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逐道在诸天

第181章 酒

逐道在诸天 新海月1 7029 2021-08-20 23: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逐道在诸天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天气渐渐的暗淡,持续了一天的战斗,也走到了尾声。

  在夕阳的照耀下,血红的大地,配上漫山遍野都是断臂残肢,宛若将人带入了血池地狱。

  作为大战的胜利者,此刻蜀中魔教也仅仅只剩下不到三百人。就连威名赫赫的蜀中十三魔,现在也只剩下七人。

  看了看仅剩的几名兄弟,又扫视了一眼残存的教中弟子,还剩下半条命的幽冥诡匠,眼泪情不自禁的掉了下来。

  血海深仇一朝得报,只是付出的代价太过惨重了一点儿。九派联盟的主力是被消灭了,可是敌人的残余力量依旧不小。

  按照现在的情况,估摸着把敌人的残余收拾的七七八八,蜀中魔教也剩不了多少人了。

  不过谁都没有说放弃的话,蜀中魔教本身就是为仇恨而生,现在为仇恨而亡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蜀中十三魔都不是什么有野心的主,眼前这一幕虽然令他们伤心落泪,可是对身负血海深仇的教众来说,死在复仇路上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唯一感到不爽的大概是三名军师了。按照他们事先的布置,只要给敌人留下一条逃命的路,蜀中魔教根本就不会损失这么惨重。

  很遗憾,被仇恨冲昏头脑的十三魔,满脑子都只有找敌人“复仇”,根本就不愿意给敌人留下一线生机。

  断绝了后路,九派联盟只能死磕到底。虽然没有蜀中魔教那么能拼命,可是逼急了他们也是会拉人陪葬的。

  两败俱伤的结局,让三人想要倚仗蜀中魔教的力量搅动天下风云的计划破产。

  没有了仇恨的刺激,没有了雄心壮志,这样的蜀中魔教最多也就偏安一隅,根本就承担不起王朝革鼎的重任。

  对想要搞事情的三人来说,这样的蜀中魔教就是一个废物。不过蜀中魔教再怎么废物,也为他们提供了庇护。

  因为之前的恩怨,他们和九派联盟结下了血海深仇,现在不光面临朝廷的追杀,同时还要面临名门正派的追杀。

  “大教主,现在不是伤心难过的时候。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我们还是尽快将兄弟们的尸骨收敛起来,然后捣毁剩下几派的老巢。

  九派联盟根深蒂固,我们万万不能给他们留下一丝复起的机会,免得前功尽弃。”

  看了一眼自家的军师,幽冥诡匠点了点头:“嗯,就按军师的意思办!”

  从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中就可以知道,幽冥诡匠现在没有了斗志。相比威名赫赫的魔教教主,他现在更像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

  ……

  华山竹林小院,伴随着华山七子的回归,这里再次热闹了起来。

  今时不同往日,随着时间的推移,华山派的新生代已经成长了起来,坐镇福建的重任已经由后辈接下。

  作为老一辈的代表人物,华山七子中年龄最长的都快要跨过九十大关,最小的也临近八十大寿,早就过了闯荡江湖的年纪。

  看完手中的书信,打量着这群来自峨眉的不速之客,周清云的眉头皱得越发难看了起来。

  人上了年纪就容易念旧,风风雨雨过了这么多年,同时代的江湖朋友早就死得七七八八。

  突然收到一位老朋友逝去的噩耗,本就是一件伤心事,再看到老朋友这群歪瓜裂枣的传人,周清云的心情就更难受了。

  以周清云现在的身份地位,想要帮他们重建峨眉容易,可是复立峨眉之后眼前这帮人能够守得住么?

  江湖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一切问题的本质到了最后都是用“实力”说话。

  靠外人帮忙,能够帮得了一时,却帮不了一世。

  以周清云活了大半辈子的眼光来看,眼前这几名峨眉弟子,就没有一个能挑大梁的。

  如果只是单纯的修为弱,还可以慢慢提高;可脑子不够用、缺乏责任心,那就没办法了。

  “你们师父的意思我都明白了,看在老朋友的份儿上,我会在合适的时机支持你们重建峨眉派。

  只是峨眉派也是江湖中响当当的大派,以你们几个这点儿武功,那就纯粹是在给峨眉祖师脸上抹黑。

  现在你们几个先在华山住下,努力提高修为。争取尽快将修为提高到一流境界,六名一流好手勉强有资格挂上峨眉的牌匾。”

  心里看不上眼,嘴上周清云也没有留情。反正以他现在的江湖地位,训斥后辈谁也不能说不对。

  见达到了目的,令狐冲一脸喜色的回应道:“前辈大恩大德,我峨眉上下感激不尽!”

  做事虽然不靠谱,但是令狐冲的头脑却不笨。周清云夹枪带棒的话,摆明就是在督促他们努力修炼。

  若非是真的关心,一般人根本就不会说这种煞风景的话。峨眉派没落就没落,同周清云没一毛钱的关系。

  就算是有先辈的人情,大不了支持他们复立峨眉,就算是事情结束。

  以周清云现在的身份地位,只要开个口,江湖同道都会给几分面子,在峨眉给他们留下几个山头。

  纵使峨眉派后面没能发展起来,江湖中人也只会说峨眉派后继无人,而不会说周清云帮忙没帮到家。

  ……

  好心情总是难以持续的。卯时刚到,天色尚未放亮,山上铜钟就嗡嗡响了起来。

  “峨眉派的几位师侄,早课时间到了!”

  听到门外的声音传来,令狐冲急忙回应道:“好的,我们马上到。”

  第一次早课,几人可不想暴露自己懒散的一面,给峨眉派丢人。

  匆匆穿上衣服打开房门,望着漆黑的天色,令狐冲一度以为对方在开玩笑。

  不过看着不断飞身经过的华山弟子,证明这不是玩笑,而是早课真的开始了。

  打量了一眼几人,许不为看不出喜怒的说道:“几位师侄跟我来。师父吩咐过了,在云台峰那边单独给你们划分出了一片练武场。

  那边人流量较少,不会有人过来打扰你们,不需要担心练武时被人偷看。”

  ……

  跟着许不为的脚步,几人施展轻功一赶了三十余里地的路,才来到了北边的云台峰脚下。

  没有去主峰,而是在距离主峰有一段距离的一座不知名的小山头停了下来。

  到了地方时,几名峨眉弟子已经开始气喘吁吁。就算是武功最高的令狐冲,也在暗自叫苦。

  但是没有办法,武林之中最重门户之见。附近的山头都被华山弟子给占据了,他们要修炼只能跑远一点儿。

  看了几人一眼,许不为缓缓说道:“这边也有几间堆放杂物的房子,如果几位师侄不嫌弃的话,可以搬过来住,免受终日奔波之苦。

  只是这么一来,生活上就会有些不便。距离食堂太远,需要你们自己生火做饭。”

  听到只奔波这么一次,令狐冲暗自松了一口气。要是一日三餐都这么折腾,他们真的要疯。

  冲许不为行了一礼道:“多谢师叔!我等皆是练武之人,些许苦头不算什么,弟子等人就在这边住下。”

  看了几人一眼,许不为点了点头道:“嗯,今后有什么需要可以来找我,也可以去找张师兄、刘师兄、周师兄……

  师父吩咐过了,有麻烦我们会帮你们解决的,但是不要去打扰掌门。”

  令狐冲感激道:“多谢许师叔指点!”

  就算是不提醒,他们也不敢去骚扰李牧。先天宗师的名头太大,大到普通江湖中人不敢去碰触。

  待许不为离开,几人的神色才放松了起来。性格最活泼的小师妹,率先开口抱怨道:

  “大师兄,华山派的规矩可真够厉害的。这么一大清早就要起来进行早课,都不让人好好睡觉!”

  令狐冲微微一愣,内心深处已经陷入了回忆之中,曾几何时峨眉派的规矩也是一样森严。

  在他刚入门时,峨眉弟子同样在这个时辰开始早课。只不过伴随着一次袭击之后,峨眉派开始由盛转衰。

  越来越多的师门长辈、同门师兄弟,在江湖纷争之中倒下。到了后期就剩下金光上人独自支撑,根本就忙不过来。

  本该带领大家进行早课的令狐冲,自己就是有名的逃课分子。伴随着时间的流逝,峨眉派的早课渐渐变成了回忆。

  瞪了一眼少女,令狐冲没好气的说道:“师妹,别抱怨了。你以为天下第一大派是好当,要是规矩不严格,华山派如何能够做到人才辈出?

  师父将重建峨眉的重任交给我们,今后我们也要跟着一起努力,争取早日突破到一流境界。”

  ……

  说归说,做归做。没有了约束的令狐冲,如何能够沉下心来?

  尤其是在这华山之上还没有酒!

  自从华山派高层迷上修道之后,华山弟子就迎来了最严禁酒令。诺大的华山派,都找不到一滴酒水。

  这让自诩酒中仙的令狐少侠,如何能够忍得了?

  撑了不到三天,顶不住的酒瘾摧残的令狐冲就下了华山。正欲进入酒楼解馋,怎奈干瘪的腰包束缚住了他前进的步伐。

  名门弟子吃霸王酒,令狐冲还是干不出来。尤其他现在还是客人,万一闹出了纠纷,被华山弟子给看到,那就没脸见人了。

  眼睁睁望着来往的宾客们痛饮,令狐冲舔了舔舌头,正欲转身离去,只听到身后一个声音响起:“朋友既然来了这里,何不进来痛饮一翻呢?”

  冲声音传来方向看去,一名年约五六十岁的男子,正拿着碗进行豪饮。

  可怜的虚荣心,让令狐冲强行镇定了下来,冲男子拱了拱手道:“多谢这位朋友的好意,令狐冲有要事在身,实在是不便多留。”

  然而这般生硬的拒绝,又如何能够瞒过老江湖的眼睛。只见络腮胡子大汉用手一指酒坛,哈哈大笑道:“原来你就是令狐冲,可惜了,可惜了!”

  看似是在惋惜,实则却是刺激。老江湖一眼就能够看出的把戏,但是酒虫上脑的令狐冲,根本就没有想那么多。

  当即回应道:“可惜什么?我令狐冲行得正、做得端,自问无愧于心!”

  络腮胡子大汉笑得更欢了,半晌功夫后才开口说道:“好一个无愧于心,就冲这一句话,就当浮一大白!”

  说完直接给自己满上一碗,一饮而尽。紧接着又添上了一碗,拇指和食指微微一动,装满酒的碗四平八稳的飞向了令狐冲。

  此刻酒虫上脑的令狐冲,已经完全忘了之前的不快,接过碗就是一饮而尽。

  紧接着也不提离开的事,当即走到了络腮胡子大汉的对面,一屁股坐了下来,冲着对方拱了拱手道:

  “多谢这位兄台的酒,令狐冲在这里谢过了!”

  仿佛是吃定了令狐冲,络腮胡子也不废话,直接将两个碗的酒给满上,大大咧咧的说道:“来,再干上一碗酒!”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