没有想到张太后突然晕倒,让内阁趁虚而入。或许是不满他们带着朱厚照出去遇刺,醒来之后张太后并没有拿回主导权,而是坐视文官们对他们进行清算。”

  李牧无话可说了。虽然还没有传出皇帝生死的消息,但他可以肯定朱厚照这次是死定了。

  就朱厚照一贯熊孩子的作风,文官集团能够喜欢他才怪,要是不趁机弄死他,换上一个听话的皇帝,那就不是大明官僚的作风。

  或许都不需要他们亲自出手,仅仅只是拖延一下治疗时间,或者是放任世家大族的人继续下手,就可以轻松达到目的。

  沉思了片刻功夫后,李牧缓缓说道:“放出消息,世家大族勾结内阁,密谋弑君。具体的内容,你们随便去编。

  总之,这个消息必须要尽快传遍天下。把所有的世家大族、京中大员都编排进去,搞一个污臣录出来。

  另外吩咐下去,勒令各派追查对我五岳镖局下手之人。无论牵扯到了任何势力,一律杀无赦!”

  事实再明显不过了,能够在京中搞出这么大动静,没有人配合是不可能的。

  光世家大族在京中的力量,固然能够将刺客送进去,可是皇帝出行必然严加戒备。

  想要同时调开厂卫、顺天府的兵丁,还不留下蛛丝马迹,那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反正不可能是朱厚照自己调开的,宦官集团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背叛皇帝,勋贵集团同样没有参与弑君的动机。剩下的就只有文官集团了。

  普通大员还搞不定,他们最多影响顺天府,想要将厂卫调开,唯有内阁大员亲自参与。

  大明王朝内阁的权力可是非常大的,不光可以封驳圣旨,还可以替皇帝拟旨。

  将京中维护治安的力量抽调一空,除了伪造圣旨之外,李牧想不到别的解释了。

  总不能说世家大族同时渗透了厂卫、顺天府、京营、五城兵马司,并且还在其中掌握大权吧?

  要是那么牛逼,干脆软禁皇帝算了。何必搞得这么声势浩大,将自己置于险地呢?

  作为一名正义之士,对这些阴险小人,李牧从来都是鄙视万分。

  既然这些家伙都是沽名钓誉之辈,那就帮他们扬扬名好了。顶着弑君的罪名,总不是那么好洗白吧?

  ……

  采取行动的不光是五岳剑派,刺君案虽然大,同大部分江湖势力却也无关紧要。可是在刺君案发的过程中,却波及到了各方势力。

  小弟凭白无故的遭遇无妄之灾,当老大的要是不出头,还怎么在江湖中混?

  这么大的动静,华山派可以追查到世家大族身上,其它势力同样也不例外。

  江湖中人办事,可不需要那么多证据,只要大家认定了仇人,那就可以进行报复。

  世家大族的实力不弱,明着打上门去容易两败俱伤,暗地里下手就不一样了。

  仿佛一夜之间,天下的治安犯罪就多了起来。尤其是排行榜上的富豪们,本就被“劫富济贫”的侠盗重点关注,现在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

  ……

  苏州

  自从多了“袁半城”的称号之后,袁家就不再太平。

  幸好他们是贩盐的,既卖官盐、也卖私盐,手中养着几千盐丁打手,加上族中培养的高手,倒也招架得住。

  相比其他几家,被逼得召集乡勇以自保,袁家的境遇要好太多了。

  只不过此时,袁老太爷的心不平静了。自从参与了弑君案,他就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只不过在苏州地界,能够威胁到袁家的力量真不存在。凭借袁家在地方上的影响力,武装数万大军完全不在话下,就连兵甲都是现成的。

  在苏州官府都要看袁家的眼色,别的不说光每年的税收,都唯有袁家能够帮忙代收。

  作为天下第一府,苏州之地对大明财政的贡献直接超过山西、陕西两省的总和,占据明王朝财政收入的十分之一。

  这些都是袁家屹立不倒的倚仗。哪怕是富豪榜曝光,袁老太爷都没有怕过。

  可是刺君案不一样,牵扯到了这种风波中,无论袁家有多少底牌,一旦暴露出去都会迎来灭顶之灾。

  四起的流言蜚语,令袁老太爷心虚了。内心深处不免有一丝后悔,不过很快就消失了。

  都是被朱厚照给逼的,要不是熊孩子皇帝在朝堂之上堂而皇之的表示,对袁家的产业有兴趣,他们也不会参与弑君。

  看着跪在地上的两人,跺了一下手中的拐杖,袁老太爷厉声问道:“前往山东、河南的盐都丢了,居然一点儿蛛丝马迹都没有查出来,你们两个是干什么吃的?”

  丢了几千石食盐事小,袁家富甲天下,不是区区几千石食盐能够撼动的。

  可问题是这种事情,性质非常恶劣。要是不尽快将动他们盐的人揪出来,让胆大包天的江湖中人看了,后面岂不是要人人效仿?

  紫衣中年男子急忙回复道:“禀太爷,不是我等没有追查,实在是贼人的手法太过狠辣。

  我们在山东随行护送的八百盐丁,仅有两人外出的幸免于难,其余人全部被屠戮一空。

  事发之后,我立即动用了绿林道上的力量进行追查。可惜绿林道上的朋友刚参与进来,就遭到了泰山派的围剿。

  震慑于五岳剑派的威名,江湖中人都不肯参与,贼人的线索就此断了。”

  “哼!”

  冷喝一声,再次跺了一下拐杖,袁老太爷向另外一人问道:“你呢?莫非也是五岳剑派出手阻挠?”

  青衣男子连连摇头:“太爷,我们虽然没有遇到五岳剑派阻拦调查,但是河南的情况更加诡异。

  盐丁在进入河南不久,就集体腹泻不止。还没有来得及医治,就遭到了云台十二寨的洗劫。

  不光是盐丢了,就连我们在河南的几个绸缎庄,也被贼人洗劫一空。

  在追查途中,我们发现了少林和尚的踪迹。只是我袁家和少林寺向来交好,他们也是富甲一方,根本就没有动我们这些财货的必要。

  发现有人故布置疑阵,想要挑拨我们同少林寺的关系之后,我还派人拜访了方正大师,请他们出手相助,暂时还没有结果。”

  听到这个结果,袁老太爷稍稍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又头疼了起来。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泰山派已经参与到了针对袁家的行动中。若是泰山派一家所为还好,要是整个五岳剑派的意思,那就麻烦大了。

  “暂时不要派人亲自向两地运盐,免得白白损失人手。向五岳镖局下单,看他们是否接镖。

  只要他们肯接镖,价格随他们开。就当是花钱买平安,我们现在经不起折腾了。”

  说话间,袁老太爷的心就在滴血。相比丢失的食盐,盐丁的损失才更令人心疼。

  大明虽然不缺人,可是武侠世界的盐丁,却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充当的。

  这种刀口添血的活计,普通的壮汉根本就无法胜任。官盐还好,贩卖私盐必须要保密,盐丁的忠心必须要保证。

  为了保密起见,袁家的盐丁大都是从自家雇户中招揽的壮汉,自己进行培养的。

  虽然只是几手庄家把式,但练武就是练武,起码肉食必须管够,耗费自然不低。

  现在一波就赔出去了上千人,见惯了大风大浪的袁老太爷,也不免感到心疼。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