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从港综签到成为传说

第382章 第0406-0407章 我不只懂,还很精通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港综签到成为传说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一个小时后。

  银座某五星级酒店,赵学延站在落地玻璃窗前,眉头深皱,从和松本龙也、松本美智子吃饭的餐厅,一路到酒店。

  他前后遇到了五波暗杀,每一次,都有警察在附近,若非他一次次施展技能,让后续暗杀者出现各式各样意外,那不管枪手有没有得逞……好吧,枪手得逞的概率太渺茫了。

  不说赵学延穿着隐形防弹头盔、百变风衣,近距离能抵挡手枪子弹射击,他八倍体质体能,肌肉一绷,哪怕没有防护,普通子弹打在身上也会被肌肉卡住的吧。

  他现在早就做到了“赤手空拳”不怕子弹暗杀的程度。

  只是这种一波接一波的暗杀,就像苍蝇一样,滋扰的他不厌其烦,全是大田原搞的鬼?这个大田原,这么嫌命长的么?

  赵博士还在思索中,敲门声响了。

  等他转身喊了声进,就见东星沙蜢一脸谄笑着推门走来,“延爷,晚上好,我是来送钱的。”

  “浩南哥骗东京警视厅的五千多万港币,已经经过好多户头和外汇市场打滚,洗干净了,保证警视厅查不出痕迹。”

  司徒浩南骗的那十亿円赏金、五千多万港币,有三四天了,而这笔钱里,浩南很聪明,知道全依仗赵学延照拂,他才能那么威,所以他自己只拿一千万,一千万里还要分沙蜢两百万。

  钱,早就拿到了。

  但直到今天,才洗干净。

  这不是黑钱,是从警视厅领的赏金,就算你请律师来,沙蜢把司徒浩南绑了送给警察,领赏……都是合法的。

  然后浩南越狱,那是新宿署警察没用,太废物!

  表面上法律规则来看,沙蜢拿着钱,依旧不用负责任,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但那只是表面,走法律程序没事。

  他若直接把钱通过银行转给赵学延,依旧可能被警视厅抓住机会,找麻烦。

  五千多万港币先去外汇市场滚几波,转来转去,多个户头流通一下再滚出来,才更干净。

  当沙蜢笑着讲明来意,赵学延乐了,“我知道了,你等下,我叫阿关和邵安娜过来,这笔钱依旧交给他们去投资。”

  沙蜢笑的灿烂无比,“延爷,浩南和我的钱,也继续投下去,可以么?”

  大家都不是傻子,几个月前司徒浩南投来的一千万,现在都快变两千万了,比高利贷还赚,除了第一次盈利时赵学延丝毫不收手续费,后续所有交易,延爷只抽一成佣。

  他们把钱投在这里,依旧比放高利贷赚得更多!

  你说不通过赵学延,自己来投资……开玩笑,没看延爷带队过来,就是因为投资公司被三合会搞么,普通人根本玩不转这种跨国投资,能买到房产也保不住。

  沙蜢自己不是普通人,可他若脱离了延爷的庇护,脱离了东星的庇护,会被东京社团轻松生吞。

  赵学延点头,“当然可以,我们的基金一向是对外开放,来者不拒的。”

  沙蜢再次大喜着道谢。

  片刻后,关友博和邵安娜过来,赵学延不止把沙蜢掌握的账户钱财交给对方打理,去继续收购房产。

  下午在稻草人俱乐部原宿赌场赢的六套房产,依旧交给了他们去打理。

  至于他赢来的几千万现金?那就和以前赢李二少的八亿五合并,搞进自己的户头里,随时等着关友博和邵安娜,谈好新的物业了,等着签合同了,再去交易。

  几个人兴奋的说说笑笑,越聊越兴奋中,关友博忍不住道,“延爷,以前我还以为靠着自己的金融才华,靠技术炒外汇,赚得更多,可这几个月下来,我才深切明白一个道理。”

  “稳定长期的看涨,这种长线投资赚的更踏实,更轻松啊,延爷,我能不能也搞点棺材本,把自己的家底也投进去,慢慢赚点钱花?”

  他可没忘记,和赵学延第一次见面。

  赵博士拿出第一波资金,六百多万港币,让他炒日元,日元赚一波就在东京买房子。

  当时他还说,不管是日元,还是东京地产,已经在过去一年里涨了很多很多,快到头了……不如炒其他的。

  几个月过去,现实真的打脸了!

  赵学延这里的钱,没有使用任何金融杠杆,不用担任何大风险,买下房子不用管,坐等捞钱,捞的都比放高利贷更快!

  若都能稳定有序的赚,比高利贷还强,谁还愿意玩杠杆在外汇市场找刺激?那一不小心,就破产,会倾家荡产的。

  赵学延大笑,“你想投就投,反正依我看,东京的房产还有的涨,区别只是你入手晚,赚的就少点。”

  说笑中,见几人谈兴很好,他打了电话去客房服务部,让他们准备点酒水食物送上来。

  十分钟后。

  等一个穿着服务生制服的金发青年推着餐车进门,赵学延当场就无语了。

  这不是说,白人老外就不会在东京当服务生,是那金发青年,身上的血腥味还没干。

  以他八倍体质体能,嗅觉也不是一般的恐怖。

  当白人老外佯装镇定的走进来,赵学延突然起身亮出了枪,“站住。”

  白人男懵逼,沙蜢直接起身,一脸杀意的看向老外。

  赵博士再次道,“你来做什么?”

  诚实之心发动,白人男立刻回道,“杀你。”

  “枪杀还是?”

  白人男小激动的道,“我在食物里下了毒,不过我也带的有枪,以防万一。”

  赵学延继续发问,“你是大田原的人?”

  白人男小茫然,“我不认识大田原,我只是洲际酒店的杀手,有人在酒店下单,一百万美刀,悬赏你的命。”

  赵博士惊讶道,“洲际酒店?”

  白人男小兴奋,“我们洲际酒店,刚在东京租下了新的分部大楼,在约翰·威克等顶尖杀手消失的时代,不管是谁拿下这一百万刀的大单子,都会声名鹊起。”

  ……

  几问几答。

  赵学延总算明白这些连续而来的扑街杀手都是从哪冒出的了,洲际酒店!!

  怪不得杀手出动的这么频繁,就说疾速追杀系列里,毛熊理事维戈·塔拉索夫儿子杀了约翰·威克一条狗,约翰复出报仇,维戈在洲际酒店下个单子杀约翰,也就两百万刀。

  想要搞事的杀手就络绎不绝。

  第二部里同样如此,随便一个几百万单子杀约翰,那杀手多的就像是过江之鲫,你从大街上走过,可能你身边路人里,就有两位数杀手想着怼你。

  一二百万刀,对目前赵博士是小的不能在小的数字。

  可是,这个世界还是穷人多。

  赵博士崛起以来,他自身的赚钱速度越来越快,朋友圈里有钱人越来越多,很多人都可以轻松拿出大钱。

  但归根结底,港岛还是穷人多,一些社团老大,丢出两三万港币,让烂仔杀人,都是常态,普通杀手经纪人,也是丢出几万块一单,雇佣杀手做事,这都从不缺杀手。

  那还全是港币。

  港岛如此,牛不落和阿美利不坚,一样多得是底层杀手。

  一百万刀的数字足以让好多亡命徒式的恶棍来搞大事了。

  又问了几句,赵学延让沙蜢去收了对方的枪,摆手让这个白人杀手滚蛋。

  食物里有毒,当然不能吃了。

  而食物里下毒,这种烂招明显更让他火大。

  等白人青年一脸凌乱且崩溃的推着餐车退出去,邵安娜和关友博面面相觑,还有点打哆嗦。

  沙蜢有点激动,“延爷,我去干了他?”

  之前的问答全是英文,他一句都不懂。

  但跟着延爷,在延爷身边,需要懂那么多么?延爷都掏枪了,他抢着杀人才是搏出位的机会。

  赵学延摆手,郁闷的抓起一根烟点上,白人杀手是洲际酒店,为那一百万刀赏金而来的,他在回来之前就遇到了五波,这是第六波了。

  从之前五波里,警察的做事效率来看,恐怕他刚在酒店怼死这个白人杀手,警察就出来搞事了。

  还是让那白人杀手自己离去,丢个技能让他霉运死更干净利索。

  但洲际酒店……

  洲际酒店的事摆不平,后续会多的是这类渣滓,洲际酒店在东京开分部了?酒店开在江户川区。

  赵学延思索中,沙蜢继续激昂的道,“延爷,你发话吧,不管是这一个老外,还是其他想搞事的,我们东星还有一百多小弟,绝对把他们都淦死。”

  赵博士摆手,“就你那小枪小刀的,哪来那么大火气。”

  沙蜢,“……”

  他也希望自己能像双刀、双枪浩南哥那样,轻松一杀百,奈何自己没那个实力啊。

  赵学延这才好奇道,“你听说过,没良心炮么?”

  沙蜢,“啊?!”

  没良心炮?这是什么?

  反倒是人在哆嗦的关友博,突然身子一僵,脸色更惶恐了。赵学延大感意外,“阿关你知道没良心炮?你可是金融人才啊。”

  关友博讪笑,“延爷,我一个朋友喜欢玩枪,组装枪改装枪都喜欢玩,他给我讲过没良心炮,那不是二战后出现在战场上的土制武器么?”

  没良心炮,汽油桶里放炸药包!

  制作简单容易操作,淮海战役里,敌军的野战防御地堡,一炮一个没商量!

  你在现代化大都市里,真去搞大炮搞事,大炮那么显眼的体型,外观,你怎么搞进来?没良心炮就好说多了,汽油桶很值得令人惊诧么?炸药包?

  TNT自制炸弹,好多悍匪都很精通。

  赵学延点头,对沙蜢道,“看看你多逊,出来混的竟然还没人家阿关一个中环白领懂得多,你也好意思出来混?”

  沙蜢讪笑,然后盯着阿关双目放光,“关哥,教我!”

  虽然不清楚没良心炮到底是什么,可一个炮字,足以令人不敢小视,更别提这是战场上的武器了。

  他没有双枪司徒浩南那么勇那么威。

  但若能在东京这里开炮,那简直是帅呆了,说不定传出去,比浩南哥的威名还要更响亮!

  司徒浩南也只是拿着西瓜刀、武士刀追斩几百三合会小弟几条街,外加双枪。

  他若能在这里开炮浪战,那才是嗨到家了。

  关友博黑脸都在哆嗦,想说自己其实不太懂,但实际上,不止他某个朋友喜欢玩枪,他自己也挺喜欢玩的。

  ………………

  大酒店里。

  几个警察刚从电梯和楼梯间抵达赵学延客房所在楼层,就意外发现某个白人青年,正一脸慌乱的推着餐车走向电梯。

  某警察愕然看向身侧,“佐藤君,他……没事?”

  这个白人不是杀手么?他们不是等着这家伙死在赵学延客房,去抓人么?

  结果这白人毫发无伤走出来?

  那还做不做事?

  带队的佐藤思索几秒,低声道,“你跟着,我们去客房看看。”

  他们都是从涩谷大署赶来的,听从三浦警视正的命令,一直盯着赵学延,一旦他涉及进任何命案,不管凶手是不是他,只要在命案现场,就抓人。

  但前后这么多波了……一个个杀手都离奇的死掉,和赵学延毫无关系,他离现场都有点远。

  这都进酒店了?酒店里第一个白人杀手,没死?难不成赵学延被杀手击杀了?

  很明显,带队的佐藤想多了,派人跟着白人杀手一起离去,他再去敲赵博士客房的门,客房里是一片和谐,欢快的氛围。

  ………………

  一个多小时后,夜里九点多。

  新宿某酒店,沙蜢带着关友博返回新宿一百多东星仔下榻的酒店,刚召集了一群十多个骨干和小老大,问询大家谁精通炸药制作……

  某小老大举手道,“沙蜢哥,我不懂制作炸药,但我今天意外遇到一个海陆丰老乡,他懂,上过战场的。”

  沙蜢一喜,“海陆丰老乡?”

  某小老大点头,“他叫王建军,原本是拿劳工证去港岛打工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又跑东京来旅游了,不过你放心,老王这人最讲义气了。”

  沙蜢狂喜,“好,你去请一下这位老王,如果他能做事,少不了他的好处!”

  ………………

  又是半个小时后。

  穿着朴素的王建军、王建国两兄弟,被某东星仔带领着抵达酒店大包房,稍微聆听一下,得知沙蜢要让人制作炸药,大量炸药,还让人找汽油桶??

  王建军心下一动,凑了过去,“沙蜢哥,你要搞没良心炮?”

  沙蜢大惊,“你懂这个?”

  老王笑容神秘,“我不只懂,还很精通,你要做什么事?”

  沙蜢咬牙切齿,“一个岛国佬在一个杀手集团出一百万悬赏延爷的命,短短几个小时,六波杀手了,我要去炸了那个酒店!炮打江户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