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逐道在诸天

第138章 超乎寻常的战斗力

逐道在诸天 新海月1 9715 2021-08-01 18:3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逐道在诸天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成功的带偏了众人的视线。

  当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在比斗之上时,赌注什么的就被大家给忽略了,或者说被大家刻意给忽略了。

  无论是从综合实力来看,还是高手数量来看,眼下正道都处于绝对的下风。

  参加比斗获胜的战利品虽然诱人,可是前提条件是能赢才行。

  魔教可不讲究点到即止,上去输了比斗事小,丢了性命那就划不来了。

  大家都不愿意冒险,比斗的重任全部落到了五岳剑派身上,赌注也是五岳剑派出的,那么相应的战利品自然也属于五岳剑派。

  也就是少林、武当不在,否则这样的阳谋绝对不可能通过。按照泰山北斗的正常做法,就算是上去凑数,他们也要掺合一脚。

  ……

  “衡山莫大,请赐教!”

  作为当事人,莫大第一个站了出来。

  只见任我行一个眼神,一名鹰眼男子站了出来,用略显沙哑的声音回复道:“日月神教刘成龙,前来会会你!”

  说话间,两人已经战作一团。一时间场上到处都是刀光剑影,一边是衡山剑法的变幻莫测,另一边是鹰眼男子的刀法凝重。

  让观战者们大呼过瘾,若非场合不对,恐怕很多都要拍手叫好了。

  抓了一下李牧的胳膊,宁中则略显紧张的问道:“师兄,这场比斗莫大师兄能赢么?”

  看了一眼场上,李牧微微一笑道:“衡山剑法还是有独到之处的,莫师弟的百变千幻衡山云雾十三式也到了炉火垂青的地步。

  可惜还是差了一点,对手的刀法时快时慢,看似不成章法,实则暗藏八卦生克变化。

  加上双方还有小境界的差距,如果没有奇迹发生,这一战莫师弟没有任何胜算。”

  就在李牧进行点评的时候,场上已经是险象环生,莫大掌门已然处于了下风。

  现在的莫大,还不是原著中的那位潇湘夜雨,武功并没有大成。尚且做不到“琴中藏剑,剑发琴音”。

  一个狼狈的驴打滚,侥幸躲过了致命的一刀,见莫大还在咬牙死撑,良心发现的李牧开口道:“莫师弟,先退下吧!”

  反正是车轮战,输了一场也不要紧。要是搞没了一个衡山掌门,那就真的悲剧了。

  除了莫大还能够勉强入眼外,衡山派剩下的那帮货色,李牧是真心看不上眼。

  要么品行不端,要么立身不正。若是让他们执掌衡山派,五岳剑派都要跟着蒙羞。

  有了一个台阶,莫大顺势的选择了认输。满脸羞愧的回到了五岳阵营,沉声说道:“盟主,莫大给五岳剑派丢脸了!”

  没有理会莫大的糟糕心情,李牧面不改色的说道:“莫师弟,稍事休息。左师弟,劳烦你上去打发了这位。”

  输了一场没关系,要是连续输那就丢脸了。这次赌斗不光是为了战利品,同时也是五岳剑派向江湖立威的一次机会。

  踩着魔教的肩膀上位,这是武林中最经济、最不得罪人的成名方式。

  机会李牧已经给了,能不能把握住,那就是四派自己的事情。

  想要在江湖中扬名立万,最终还是要靠实力。眼下定闲、莫大都出了局,就看左冷禅和天门道人能否把握住机遇了。

  ……

  “嵩山左冷禅,前来领教阁下高招!”

  不待刘成龙回话,两人就战作了一团。最有意思的是两人近乎在同一时间,向对方发起抢攻。

  “心有灵犀”、“臭味相同”、“杀伐果决”……

  李牧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不过对左冷禅他还是蛮欣赏的。观其前半生所为,绝对是一家大势力的合格掌权者。

  后面那是遇到了不讲理的主角光环,身败名裂是必然的,正常人都扛不住那玩意儿。

  比斗才刚刚开始,场上就已经是剑气纵横、刀影闪烁,寒光震八方。

  嵩山剑气象森严,便似千军万马奔驰而来,长枪大戟,黄沙千里;对方的刀法轻灵机巧,恰如春日双燕飞舞柳间,高低左右,回转如意。

  招式风格突然发生了变化,攻击力也是大幅度增强,显然刚才和莫大交手时刘成龙尚未出全力,遇到了更强的左冷禅才火力全开。

  “回风拂柳刀!”

  懂行的已经叫出声来,显然这门武功非同一般。开动了小脑瓜子,李牧回想起了门中的记载。

  这门刀法最初是峨眉派的一门女子剑法,走得是:剑招力走阴柔,以巧劲伤敌。

  只是百年前,峨眉发生变故,一名男弟子叛出峨眉之后,将回风拂柳剑改为了回风拂柳刀。

  原本灵巧保留了下来,只是单纯的阴柔之势,变成了阴阳交替。时而阴柔、时而大气磅礴,战斗起来常常令人防不胜防。

  可惜刘成龙不走运,遇上了左冷禅。嵩山剑法讲究的是堂堂正正、以势压人,不管他的刀法如何多变,左冷禅都一往无前的以大势压人。

  眼见失败在即,不甘心失败的刘成龙,腰间的布袋突然朝左冷禅飞一扬,无数的“毒蝎子”被抛了出去。

  吓得左冷禅急忙抽剑阻拦,身体也是连连后退,可惜刘成龙却没有给他机会,手中不知名的暗器也紧接着飞了出去。

  “卑鄙小人!”

  “无耻之徒!”

  ……

  见到这一幕,正道一方的骂声四起。比斗就比斗,玩儿这些阴谋诡计,向来都是最令武林中人不耻。

  原本还看着热闹,欣赏打戏的李牧也坐不住了。只见他一挥衣袖,地上夹杂着尘土的落叶已经飞了出去,拦下满天的飞蝎和暗器。

  见李牧出了手,任我行也没有闲着,当即运转吸星大法阻拦。

  两个大佬一动手,场上的刘成龙和左冷禅就悲剧了。在猝不及防之下,两人都被余波给波及到了,受了不轻的伤。

  在短暂的交锋之后,任我行先声夺人道:“李盟主,这是何意?公然插手比斗,莫非是你五岳剑派输不起,想要耍无奈!”

  翻了翻白眼,李牧没好气的回应道:“任教主,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插手比斗了?李牧刚才出手只是为了清除一些毒虫,免得伤及无辜。

  倒是你任教主一出手,就击伤场上的两位。若非李某拦下的及时,恐怕他们两人都成了你吸星大法的养料。”

  控制力不足,也是吸星大法的一大弊端。任我行的内力虽然高深,可大都是从外界吸来的,论起对内力的控制力,恐怕在场的大多数人都比他强。

  刚才的一幕就是最好的例子,李牧可以精确的拦截毒蝎和暗器,任我行出手干涉就殃及到了池鱼。

  自家功法的弊端,任我行自然不能说出来。落在众人眼中,就变成了任我行要顺势击杀两人,被李牧给拦下了。

  捅破了窗户纸,就连魔教内部很多人看任我行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尤其是作为当事人的刘成龙,他实在是想不到自己教主为何要对自己出手。

  觉察到了这一幕,任我行暗自叫苦。

  日月神教鱼龙混杂,教内高手都是他四处挖来的,向心力本就不足。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接下来的麻烦就更大了。

  “李盟主,真是好算计。时刻都不忘挑拨离间,若非阁下捣乱任某岂会出手,又怎么会有现在的误伤?

  罢了,这一场比斗就算是和了。接下来比斗继续,但愿李盟主能够遵守规则。”

  没有当场翻脸,李牧微微一愣。随即就反应了过来,或许任我行已经发现了吸星大法的后遗症。

  仅仅只是单人比斗还好,要是爆发了大混战,再狂吸一波内力,搞不好他就要被不听使唤的内力给撑爆炸了。

  此时魔教阵营中一英俊少年走了出来,冲着正道一方喊到:“在下东方胜,哪位英雄上来赐教!”

  “东方胜”是不是未来的“东方不败”,这个问题没有人能够回答李牧。

  不过年纪轻轻就有这份修为,并且在魔教中的地位还不低,确实符合东方不败的成长轨迹。

  虽然是魔教,可是教主之位也不是随便就能够夺下的。谁强谁上位的前提条件,那也是在教内有足够的根基。

  要是随便一个高手就能上位,哪里还需要正邪大战,直接派一个高手过去夺位就完事了。

  望着天门道人上场,李牧只感觉“风萧萧易水寒”。

  事实证明,他的感觉一点儿也没错。比斗刚刚开始,天门道人就被压着打,几无还手之力。

  仅仅坚持不到三十招,就重伤败下阵来。战斗结束得实在是太快,搞得李牧连开口唤他下来的机会都没有。

  面对魔教众人的哄堂大笑,正道一方显得格外安静,一个个垂头丧气,仿佛是霜打了的茄子。

  两败一和,实在是让人提不起信心。包括最先提出比斗丐帮长老,此刻也是神色凝重。

  魔教这么强横,若是比斗战败,衡山派跟着五岳剑派跑路了,他们丐帮的日子也甭想好过。

  没有北方各派的支持,接下来的战斗就要靠南方武林自己扛着。估摸着到时候,武当派生吞了他的心都会有。

  现在后悔已经晚了,前面光顾着给衡山派拆台,忽略了日月神教的实力。

  现在只能希望华山派能打一点儿,不求大获全胜,起码也要一个不胜不败。

  其他武林中人也差不多。若是输了比斗,按照约定灰溜溜的退出东南六省,大家也不用在江湖中混了。

  ……

  “华山姚不周,请赐教!”

  和之前的比斗不一样,现在两人都比斗就一个字——快。

  华山派剑法本来就以灵巧、多变著称,讲究的就是出奇制胜,可是遇上了东方胜姚不周居然跟不上。

  幸好姚不周也不是白给的,作为昔日华山派的大弟子,受门中重点培养十几年武功自然不会差。

  攻击速度虽然跟不上,可是防守还是问题不大。现在的东方不败还没有绣花,速度虽然快了一丢丢,武功却没有那么变态。

  不到一柱香时间,双方就交手了千余招,仍然没有分出胜负的迹象。

  原本士气低落的正道众人,现在又重新燃起了希望,期待着奇迹发生。

  看着任我行的眉头微变,李牧读出了浓浓的忌惮之意。想必这个时候,他应该非常矛盾。

  一方面希望自己的手下能干一点儿,以便在接下来同正道博弈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另一方面又担心自己的手下太能干,威胁到自家的地位。

  某种意义上说,历代魔教教主对内的“忌惮”,才是正道能够长期压制魔教原因。

  眼下来说,这无疑是一件好事。被自己的老大忌惮,藏拙就是必然的,那么这场比斗就没有悬念了。

  就在李牧做出判断之时,场上的战斗已然落下了帷幕。最终结果却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两败俱伤。

  “哈哈哈……”

  任我行得意洋洋的叫嚣道:“李盟主接下来的比斗,还要继续么?”

  魔教还有三人未出,正道一方就剩李牧自己了。围观的群雄,已经纷纷绝望。就连五岳剑派内部,都涌现出了悲观情绪。

  魔教这次是有备而来,光看前面出场的两人,就知道后面的三人绝不可能是弱者。

  向前走了两步,李牧轻描淡写的说道:“比,当然要比!你们不是还剩下三人,干脆就一起来吧!

  除了你任我行之外,还有哪两只烂鱼、死虾,都给请出来吧!”

  傲气的装逼,落在众人眼中那就是底气的存在。原本绝望的正道众人,再次生出了一丝希望。

  仅仅只是一丝,绝大多少人仍然不看好李牧的托大,只是受限于身份地位,不好直接开口劝说。

  “哼!”

  冷喝一声表示不满之后,任我行沉声说道:“既然李盟主有此雅兴,那么任某今天就舍命陪君子。来人啦,请两位供奉长老过来!”

  仿佛是巧合,任我行的话刚说完,场上就多了两个喇嘛打扮的老者。

  “不必了,我们已经来了。”

  有点儿见识的人,已经从衣着打扮上判断了出来,这两人来自密宗。

  密宗的人加入了日月神教,这个消息直接惊呆了无数人,包括一帮日月神教的教众,此刻都是满脸的不解。

  多了两名绝顶高手,李牧仿佛浑然未觉,依旧面不改色的调笑道:

  “原来多了两个喇嘛,我就好奇任教主为什么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在这个时候挑起正邪大战。

  倒是两位,不在庙里吃斋念佛,跑出来参与江湖纷争,又不怕佛祖怪罪?”

  两人齐齐道了一声“无量寿佛”,身材略胖的喇嘛开口解释:“参与江湖纷争,非我等之愿。

  只是去岁藏地遭灾,吾等欠下了任教主的人情,现在不得不还!”

  最近几年,天灾之频繁超乎所有人的想象,藏地被波及也是正常的。

  无心理会前因后果,李牧摇了摇头:“罢了,既然两位下定了决心。李某也就不劝,手底下见高下吧!”

  任我行上前拱手道:“抱歉了,李盟主。阁下的武功太高,血刀老祖都没有在你手中撑过十招,任某也只能出此下……”

  “策”字还没说完,三人不约而同的向李牧发出了偷袭,奔涌的气浪逼得观战的众人连连后退。

  只见李牧飞升一跃,双脚立地足有十余丈,轻松的避过了三人的杀招。

  紧接着就是漫天的剑气扑面而来,笼罩住了全场,逼得任我行三人连连躲闪。

  眼前的一幕,直接震撼了所有的观战者。纷纷发出疑问:这还是人么?武功真的能达到这一步?

  尤其是用剑的武林中人,此刻更是惶恐。一个个紧紧握住手中的宝剑,生恐一不留神手中的剑就飞走了。

  声势这么浩大,有误伤是难免的。在李牧的有意控制之下,反应慢了一步的魔教中人已经丧命数十人。

  吓得观战者们连连后退,让出了一个更大的交战圈子,生怕自己步了那帮倒霉蛋的后尘。

  此刻任我行已经欲哭无泪,现在他狠死了搜集情报的家伙,要早知道对手这么厉害,那还比斗个屁。

  吸星大法已经运转到了极致,可是除了多了一堆树叶、泥土、碎石外,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先天!”

  两个喇嘛难以置信的惊呼道。

  经过这么一提醒,任我行也发现了不对劲。绝顶高手哪里有这么变态的?

  三对一打不赢也就罢了,居然连对方的身影都摸不到。这根本就不是同境界武者能够做到的。

  没有任何犹豫,任我行急忙喊道:“我们认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