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武侠仙侠 持剑葬天诀

第七百九十五章:大结局

持剑葬天诀 月葬天 5513 2021-07-26 03:3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持剑葬天诀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岁月匆匆,五载已逝!似水流年,光阴荏苒!

  界域间隙的‘虚无之地’中,白烁媜赤足踏在柔软翠绿的青草之上!

  看着眼前已是浴桶粗壮的‘碧睛青鳞蟒’逐渐褪去蛇皮,幻作一名娇俏可人的绝色少女。

  连忙快步上前为她披上一系青翠纱裙,一脸欣喜的说到:“小青妹妹,恭喜你了!总算修炼有成,得以幻化人形!”

  小青亦是满脸激动的神色,对白烁媜恭敬施了一礼道:“还要多谢小白姐姐,五年以来不断为小青灌输仙灵之气,小青的修为才能提升的如此之快啊!”

  白烁媜欣慰点头道:“眼下你已幻作人形,接下来的日子便循序渐进,慢慢修炼吧!我俩也该离开‘虚无之地’去外面转转了。不知小青妹妹,想先去哪里瞧瞧呢?”

  小青闻言,略作思忖道:“常闻小白姐姐在妹妹面前提起拯救了六道诸界的那个月胤尘,想必姐姐定是对他十分挂念吧!既是如此的话,不若先去凡俗界瞧瞧,也好看看他如今回没回来!”

  听小青是这意思,白烁媜轻点臻首道:“也好!就算他没回来,也该去看望媚儿丫头她们一番了!等在凡俗界盘恒几日之后,我俩再去寻找四哥和九妹他们吧!”

  见小青乖巧应声,白烁媜当下便不耽搁,而是轻松划开了‘虚无之地’与凡俗界的界域护障,拉着她跨入了凡俗界的东海尽头!

  两女于东海之上飞行数日,就在临近东海之滨时,小青却突然指着脚下海面道:“小白姐姐,好像有渔船遇难了!”

  白烁媜听来,连忙随小青降下云端,却见海面之上一艘渔船整个倾倒,正有一青年男子站在仰面朝天的船底之上大声呼救!

  见此情景,白烁媜连忙落到男子身边,对这有着几分英气的渔夫略施一礼道:“请问这位公子,可是需要帮忙吗?”

  这青年渔夫神色一滞,被白烁媜的绝色容貌所吸引!愣愣半晌这才开口道:“姑娘乃是修仙之人吧?还请劳烦姑娘,带小生返回‘沧汐城’可好啊?”

  见白烁媜瞧向自己的目光,也充斥着诧异与惊愕,而更多的却是痴迷和眷恋,迟疑着不肯开口!

  青年渔夫略一皱眉,轻咳一声道:“咳!姑娘,姑娘!不知小生所求,姑娘可否答应?”

  “你叫什么?”白烁媜怔怔问来,却是答非所问!

  “小生姓许,单名一个山字!”这青年渔夫听白烁媜相问,对她儒雅行礼道:“还请姑娘搭救则个,小生感激不尽!”

  “像,真像啊!”白烁媜呢喃到,情不自禁之下,竟是想要抬手去触摸这许山的脸庞!

  瞧她这般举动,站在她身侧的小青赶忙开口,阻断了她的动作道:“小白姐姐,这位公子像谁啊?”

  被小青一语惊醒!白烁媜缓缓回过神来,看着这俊脸微红,神色有些尴尬的青年渔夫温柔回到:“像我二哥!”

  “哦~~!”小青闻言心中了然,故意拖长了声音应到!继而便是一脸兴奋的模样,双眸之中释放出了异样的神采!

  ————————

  仙界‘穹霄殿’上,一众仙皇、仙君跪伏一地!

  当首一位地位不低的仙皇,对殿上御座拱手一拜道:“启禀帝尊:六道诸界在经过五年多的灵气复苏之后,终于气息充沛、功德圆满!自此各界生灵、万千物种,皆可修真炼道、以证仙途了!”

  慕鱼帝尊略一颔首,缓缓开口道:“知道了!还有别的事情,需要禀奏吗?”

  “别的事情?”座下所跪仙皇神色一愕,有些不明所以。

  慕鱼帝尊暗自叹息一声,再次开口道:“哎!五年了,难道胤尘那孩子,还是没有半点消息吗?”

  “这。。。月神主他。。。”被问及的这位仙皇,神色有些尴尬,一时不知该如何回话!

  慕鱼帝尊的面容略带疲惫,许是心力交瘁所致,对大殿之下所跪众仙无力的摆了摆手道:“行了,都下去吧!”

  ————————

  修界‘剑心仙宗’的议事大厅里,一众长老执事噤若寒蝉!

  海天阔狠狠一拍桌子道:“一群酒囊饭袋,养你们有什么用?如今诸界联通,没有哪一界是你们去不了的了!可集我修界‘剑心仙宗’‘万仙门’‘仙姬崖’三大仙门万千弟子之力,竟然还是找不出一个人来!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继续去给我找!就算将六道诸界的每一块疆域都掘地三尺,本宗主也必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谨遵宗主吩咐!”一众长老执事恭声领命,急急而退!

  ————————

  地界鬼域‘三生石’旁,帝藏一脸凝重的看向皇甫御灵道:“皇甫道友!这都五年时间了,你也借助‘三生石’占卜了不下千次,还是没有任何线索吗?你现在可已经是‘测命之境’的占卜师了啊!”

  皇甫御灵长叹一声道:“哎!月胤尘那小子,已是跨越到了无人能及的上古神祖之境!就算是‘测命之境’的占卜师,也不一定能测出他的命运来啊!五日之后,又是良辰吉日,老朽会再次卜卦的!”

  帝藏默然点头,却是无言以对!

  ————————

  妖界‘妖皇宫’内,瀚渊看向冥羽鼓鼓隆起的肚子,上前按住她一双玉手道:“爱妃,安胎要紧!这些木刻,不若就交给那些下人去刻吧!”

  冥羽瞪了他一眼道:“那怎么行?妾身诚心为主上祈福,岂能假借旁人之手呢?”

  温柔抚摸着冥羽手上细密的伤痕,瀚渊重重叹息一声道:“哎!自从主上失踪以后,你每月便刻一尊他的雕像,放于妖祖祠堂之中为他祈愿。如今六十多座大小雕像,都快将妖祖祠堂给挤满了。兴许主上他,早已经。。。”

  “不会的!”听瀚渊有这推测,冥羽断然反驳道:“你我与袁罡大哥尚且无事,主上他又岂会。。。你说是吧,夫君!”

  “嗯!”瀚渊重重点头,双眸之中神色复杂道:“再有两月,这孩子就该出生了!等孩子出生之后,我们便带着两个小家伙一起去天帝山,看看百媚妹妹她们吧!”

  “是啊!”冥羽一脸向往道:“该去看看了!算算时间,卿儿妹妹的孩子,也有七岁了吧?”

  “娘!”随着冥羽话音落下,门外一道稚嫩的童声却是陡然响起到:“我们要带着妹妹去看谁?”

  冥羽望向门口,目露慈爱道:“去看你指腹为婚的媳妇儿啊!你这孩子真是顽皮,怎么又将你袁叔一个人丢在外面了?你不知道他找不见你,是不会回来的吗?还不去将他叫回来!”

  听冥羽这般说来,这童声的主人不待进屋露面,便又满嘴嘟囔着跑了出去道:“知道了,知道了!娘真烦人,袁叔真傻!也不知道我这妹妹,会是条龙,还是一只凤凰啊!”

  随着稚童的声音远去,瀚渊与冥羽相视一笑,继而满是柔情的相拥在了一起!

  ————————

  山雨迷蒙草色幽,斜径几曲不见头。

  往事随风飘零去,记忆犹新堪回首!

  天帝山腹最深处的蜿蜒小径上,两千四百零三枚厚重的青石台阶,早已被翠绿的青草和湿滑的苔藓所掩埋,只留下一道行走所致的深痕!

  缓步来到最后一层台阶上,远处孩童稚嫩的声音悠扬传来!

  “若仙娘亲!我娘和百媚娘亲还有阿瑶娘亲,又去给墨涵娘亲扫墓了,妙情娘亲也在山巅督促大师姐练剑呢!思涵好生无聊,您就陪思涵玩儿一会嘛!”

  “你这丫头,成天就知道玩!你娘教你的剑诀,你都会背了吗?”

  “哎呀,若仙娘亲!咱们先玩儿一会,再让思涵去背也不迟嘛!何况就算思涵背不过惹娘生气,不是还有您和阿瑶娘亲替思涵求情的嘛!”

  “哎,真是拿你没办法!也不知道你爹看见你这个样子,会不会责怪我们这些做娘亲的,对你管教无方啊!”

  “若仙娘亲!你们总说我爹,我爹的!可是思涵都已经七岁了,却连爹的样子都没见过!那些‘葬天神宗’的大哥哥大姐姐,还有一众长老执事们,已经苦寻爹爹五年之久却依旧没有丝毫讯息!您说爹爹。。。会不会是不要咱们了啊?”

  “不。。。不会的,你爹一定不会不要我们的!他一定是被困在了某个难以脱身的地方,这才无法前来找我们的吧?”

  “那您怎么知道他脱身了之后,就一定会来这里找我们呢?”

  “因为这是他的家!后山那座墓里,葬着他最珍爱的人!”

  “若仙娘亲,您。。。在看什么?”

  “我在看那个人,好熟悉。。。”

  “您。。。您怎么哭了?”

  “因为你爹,他回来了!月思涵,叫爹!”

  “爹。。。爹爹!”

  (全书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