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逐道在诸天

第73章 定亲

逐道在诸天 新海月1 4093 2021-07-20 03:46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逐道在诸天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回到华山,李牧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就像是远方的游子归家,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不得不感谢魔教,若非他们发动这次正邪大战,给华山派带来了生存上的压力,山上也不会这么和谐。

  魔教聚集中原战略目标不明,不光少林感受到了压力,华山派同样是压力山大。

  虽然从利益上分析,魔教进攻关中的可能性不大,但是魔教这种常出精神病的地方,谁也不敢保证独孤青云不会突然脑子抽风。

  生死攸关的时刻,剑气两宗的矛盾就不算什么。

  不知道是长辈们加强了对门人弟子的约束,还是紧张的气氛感人众人,反正剑气两宗弟子见面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剑拔弩张。

  “恭喜师父,修为更进一步。”

  一眼望去,李牧就发现了自家师父的变化。

  不光气息变得更强了,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改变,有些偏向仙风道骨的感觉。显然是修为有所突破,才能有这么大的改变。

  面对徒弟的恭维,周清云并没有丝毫得意,反倒是一脸苦涩道:“还是差了一步,明明已经感悟到了,可最后还是突破失败了。”

  听了师父的话,李牧也发现不对。周清云的气息是比之前更强了,但是同他见过的风清扬、宁清羽相比,又相差甚远。

  境界体悟有了,修为突破却失败了。这种情况并不是什么新鲜事,要么是根基不稳,要么是功法和自身不够契合。

  若是根基不稳强行突破,不死也要脱层皮,周清云能够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那就只能是功法问题了。

  功法契合问题是武林中的一大难题,各大门派的主修功法看起来都一般,实际上就是为了追求普适性,在其它方面做出了牺牲。

  可再怎么改变,也本可能适合所有人。身体契合还能够大致判断,但心性这玩意儿谁也说不准。

  七岁看到老,那也只是说说而已,人总是会改变的。

  就比如说华山心法,这部中正平和到了极致的功法那是谁都可以修炼,可修炼到了后期,心性不够高的人全都变成了蜗牛。

  混元功就更不用说了,内外兼修,同时兼顾攻击力、修炼速度的功法又岂能没有限制?

  解决方法非常简单,要么改变自己,让心性同功法契合;要么改变武功秘籍;要么转修新的功法。

  最后还有一种撞大运,那是专属主角的,往深山老林中一钻,辅助突破的天材地宝就有了。

  相对而言,周清云还算是运气好的了。混元功都修炼到了最后两层才出现问题,自身的武学素养、见识都到了一定程度,拥有自救的希望。

  最惨的是前期修一帆风顺,到了中期就出现问题的苦逼孩子。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改变为人处事之道容易,但是要改变一个人的“本性”,几乎是不可能的。

  想要结合自身实际情况修改秘籍,自身的眼界、知识储备都不够;想要转修又必须要同之前的内功兼容,否则就只能废功重修。

  那种见一本修炼一本,除非是命硬的主角,否则几种内力在体内不兼容早就死得渣都不剩。

  略加思索之后,李牧安慰道:“师父,不必太过忧虑,能够走到这一步再怎么也不能放弃。

  我华山武功源自全真,创功的祖师深受道门思想影响,或许可从这方面入手。

  弟子记得混元功总纲上有提到“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

  无论是修改武功秘籍,还是尽可能的契合混元功真意,都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没有办法,以他现在的知识水平,只能给出这样的建议。

  至于帮忙推演功法,很遗憾金手指不是万能的。或许因为认主的缘故,玉碟对自己非常了解,可以量身定做功法。

  想要帮别人就不行了,不了解具体情况,自然谈不上针对性。只能在自己的知识储备、境界体悟、认知范围内进行。

  想要在混元功的基础上推演出普适性更高的功法,以李牧现在的修为境界最多也就改改前几层,对于超出自身认知的部分无能为力。

  并且这种修改也不是没有代价的,在一味追求某一方面优势时,也势必要放弃一些东西。

  具备所有优点的神功秘典,注定只是属于少数天赋秉异之人的专属,大部分人都只适合坑最少的大路货。

  “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

  “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

  ……

  周清云口中不断的念叨,仿佛想到了什么,可总是抓不住。

  “罢了,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看得出来周清云的心性很好,这种阔达让他有了现在的修为,同样也是因为这种性格,导致他缺少了一往无前的武道之心。

  混元功虽然源自道门,可毕竟是为了江湖争斗创立的,想要修炼到最高境界没有一颗一往无前的武道之心是不可能的。

  在李牧看来,自家师父这种性格其实更适合修炼华山心法。只是华山心法转修混元功容易,想要转回来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调整完情绪之后,周清云笑眯眯的说道:“差点儿忘了,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前不久掌门找到了我,想要将女儿许配给你,我看姑娘人不错,为师已经替你做主应下了。

  你也不用担心,相关的一应用度,为师都会安排好的,你只等着……”

  这就“定亲了”,李牧被雷的目瞪口呆。几度想要开口,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在这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时代。在婚姻大事的问题上,周清云这个师父比李牧本人还有话语权。

  上到王公贵族、下到平民百姓,都是用的这套规则,江湖中人也不能例外。

  “君子一诺,驷马难追。”定下了,就断然没有反悔的。

  没有一个充分的理由,李牧要是敢说个“不”字,估摸着自家师父和宁清羽要一起和他玩儿命。

  虽然有政治联姻的成分,但是不需要准备彩礼,不需要准备车房,全部用度都有做师父一手操办。未婚妻各方面条件也无可挑剔,李牧实在是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