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逐道在诸天

第291章 成了黑手

逐道在诸天 新海月1 8136 2021-10-17 11:5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逐道在诸天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自大周灭亡之后,第五年秋西南王李牧以越王犯边为由,发起了南越大战。

  百万大军同时从五路向越地发起进攻,铺天盖地的攻势,拉开了诸侯大决战的序幕。

  没有任何意外,除了自顾不暇的岭南王,剩下的郸王、吴王两路好邻居,纷纷陈兵边界扮演着搅屎棍的角色。

  事实上,这还是算好的。因为地理位置偏安一隅的缘故,李牧仅仅只被两路诸侯拖后腿,作为敌人的越王可是同时面临吴、楚、陈、宋、卫、徐、蔡、卫八路诸侯的危险。

  要不是大家的敌人都有一大堆,互相牵制了精力,又不想冒然出兵消耗自身实力,恐怕整个天下都会被带入狼烟之中。

  先发者的优势,此刻已经全部显露。老牌诸侯王在这波乱世之中,渐渐占据了战略主动权,后来者还忙着整顿内政。

  大家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最大的敌人来源于内部世家大族。

  习惯了大周时代的舒适日子,进入乱世的一众世家豪强,根本就没有来得及适应新环境,大都是延用当年的玩法。

  隐匿田地、人口,偷税漏税都是基本操作,以实力证明了什么是“挖角王”。

  别的时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罢了,可现在是乱世。空有一身实力发挥不出来,这是各路诸侯万万不能容忍的。

  迫不得已,大家只能纷纷加入打压世家豪强的行列。怎奈手下人皆出自豪门世家之中,政策根本就推行不下去。

  一步慢,步步慢。越王就是受害者之一,大战才刚刚开启,就感受到了压力。

  明明坐拥五州之地,治下丁口过四亿,仅仅只是调动三百万大军,后勤就出现了问题。

  如果是三百万大军全部集中在一起,受限于交通运输,后勤跟不上也情有可原,问题上这三百万大军分布在了数千里的战线上。

  最令越王忧心的是很多部队都是纸面数字,收编过来尚未来得及整顿的周军,将吃空饷的传统也一并带入过来。

  纸面上的三百万大军,被敌人百万大军压着打,各地镇守都在抱怨兵力不足,不断的向他伸手要援兵。

  能够在乱世之中一跃而起,越王赵炳礼自然不是等闲之辈。大战刚刚爆发,他就意识到了不对劲儿。

  “搞清楚西南王大举入侵的缘故了么?”

  乱世争龙也是有步骤的,好不容易占据边角,坐拥战略优势的西南王,完全没有道理舍弃战略优势。

  在上古时期挂角的越地,现在已经变成了四战之地。周围的邻居一大堆,受到的制衡太多,不利于积攒实力。

  “禀王爷,我们搜集到的情报是:西南王恼怒我们挑起冲突,想要趁机夺取南越之地。”

  一旁负责搜集情报的军务司都统,硬着头皮回答道。这个答案,实在是没有说服力。

  同对方明面上公布的讯息一样,搜集情报等于没有搜集。在战略上完全说不通,根本就不符合逻辑。

  当然,现实远比小说扯蛋,逻辑神马的并不重要。

  如果按照逻辑推理,古宙大帝不应该这么狠辣,只要立下鬼道之时不将自家气运抽取的那么彻底,现在还是大周的天下。

  可是为了大道,古大帝直接放弃了自己的万古帝国,这才有了现在的群雄逐鹿。

  更扯蛋的是:前期占据优势的世家门阀,没有趁机下场争夺优势,而是玩起了扶龙庭。

  虽然主要以扶持自家族人为主,但是和全力加入是两个概念。要不然现在天下最多也就五六路诸侯,哪来的群雄并起。

  可这就是现实。符合逻辑是理性,不符合逻辑是人性。

  归根结底,还是大家只想享受争龙成功带来的红利,又不愿意承担失败所导致的后果。

  穿上鞋,就有了顾虑。为了避免湿鞋,大家就不得不尽力避开一个、又一个水坑。

  赵炳礼非常头疼,他这个越王实际上尚未全据越地。各大古国都曾有过一段辉煌的历史,疆域重叠是很正常之事。

  周边的竞争对手实在是太强,刚刚占据五州之地,就被敌人给赌住了,搞得进退不得。

  不断袭扰西南,其主要目的还是想要夺取一个稳定的大后方,暂时避开群雄逐鹿的锋芒。

  怎奈计划没有变化快,本该赢弱的西南之地,居然冒出一条强龙。

  “哼!”

  冷喝一声表示了不满,赵炳礼强行压制了怒火,并没有借题发挥。

  涉及到了核心战略,谁都会严加保密,查不出来也属正常。

  何况现在的情报系统,还是赵阀支持赞助的,凭借他自身的能力,还没有能力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打造一支情报组织。

  在这方面,各路诸侯都差不多。大周实在是太大了,才进入乱世几年,根本就没有能力构建一支自己的情报组织。

  既然是别人赞助的,自然不能要求太多。在大业进展顺利的时候,这支情报组织是助力;若是大业危在旦夕,这些家伙就是人家拿去邀功的投名状和催命符。

  哪怕赵炳礼是赵阀核心子弟,在这个问题上也是一样。一旦争龙失败,同样不可避免的要被抛弃。

  “王爷息怒!”

  一旁的中年谋臣,开口劝说道。

  “现在的局势,其实也不算太过糟糕。虽然前线遭遇小挫,但总体战线还是稳定的,丢失的无非是几个无关大局的郡县。

  乱世争锋,不拘泥于一城一地的得失。按照我们之前的分析,西南王现在要图谋的是岭南七州。”

  说话间,中年男子拿出了一份大周地图,在地上铺设开来。

  “王爷请看,这里是西南十州,右边是岭南之地。若是让西南王占据岭南,那就在战略上形成了互为倚角,对我们造成两面夹击。

  眼下我们最重要的还是拖住敌人的脚步,为整顿内政争取足够的时间。别看西南王的地盘大,可要是论起底蕴来,却远远不及王爷的五郡。

  尤其是高阶武者数量,前年西南王杀得太狠,除了李家自己的金丹武者外,就再也没有其他人。

  这样的操作,固然让西南王完全掌控了西南十州,可高阶武者不是大白菜,没了就永久没了。

  我们虽然暂时痛苦一点,但只要整顿完了内政,将五州之地拧成一股绳,优势也就回来了。

  现在吃了点儿小亏,我们完全可以找回来。对西南之地感兴趣的除了自顾不暇的岭南王之外,还有吴王和郸王,我们可以邀请他们共同出兵。”

  真相不重要,起码中年男子分析的有理有据。赵炳礼非常清楚,现在不是较真的时候。

  自己境内的世家大族实力更加雄厚,看似在高端力量层次占据优势,可问题是这些家伙不好用。

  想要这帮老不死拼命,根本就不现实。一旦风头不对,最先倒戈的就是这些家伙。

  要不是做不到,他也想要效仿李牧,将不听话的家伙全部咔擦掉。

  真到了乱世争龙的关键时刻,又岂是区区几个金丹武者能够左右的?

  即便是元神强者,到了那个时候都只能起到辅助作用。最终决定胜负的还是——大势。

  从古大帝创下气运驭使之法后,争龙大战就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气运化龙之后,潜龙驭使气运之力就能够横扫大部分元神强者。

  最关键的是就算能赢,也没有几个敢上。不是谁都是古宙那样的狠人,大家都要在人道之中,违逆人道大势扑街只是时间问题。

  莫说是元神武者,就算是金丹武者一个个都躲得远远的,能不出手就尽量不出手,怕的就是遭遇劫数。

  徘徊了片刻功夫之后,赵炳礼点了点头道:“徳丰言之有理,西南王不是我们一家之地。没有道理我们独自应对,让他们在一旁看热闹。

  孤欲邀请吴王、郸王一起出兵讨伐西南,现在需要能言善辩之士出使两地,不知列位臣公谁愿意替孤分忧?”

  ……

  不知道随手一击佯攻,就引起了敌人的强烈不安,想要组织联军前来讨伐的李牧,此刻正忙着善后。

  事实证明,一夜风流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虽然没有留下证据,可极乐魔宗的三位圣女和水月庵的天下行走一起在宁州城失踪,还是引起了轩然大波。

  极乐魔宗也就罢了,终归是见不得光的存在。名头虽然不小,在天下间的影响力却很一般。

  水月庵就不一样了,不等她们做出反应,清灵仙子的一众舔狗们就行动了起来。

  层出不穷的武林人士,向宁州之地蜂拥而至,就差要掘地三尺。一时间江湖仇杀层出不穷,搞得地方衙门那是叫苦不堪。

  看着置身事外,幸灾乐祸唯恐天下不乱的魔女,李牧知道自己被算计了。

  只是这种事情,他实在是难以启齿。归根结底,还是自己没有抵御住诱惑。

  看外面一众舔狗的疯狂就知道,必须要死扛到底。这种事情万万不能承认,哪怕是被人发现了也一样。

  从现在开始,那三圣女、一仙子就是死人了。在统一天下之前,她们都只能在秘境之中度日。

  一度李牧都生出了杀人灭口的心思,只是受不了自家王妃异样的眼神,不想被打上“渣男”、“禽兽”之类的标签。

  遗憾的是这些标签,貌似早就被打上了。至少在自家王妃面前,就是如此。

  解释没有意义,威胁没有作用。自从身份被漂白之后,自家的王妃就越来越有女主人的气势,压根儿就不把他的威胁放在眼里。

  事实上,李牧都有些疑惑现在两人之间的关系。没有感情是不可能的,但要说感情多深也不尽然。

  看了一眼微笑着扶琴的佳人,李牧没好气的说道:“别看笑话了,事情是你惹出来的,赶快想办法善后吧!我知道你有办法解决。”

  不同的世界有不同的游戏规则,在这方世界混迹了二十多年,主要也是在朝堂上,很少涉足江湖之事。

  昔日在笑傲世界,李牧倒是江湖经验丰富。可笑傲世界也没有水月庵、极乐魔宗,这样另类的女子宗门啊!

  对比熟悉的恒山派,现在水月庵怎么也不像是佛门清净之地,更像是一家佛缘培训机构。

  可惜信息传递不变,大家的见识太少,没有看破她们的真面目。一位、又一位的舔狗,前赴后继的往上面扑。

  仿佛是不吃李牧这一套,只见白语嫣翻了翻白眼停下琴音说道:“王爷,说这话不觉得亏心么?

  明明是你贪花好色惹得祸,怎么能够推到奴家身上呢?

  如果让奴家背锅也不是不行,我那四名侍女,往后你就不要碰了。

  要不奴家抹去她们都记忆,再卖入一家妓院之中,找人背黑锅如何?”

  果然女人一旦结了婚,本性就暴露了。隐藏的魔女本性,现在都懒得掩饰,直接赤裸裸展示在李牧面前。

  浓浓的醋意,要是闻不出来,李牧也就白混了。看似将四人送给自己享用,实际上却是在排出竞争对手。

  擅长玩弄人心的魔女,显然明白:对男人来说,得不到的,永远都是最好的。

  没有感情,纯粹的欲望,只要新鲜感一过,也就那么回事。

  事实证明,她赌对了。现在李牧对四人确实没有感情,在最初的刺激感结束之后,也就那么回事。最起码不会因为四人的事,同她翻脸。

  “少给我出馊主意,现在闹得乱子已经够大了。要是再搞事情,刺激外面那群精虫上脑的蠢祸,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别忘了,现在你是孤的王妃,不是极乐魔宗的圣女。这种唯恐天下不乱的思想,那是万万要不得的。”

  李牧警告的说道。

  对眼前佳人的节操,他是完全不抱有希望。要是不提前打消她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没准还真能够干得出来。

  李牧可是见识过白语嫣的疯狂,为了能够将竞争对手踩在脚下,不给对手翻身的机会,这位可是啥都干得出来。

  要不是为了寻求刺激,或许那四个倒霉蛋,现在早就一命呜呼。

  “切!”

  不屑的鄙视了李牧一翻之后,白语嫣柔声细语道:“王爷请放心,奴家是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人都是善忘的,只要制造一个大事件转移大家的注意力就足够了。江湖中人喜欢什么,想必王爷也非常清楚。

  随便捣鼓一份宝藏传承,将他们的视线吸引过去,事情也就解决了。

  没有了清灵仙子,他们还会有白灵仙子、紫灵仙子、红灵仙子……

  你们男人都是一样,通通是喜新厌旧的主。水月庵的替补弟子多得去了,不会让大家等待多久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