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逐道在诸天

第96章 战书

逐道在诸天 新海月1 4890 2021-07-20 03:46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逐道在诸天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自从踏入中原,李某的神经就紧张了起来。

  尤其是最近这些日子,随着双方的距离不断拉近,魔道的袭击也越来越多,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大战就会爆发。

  看着手中搜集到的情报,李牧望着众人神色凝重的说道:“诸位,魔教的实力恢复很快,不能再这么放任下去了。”

  峨眉掌门飞扬道人:“盟主,少林寺的人还没来。我们现在就和魔教决战,恐怕赢了也会损失惨重啊!”

  在对待魔教的问题上,名门正派最喜欢打群架。若非和少林达成了联手协议,决战早就开始了。

  怎奈计划没有变化快。谁也没有想到,当着天下人的面,少林寺居然会放鸽子。

  距离约定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天,结果还在半路上墨迹。虽然给出了借口:魔教袭扰。

  且不说真假,少室山距离开封也就三百多里,普通人赶路都要不了十天,一帮武林高手居然折腾了快半个月。

  “真人,非李某沉不住气。只是少林寺一直在故意拖延时间,谁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能到?

  魔教的人也不是傻子,等实力恢复的差不多了,怕就要抢先动手了。”

  窗户纸总是需要捅破的,各派不肯直接说出来,无非是担心得罪少林寺。

  之前的少室山之战,少林寺爆发出来的实力,着实震撼了不少人。对这个天下第一大派,大家还是忌讳莫深的。

  其他人可以装糊涂,作为除魔联盟的盟主,李牧却不能一直装下去。

  少林寺摆明了想要坐山观虎斗,以报复之前大家不救援之仇。

  魔教还在不断拉人入伙,时间拖得越久,局势对除魔联盟就越发不利。

  万一正道联军输了,那就是一个永恒的污点,往后他都不好意思到江湖上行走。

  何况华山派为了这次行动也下了血本,若是战败损失就大得去了。搞不好二三十年才能缓过来,还谈什么东出?

  见气氛有些尴尬,长青子劝说道:“再派人催一催吧,若是少林再拖延就不用等了。”

  大家都是聪明人,只是一时间接受不了少林寺放鸽子。沉下心来一盘算,都明白少林为什么会这么干。

  刚刚经历了一场血战,正是少林最虚弱的时候,如何能够逞英雄?

  诓正道联军入场,主要还是担心魔教再次攻山。抗住了第一波攻势,不等于还能抗住第二波。

  站在少林的立场上,这个时候和魔教火拼,纵使能够获得胜利,除了获得一些虚名外,半点儿好处也没有。

  哪怕和除魔联盟联手,最起码也要牺牲几百武僧。对元气大伤的少林来说,这也是不小的压力。

  反正盟友都是用来坑的,各派可以看少林的热闹,他们也可以坐视联军和魔教火拼。

  本来就是一笔糊涂账,闹开了大家的面子都不好看。为了各自的名声,遇上这种事情通常都会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按照以往的惯例,等双方打得差不多了,他们就会出现在战场上摘桃子,抢夺战后的话语权。

  “禀盟主,外面一魔教妖人前来送战书!”

  迎视着众人投来的诧异目光,李牧知道这口黑锅自己背定了。刚提出决战,魔教就派人下战书,实在是巧合的有些过分。

  背黑锅就背黑锅,解释是不可能的,这种事情只会越抹越黑。

  不理会众人的想法,李牧若无其事的说道:

  “带他进来吧!”

  ……

  “听说正道诸位高人驾临,独孤教主特命任某前来拜会!”

  “哎呀,怎么是一毛头小子在主事?”

  “莫非是任某眼拙,上方是哪位前辈功力通玄,已经达到了返老还童的地步?

  还是说正道无人,只能忽悠一无名小卒来送死?”

  任我行故作惊讶道。

  打脸,赤裸裸的打脸。

  原本李牧出任盟主,很多人心里都有想法,只是自家门派势力有限,不敢争这个烫手位置。

  现在被人挑破了窗户纸,大家的怒火再也压抑不住了。

  “魔教妖人休得放肆!”

  “贼子,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岂容你撒野!”

  “小魔头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还有什么遗言就快交代吧!”

  ……

  李牧正在观察这位未来的魔教教主,众人的喊打喊杀似乎没有影响到他,依然在哪里笑看着。

  别的不说,光这一份胆气,就足以令人佩服。

  佩服归佩服,李牧可没有丝毫效仿的意思。不作死就不会死,万一碰到几个愣头青直接动手,死了岂不冤枉?

  见有人想要动手,任我行冷笑着说道:

  “两国交兵不斩来使,莫非你们这些名门正派,连江湖规矩都不懂了?”

  提起江湖规矩,刚刚起身的几人,又坐了回去。

  名门正派自有名门正派的行使规则,暗地里瞎搞没关系,明面上大家都要遵守江湖规矩。

  既然魔教按江湖规矩递交战书,为了自己的名声着想,他们就不能动送信的使节。

  见任我行一副欠揍的样子,在内心深处,李牧已经开始盘算要不要找机会弄死这个讨厌的家伙。面上却是轻蔑的问道:

  “任我行是吧?”

  “正是任某!莫非李盟主听说过我的大名,那就不胜荣幸了,实乃……”

  不等任我行装完逼,李牧就打断道:“好了,不管你是任我行,还是任你行。

  在场的诸位前辈不和你一般见识,就要学会知趣。

  江湖中人就要有江湖中人的样子,耍嘴皮子那是穷酸书生。

  既然独孤青云派你来下战书,那就赶快说时间、地点。

  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李某不介意现在就送你一程。”

  或许是意识到装过头,任我行的眉头微微一紧。显然他也是怕死的,以正魔两道的仇恨,要是不讲江湖规矩,他又上哪里说理去?

  “奉独孤教主令,邀请诸位明日开封城外一决雌雄,以了结江湖恩怨。

  如果你们还是条汉子,就准时过来领死!怎么样,李盟主敢接否?”

  说话间,一封书信就向李牧迎接面飞去。

  只见李牧衣袖轻微一晃动,信封就改变了方向,准确的落在了茶几之上。

  “战书李某接下了。回去向独孤教主带一句话:既然风水宝地都选好了,那我们就勉为其难送他一程!”

  论耍嘴皮子,谁怕谁啊,李牧好歹也是经过互联网时代摧残的,还能被几句话就挤兑了不成?

  任我行冷笑着说道:“好,李盟主够大气。既然如此那就明日开封城下见,希望你们到时候也笑得出来!”

  “恕不远送!”

  ……

  多了一个小插曲,接下来的会议画风完全变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