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逐道在诸天

第178章 不靠谱的主角

逐道在诸天 新海月1 7075 2021-08-18 06:1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逐道在诸天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天色渐渐放亮,一轮红日从东方缓缓升起,映照着红褐色的大地,气氛显得格外诡异。

  擦了擦身上尚未凝固的鲜血,看着四下悬挂不知部位的残骸,林平之没有了大仇得报的快感。

  在内心深处,甚至冒出了一股兔死狐悲之情。好在这股悲凉来得快,去得更快。

  覆灭了青城派的山门,可他的仇人依然逍遥在外。不杀余沧海,如何能够消心头之恨?

  从挥刀自宫开始,大侠梦的林平之就死了,现在有的只是一个一心复仇的杀戮机器。

  林平之的变化,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魔教毕竟是魔教,哪怕蜀中魔教是魔门中的另类,可修炼的毕竟是魔功。

  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在获得修炼速度加成的同时,心性难免要受影响。

  在这里有怪癖才正常,若是和正常人一样,反倒有问题。

  练功走火入魔,那是家常便饭。要是意志不够坚定,根本就等不到魔功大成的那一天。

  最近这些年,蜀中十三魔也收过不少弟子,可真正成长起来的却十不存一。

  要不是因为魔功隐患太大,凭借魔功修炼速度上的优势,蜀中魔教早就批量造就高手了。

  某种意义上来说,辟邪剑法同样是一本魔功。一味地追逐诡异的速度,甚至不惜自宫,走的同样是魔道理念。

  不同于之前打完就走,攻克青城山之后,蜀中魔教停了下来大摆庆功宴,静待九派联盟过来决战。

  一切都是因为实力,不知道是大仇得报后念头通达,还是大劫临近天道放水,连续几场大战之后,蜀中魔教中的高手喷涌而出。

  威名赫赫的蜀中十三魔已经先后有五人突破绝顶,加上之前突破的幽冥诡匠,蜀中魔教的绝顶高手达到了惊人的六人之多。

  或许是因为杀得太过瘾,释放了功法中的戾气,蜀中魔教最近走火入魔的人都少了很多,一二流好手数量开始喷涌而出。

  原本处于劣势的蜀中魔教,在不断的厮杀中实力渐渐追上了九派联盟,甚至实现了反超。

  只不过这一切都是有代价的,正道练功需要氪金、氪资源,魔道修炼直接就是氪命。

  很多人在修为突破的同时,寿命也渐渐走到了尽头,要是不尽快和九派联盟决战,他们就要开启十八年模式。

  看着庆功宴会上的一群老头子,谁能够想象这里面大部分人都只有二三十岁呢?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场庆功宴也是他们的送葬宴。就算是侥幸在接下来的大战中活了下来,也到了寿终正寝的时候。

  ……

  嘉定府

  九派联盟紧赶慢赶,还是收到了青城山被攻破的噩耗。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伴随着正邪大战的开启,九派联盟中已经有五家的山门先后被破。

  丢失山门的几家大派固然恼怒,可暂且幸免于难的四家,同样也是胆战心惊。

  甚至现在他们都不敢脱离大部队回去防守,独自面临蜀中魔教的兵锋,蜀中九派都没有那份底气。

  哪怕对自家山门信心最足的唐天云,此刻也没有了最初的闲庭自若。唐门的暗器、毒确实厉害,可不等于没有对付之策。

  只要舍得拿人命填,总是能够攻破的。何况魔教中也不乏此道高手,大部分的机关陷阱都难以发挥出最大功效。

  万寿寺的凌云禅师率先开口道:“求援信已经发出了很多份,正道各派迟迟不见动静,恐怕是打定主意要坐山观虎斗。

  连日来的胜利,魔教已成骄兵。自古以来都是骄兵必败,魔教中人敢待在青城山不走,就是我们的最佳反击机会。”

  不慌不行,万寿寺是距离青城山最近的正道大派,若是快马加鞭次日就能抵达。

  就算没有仇恨,以万寿寺之富也是在招灾引祸。没有天险可以倚仗的万寿寺,魔教一旦发起进攻,他们就要凉凉。

  即便是人可以跑,但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啊!

  想要保住基业,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九派联盟主力忽悠过去。无论是否收复青城山,只要联盟主力到了万寿寺的安全就有了保障。

  一旁的余沧海冷笑道:“谁知道这是不是魔教的阴谋呢?要知道最近这段日子,我们可被魔教骗了好几次。

  没准这个时候,他们又要玩儿声东击西。或许魔教的主力已经到了峨眉山下,也有可能到了叙州和日月神教汇合。

  总之,我们必须要小心谨慎。最好是先观望两天,确定了敌人的动向之后,再做出决定。

  没准到时候,中原各派也采取了行动。我们只要等待各派齐聚,发动拉网式围剿即可。”

  万寿寺方丈主张收复青城山,而青城派掌门却要求观望局势,这个世界难道疯了么?

  不过室内众人,都没有感到奇怪。站在青城派的立场上,反正自家山门都被魔教给祸祸了,早几天收复和晚几天收复,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原本急着催促大家救援的余沧海,现在已经开始破罐子破摔,自然是不着急了。

  站在青城派的立场上,自己现在已经损失惨重,想要保住宗门基业的最好办法不是立即围剿魔教,而是将竞争对手拉到同一档次。

  不光是万寿寺,最好九派联盟各派都丢了山门,这样等正邪大战之后,各派才会回到同一起跑线。

  至于蜀中魔教做大的问题,余沧海从来都没有担心过。中原各派看热闹归看热闹,但是绝对不可能看着九派联盟覆灭。

  一旦正道各派汇聚,莫说是一个蜀中魔教,就算是整个魔道合力,也不是远不是正道的对手。

  显然,余沧海是不知道自家撤离失败后,有一部分弟子躲进了山上的密室中,否则现在他比凌云禅师还要急。

  眼前这一幕,唐天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选择拖后腿的不光是余沧海,凡是山门遭劫的门派,都默契的选择给联盟拖后腿。

  要是这种情况得不到改变,到了最后谁家的山门都别想能够保住。

  打量了众人一眼,唐天云语重心长的说道:“诸位,现在局势危急,正是需要我们同舟共济的时候。我希望打大家能够保持住克制,尽可能的用理智去思考问题。

  任由魔教这么祸害下去,到了最后烂摊子还是我们的。就算是江湖同道愿意出手相助,同样也需要付出代价。

  为了匡扶正道,为了蜀地的万千生灵,我希望从现在开始,大家就能够携起手来,共同渡过眼下的难关。”

  并派的问题可以往后放,现在还是先击败蜀中魔教再说。要是再这么拖下去,没准哪天就轮到唐门遭殃了。

  ……

  折腾了大半夜,最后还是唐天云凭盟主的身份,强行通过了决议。

  出了议事大厅,金光上人就叹了一口气。九派联盟之间的勾心斗角,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作为上任盟主,各派之间的不少矛盾,还是他亲手埋下去的。

  可惜计划没有变化快,伴随着一场突如其来的袭击,峨眉派直接衰落了下来,之前的所有谋划都替别人做了嫁衣。

  以至于到了现在,只要不涉及到自身利益,金光上人在议事中都很少发言。

  刚回到驻地,就闻到一股浓浓的酒味,直接激怒了心事重重的金光上人。

  “令狐冲,给我滚出来!”

  不用怀疑,整个峨眉派除了令狐冲那个糊涂蛋酒鬼之外,就没有人敢在这种节骨眼上喝酒。

  尚未明白问题严重性的令狐冲,嬉皮笑脸的出现在了金光上人面前:“师父,你叫徒儿来有什么事?”

  “啪”的一声响,一击耳光直接落到了令狐冲脸上,场面瞬间紧张了起来。

  一众峨眉派弟子,纷纷胆战心惊的看着金光上人,唯恐迁怒到了自己。

  尚未明白怎么回事的令狐冲,也被吓了一跳,傻傻的看着金光上人不知所措。

  看着眼前的傻徒弟,金光上人就气不打一出来,用手指着令狐冲厉声训斥道:“有你这样做大师兄的么?

  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让你带师弟、师妹们练功,你居然带着他们偷喝酒!

  万一魔教妖人来袭,你们现在全都是死人了。

  知道么?

  就在两天前,青城派刚被魔教攻破了山门。山中数百青城弟子,活下来的寥寥无几。”

  除了恨铁不成钢之外,金光上人也忍不住感叹宗门不幸。前面苦心培养的精英弟子全军覆没,现在就剩下一帮歪瓜裂枣。

  再这么下去,莫说重回昔日六大派的江湖地位,恐怕连一流门派的门槛,都不一定能够保得住。

  “师父,弟子错了!”

  说话间,令狐冲已经跪下了下去。认错态度之诚恳,仿佛是真的吸取了教训,不会再犯。

  可惜眼前这一幕,金光上人见得多了。每一次犯了错,令狐冲都会诚恳的认错,可惜每一次保证都和放屁一样。

  叹了一口气之后,金光上人强自压制住了火气。大战一触即发,峨眉派已经没有更多的选择了。

  歪瓜裂枣的传人,也比没有的好。当务之急,还是先保住宗门传承为上,至于发扬光大的问题,那就只能留待后人了。

  “哼!”

  冷喝一声后,金光上人语重心长的说道:“你们几个立即收拾东西,连夜立即蜀地,前往关中避难。

  若是大战过后,我峨眉派侥幸逃过一劫,你们再返回山门。

  若是不幸惨遭灭门,你们就拿着我的书信去华山找周清云,看在以往交情的份儿上,他会支持你们重建峨眉!”

  名门正派除了武功传承之外,最重要的就是人脉关系网,这些都是他们屹立不倒的倚仗。

  很多门派能够覆灭之后再次重建,除了门人弟子的自身努力外,还有就是祖宗遗泽的帮助。

  听到这个骇人听闻的消息,令狐冲急忙说道:“师父,正邪大战在即,我们怎么可以弃你而去呢?”

  看着徒弟一脸真诚的表情,金光上人的神色稍微。虽然不成器了一点儿,但终归还是孝顺徒弟。

  “没有什么不可以,祖宗传下的数百年基业必须保住。为了保住我峨眉派的基业,谁都可以牺牲。

  作为峨眉掌门,现在我不可能弃联盟而去。保住宗门传承的任务,就落到了你们身上。

  从现在开始,无论发生了什么,你们都必须要活着。任何江湖纷争都和你们没有关系,一切以保住宗门传承为重。

  尤其是你令狐冲,作为峨眉派的大弟子。从今天晚开始,你必须要戒掉酒瘾。

  要是因为喝酒误事,导致我峨眉传承败落,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或许是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令狐冲咬了咬牙道:“师父,请放心!弟子在这里发誓,一定保住峨眉传承,若是有违此誓,必定不得好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