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逐道在诸天

第171章 新版金盆洗手

逐道在诸天 新海月1 9185 2021-08-18 06:1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逐道在诸天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衡阳城,伴随着金盆洗手日期的临近,江湖中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江湖中人云集,除了给酒楼、茶馆带来繁荣之外,同时还伴随着无尽的纷争。

  幸好现在五岳剑派的名头罩得住,在衡山脚下大家还是有所收敛,没有折腾出大乱子。

  半个月不到,回雁楼的桌椅板凳就换了两轮,护栏、楼梯重修了五次,几乎是白天营业,晚上搞维修。

  为了维护衡阳的治安,衡山派不得不派弟子进入酒楼、茶馆……这类事故高发地蹲守。

  不是来劝架,主要是为了善后。毕竟五岳剑派现在做得是口碑生意,收了商家的保护费就有保一方平安。

  所以打归打,闹归闹,等完事之后该赔钱的,还是要赔钱。

  周掌柜是痛苦并快乐着,最近不光是生意兴隆,就连赔偿金收到手软。可作为一名普通人,他宁愿不赚这笔烫手的钱。

  可惜没有人在乎他的想法。来者是客,再不喜欢江湖中人,也只能硬着头皮接待,并且还要接待好。

  “米少侠,快楼上请!”

  看到熟悉的衡山弟子上门,周掌柜立即笑脸迎了上去。

  回雁楼的生意能够做下去,靠得就是衡山弟子坐镇。好几次斗殴之后,都是眼前这名衡山弟子帮他索要赔偿金的。

  整天好酒好肉的伺候着,还有热闹看,这种神仙生活,米大义非常的满足。

  虽然他只是一名不起眼的衡山弟子,放在武林中根本就不算什么,可是在普通人面前他还是大人物。

  虽然心中看不上眼前这个唯利是图的商人,但是伸手不打笑脸人,米大义还是规规矩矩的向周掌柜行了一礼,将名门正派弟子的派头摆足了。

  “周掌柜叨扰了!”

  每次听到这句话,周掌柜的心里,就像是吃了蜜糖一样舒服。

  经常幻想着:如果所有江湖中人都像眼前这位米少侠一样懂规矩,这生意就好做了。

  可惜现世将他拉了回来,只见一名道士模样的人跳了出来,怒斥道:“田伯光你这个无耻淫贼、江湖败类,快拿命来!”

  “哪来的牛鼻子?想要我的命,先问问我的刀答不答应!”

  说话间,田伯光把手中的刀往桌上一拍,用挑衅的眼神看着来人。

  受了刺激的中年道士,立即拔剑向田伯光发起攻击,紧接着几名年轻道士也加入了围攻。

  听到“田伯光”三个字,米大义就知道不好。看到眼前这一幕,他更是暗自发苦。

  五岳剑派的名头大,哪是针对武林势力的,对这种混魔道的江湖散人,杀伤力就没那么大了。

  孤家寡人一个,得罪了人大不了跑路。只要不是什么大事情,五岳剑派也不可能劳师动众,在全天下进行追杀。

  混江湖不能丢面子,明知道打不赢,米大义也不想这么灰溜溜的跑路。

  就冲他这身衡山弟子的装扮,在没有血仇的情况下,一般江湖中人都不会下死手。

  “泰山十八盘!”

  认出了这帮道士施展的武功,米大义知道躲不下去了,硬着头皮拔剑加入围攻田伯光的行列中。

  最近这些年,五岳剑派同气连枝的口号非常响,见有衡山弟子加入帮忙,原本处于下风的天松道人士气大振。

  这里可是五岳剑派的地盘,只要拖上一时三刻,不愁没有没有帮手。

  可惜米大义的上场,不仅没有起到实际作用,反而成为了添乱分子。

  因为配合不够密切,好几次差点儿死在自己人手中,搞得天松不得不分出精力照顾后辈。

  “好!”

  “田兄真是好功夫啊!”

  在一边令狐冲,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仿佛是非常不耻五岳剑派以多欺少。

  一边喝酒,一边还在给田伯光呐喊助威。

  气得场上几人咬牙切齿,一时不注意被田伯光所乘机而入,天松道人挨了一刀,身受重伤!

  显然田伯光还不想和五岳剑派结成死仇,手下留了情,任几人带走了受伤的天松道人。不然现在就是几具尸体了。

  当然真要是杀了这几人,田伯光也甭想活着离开衡阳。哪怕是为了面子,五岳剑派也要拿下的脑袋。

  躲在暗处看热闹的李牧,暗自摇了摇头。他实在是搞不懂,令狐冲这个主角是怎么回事。

  在场看热闹的江湖中人也不少,少开口要死啊?随随便便两句话,就得罪了五岳剑派之中的两派。

  金光上人摊上这么一个徒弟,也是倒了血霉。接下来不知道要打搭上多少人情,赔多少笑脸才能够将事情揭过去。

  值得欣慰的是,剧情还是发生了细微改变,或许是因为五岳剑派比原著强大,田伯光这次不光没有杀人,就连伤人都留了分寸。

  天松道士看似身受重伤,实际上都是皮外伤,更多还是做给外人看的,好借机下台。

  李牧没有露面的意思,现在他这位幕后黑手突然改变了主意,决定给令狐冲增加难度,看看主角光环能不能抗过去。

  ……

  刘府之中,此刻已经是宾客如云。

  嵩山陆柏、恒山定逸师太、华山岳不群、青城派余沧海、武道冲和道人、少林方仁……

  一个个都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只不过这次五岳各派的掌门都缺席了。

  显然,刘正风对五岳剑派的重要性远不及原著,不需要各派掌门亲自出动。

  令人诧异的是不仅莫大没有出现,就连刘正风的师兄弟,居然也是一个都没有出现。

  要知道现在的衡山派可不是小猫小狗两三只,刘正风的同辈弟子足有三位数,居然都没几个来捧场的,这里面明显有问题。

  见到被抬着过来的天松道人,刘正风这位东道主急忙上前问候:“天松师弟,谁伤了你?”

  或许是碍于情面,不想面重复自己装逼不成的惨剧,天松道人果断的选择装晕。

  “田伯光!”

  一名泰山弟子咬牙切齿道。

  室内的气氛瞬间发生了变化,五岳剑派众人的脸色一下子难看了起来。

  丢大脸了。作为五岳剑派一名长老,居然输给了同境界的一淫贼,并且还是自己主动上去找揍的。

  尽管泰山弟子一再强调田伯光施展了卑鄙手段。可是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连联合围攻的事情,都跟着暴露了。

  为了掩饰尴尬,众人默契的选择追了出去。至于能不能逮住田伯光,那并不重要,先将这丢人的事情掩盖过去再说。

  无功而返,金盆洗手还是要继续进行的。虽然误了吉时,不过没有关系,对刘正风来说只要能够退出江湖,什么时候都可以是吉时。

  突然府外鼓声大作,只见刘正风匆匆从刘府奔出,群雄欢声道贺,刘正风略一拱手,便走向门外。

  等了一会,只见他恭恭敬敬的陪着一个身穿官服的官员走了进来。

  群雄心中都觉的很奇怪,难道这官也是个武林高手?眼见他虽衣履皇然,但双眼昏昏,一脸酒色之气,显然身上没有丝毫武功。

  众人心想:刘正风为衡阳大士绅,平日里少不了同官府中人也来往。现在是他退隐江湖的大喜之日,有交好的官员过来应付一翻也不足为奇。

  “圣旨到,刘正风接旨!”

  公鸭嗓子的声音响起,室内的气氛变得沉寂了起来。看着下跪的刘正风,在场的江湖中人无不怒目而视。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刘正风现在已经被五马分尸了。若非忌惮朝廷的力量,恐怕大家都要忍不住当场发作。

  见只有刘正风一家下跪,传旨的官员用充满杀气的眼神瞪了一眼众人。不过见众人毫无畏惧之色,略微犹豫了一下后,前来传旨的官员最终还是忍住了。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据湖南省巡抚奏知,衡山县庶民刘正风,急公好义,功在桑梓,弓马娴熟,才堪大用,着实授参将之职,今后报效朝廷,不负朕望,钦此。”

  不理会江湖中人的鄙视,刘正风又磕头道:“微臣刘正风谢恩,我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站起身后,刘正风再次向那官员弯腰道:“多谢张大人栽培提拔。”

  那官员捻须微笑,说道:“恭喜,恭喜,刘将军,此后你我一殿为臣,却又何必客气?”

  刘正风道:“小将本是一介草莽匹夫,今日蒙朝廷授官,固是皇上恩泽广被,令小将光宗耀祖,却也是当道恩相、巡抚大人和张大人的逾格栽培。”

  ……

  寒暄过后,奉上一份厚礼,将来人送走之后,刘正风满脸笑容都没有散去。

  这一幕大出群雄意料之外,人人面面相觑,做声不得,各人脸色又是嫉妒,又是恼怒。

  在场接过圣旨的不少,比如说:少林、武当、华山都是经常受朝廷册封,没有受到江湖非议,最重要的是三派都没有跪过。

  当然,情况不一样。三派代表着武林的脸面,下跪向朝廷屈服,就是在打所有武林中人的脸。

  参将的位置已经不小了,真要是拿一个参将的位置出来,九成九的江湖中人都会去跪舔。

  真正可以无视官位诱惑的,那都是江湖中的一方大佬。普通江湖中人奔波一生,为得还是荣华富贵。

  尴尬的端上金盆,刘正风的手正欲放入水中,突然后宅传来一阵刀兵之声,紧接着就是一群面具人闯入大厅!

  就在群雄疑惑是哪一方势力,竟然敢在五岳剑派的地头搞事情时,只见为首的老者厉声呵斥道:

  “刘正风勾结魔教,意图颠覆我正道武林,现在消息泄露了,才想着退出江湖,不觉得太晚了么?”

  听到“勾结魔教”,室内瞬间炸了锅。信者有之,不信者亦有之,更多的则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阁下何许人也?为何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刘某自省没有什么值得阁下惦记的,为何要陷害于我?”

  只见为首老者将面具一摘,露出了峥嵘之后,围观的群雄中又是一阵骚动,显然认出老者的人不少。

  “点苍双鹰——王文鹰!”

  老者微微点了点头,略显凄凉的说道:“不错,正是老夫。不过现在已经没有点苍双鹰,只剩下我这头孤鹰。”

  紧接着画风一转,王文鹰指着刘正风的鼻子破口大骂道:“刘正风这一切都拜你所赐,为了点苍派上下一千三百余口的性命,今日必向你讨个公道!”

  群雄再次哗然,点苍派为日月神教所灭乃江湖皆知,怎么扯到了刘正风身上?

  莫说是在场的江湖中人,就连李牧这个熟知剧情的家伙,都感到一头雾水,蝴蝶效应的威力没有这么大吧?

  迎接着众人怀疑的目光,刘正风大怒道:“王前辈,我敬你是江湖前辈。

  若是现在放了刘谋家眷,今天的事刘正风还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放你们离开。

  要是不知好歹,一味的诬陷刘谋。我刘正风的剑也不是吃素的!”

  “哈哈哈……”

  王文鹰冷笑一声:“刘正风,少在这里假仁假义。若是没有证据,老头子今天如何敢找上门?”

  说话间,王文鹰还向众人行了一礼:“我点苍双鹰的为人,想必很多江湖朋友都清楚。若非逼不得已,我王某人也不想来这一处。

  今天我王文鹰劫持家眷相挟,确实有为江湖侠义之道,等复仇完成之后,老头子必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

  现在请诸位江湖同道做个见证!

  十八年前,我点苍派追杀曲阳进入湖广,被一蒙面人所救。时隔八年之后,曲阳带人灭我点苍派,因功升迁日月神教光明右使的高位。

  经过多年的追查,我发现当年救走曲阳的人赫然在我正道之中。为了不冤枉好人,我们一连观察了三年。

  每逢月圆之夜,他们都会在私底下见面。三年来,两人一共会面三十五次,仅有一次中断。

  到了这个时候,不需要我继续说下去了吧!刘正风你勾结曲阳,意图颠覆武林,还不认罪么?”

  有鼻子有眼,吃瓜群众们一片哗然。在内心深处,对王文鹰的话已然信了八分。

  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刘正风,期待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尤其是五岳剑派众人,更是神色凝重。

  先是天松道人败于田伯光之手丢尽了面子,现在要是闹一出联盟中有高层勾结魔教,大家就没脸见人了。

  “王前辈误会了,我同曲大哥只是因为音律而相交,绝无颠覆我正道之事。

  至于十八年前的事,当时曲大哥可还不是魔教中人,只是后来发生了一些变故,才被迫投入魔教之中。”

  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就相当于承认了。李牧非常怀疑刘正风被施展了降智光环,否则这种事情那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认啊!

  反正空口白牙,你说看见就看见了?只要一口咬死不认,凭借五岳剑派的实力,完全可以把事情给压下去。

  现在这么一闹,甭管有没有误会,刘正风都死定了。就算是老者不找他的麻烦,五岳剑派也容不下勾结魔教之人。

  “误会!”

  “好一个误会!”

  “你刘正风一个误会,就要了我点苍派一千三百余口的性命,真是好大一个误会!”

  王文鹰近乎咆哮的呐喊道:“诸位江湖同道,这样的误会,你们能够接受么?”

  “自然是不能接受了!”

  人群中迅速有人做出了回应,紧接着吃瓜群众们纷纷义愤填膺表示不接受。

  不等刘正风做出反应,王文鹰直接跪在了众人面前:“岳大侠、冲和道长、方仁大师,你们都是德高望重之辈,老头子请你们为我点苍派一千三百余口主持公道!”

  见到眼前这一幕,吓得岳不群连忙起身上前,将王文鹰扶了起来:“王前辈,万万使不得!”

  望了一眼群雄,岳不群硬着头皮承诺道:“此事,涉及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