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二次元 人在超神开局获得冥王模板

第110章 苏荼的恐怖!你凭什么让我放过? (四)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人在超神开局获得冥王模板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收到来自阿瑞斯同意丁格黑面见冥王的消息后,驻守在神河星上的榴斯皱了皱眉头,撇了一眼正准备处决的那些搞事的神河科学家,然后看向丁格黑:

  “赶紧去吧,这可能是冥王大人给你,给你们神河最后一次的机会。”

  听到这话,丁格黑那紧皱的眉头终于松动了些:“谢谢榴斯长官。”

  “谢冥王大人吧。”榴斯挥了挥手。

  手持武器的冥庭士兵心领神会,收起了武器,将这些搞事的神河科学家又带回了关押地点。

  得到所谓最后一次机会的丁格黑马不停蹄的让人准备飞船,前往冥王目前所在的天使之城。

  星域广阔浩瀚,花费了不知是多少时间之后,来自于神河星的飞船降落在天使之城。

  天使之城。

  说起来这是丁格黑第二次来到天使之城,第一次是几十年前,他代表神河文明来访天使文明做科研学术交流。

  几十年不见,天使之城的变化又改变了不少。

  当然。

  此刻的丁格黑也没有心情具体观察变化的地方,他身上背负的某种意义上讲是神河文明的未来。

  “老师,您慢些。”看到丁格黑马不停蹄的模样,基兰有些担心的讲道。

  作为丁格黑的关门弟子,他也跟随来到了天使之城。

  他这个关门弟子,不是只教关门,还负责照顾丁格黑,某种意义上讲也算是科研小助手...

  “慢不得啊。”丁格黑叹了一口气,倘若基兰知道他肩上背负的东西,或许就不会让他慢一些。

  如今的神河文明...也就只有他能跟冥庭对话对话了。

  就在他们踏入天使之城的不一会,两名暗网天使就过来接应他们,那速度仿佛早已等候多时一般。

  在这两名天使的指引下,丁格黑带着基兰来到了天使的王宫,穿过复杂的长廊后,丁格黑终见冥王苏荼。

  此刻的苏荼没有进入武装状态,静静坐在房间内,阳光透过窗户投射进来,角度很是不错,配上他的脸庞,有几分古希腊美男子的感觉。

  闭目修养的他,感受到丁格黑的到来后,缓缓睁开了那双如同深潭一般看不透的眼睛。

  身上虽然没有刻意散发,但隐约之间的透露出来的那股气势,让人感觉不凡。

  给人的感觉陡然一变,逼格直线上升。

  “冥王大人,人已经带到。”

  “嗯,下去吧。”

  “是。”

  待领路的暗网天使离开,这间房间内便只剩下苏荼,丁格黑以及基兰三人。

  看到苏荼这张面庞后,丁格黑微微一怔,仿佛不认识眼前之人的身份一般,而他身旁的基兰看着苏荼眉头一挑,总感觉似乎是在哪见过一般。

  在哪来着...他想着。

  “冥...冥王大人。”丁格黑称呼着这个看起来比自己小很多,但气场比自己强数倍的男人。

  “坐。”苏荼波澜不惊的开口讲道。

  在丁格黑坐下之后,他捕捉到丁格黑眼中闪过的诧异情绪:“怎么?你似乎对我的样貌很惊奇?”

  “有...有一点,我没想到,统驭四方的冥王大人,样貌如此年轻,但行为处事却是那般的老练稳重。”丁格黑坦然讲道。

  听到这话,苏荼颇为平静,这次面见丁格黑,他并没有以武装状态隐藏身份,主要是因为没有什么必要。

  隐藏身份是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而这现在的已知宇宙内能被他称之为麻烦的事情少之又少。

  “我的内心就像树一样,树越是向往高处的光亮,它的根就越要向下,向泥土,向黑暗的深处。”

  苏荼的声音缓缓响起,这一刻,丁格黑跟基兰在他的身上感受到一股心不由己的沧桑感觉。

  当你向往高处的和平,那就得做好斗争一切,承受混乱,谩骂的准备...丁格黑从苏荼的这句话中品出了这般的理解。

  这让他对于苏荼的所作所为有了一定的沉思。

  “好了,回归本质,你想要面见我的目的是什么?”苏荼并没有给他思考的时间。

  听到这话,丁格黑的思绪拉了回来,看向苏荼缓缓讲道:“我想恳求您,放过那些不懂事的年轻科学家...”

  “他们还小,很多地方认知不全面。”

  苏荼闻声摇了摇头:“小不是理由,不是借口,况且我也不是没有给过他们,给过你机会。”

  “...”丁格黑沉默。

  见他沉默,苏荼又言道:“想想这一年多的时间,冥庭的驻扎军团以及你的所作所为,还有当时我邀请你加入冥庭的那一幕。”

  “你恳求我不要伤害神河的人民,我做到了,冥庭入驻神河一年多的时间,没有动你们神河人一下,至于这所谓的反对我的神河科学家,我也是一而再,再而三给机会。”

  “反观你呢?”

  “对你的承诺我做到了,对你们神河的尊重我也做到,而你这一年多的时间,可是一点没让我感觉到你尊重于我,尊重于冥庭。”

  苏荼谈话间,双眸像是审视一般的看向丁格黑。

  刹那间。

  丁格黑那瘦弱的身躯微微一颤,浑身发亮。

  的确。

  于情于理,苏荼做到了他当初提的要求,反观他这一年的时间,不作为甚至还有些纵容手下人的反抗行动。

  着实很是过分。

  “我欣赏你面对冥庭大军,在一众所谓神河高层不敢出之时,独身一人代表神河文明与我讲话,但你的所作所为,正在不断消磨掉我对于你的欣赏。”苏荼继续说道。

  “我拿你神河当冥庭的人,而你,又或者说是整个神河都在拿冥庭当敌人...所以,你能告诉我,我有什么理由放过那你所谓的年纪还小不懂事的神河科学家们?”

  压迫感。

  强烈的压迫感。

  这种压迫感不是来自于身体又或者是气场带来的,而是苏荼句句紧逼的语言透露出来的。

  句句在理,句句又反驳不了。

  每一句都如同推土机一般,铲平他丁格黑以及神河文明的尊严感。

  此刻的丁格黑甚至还有些愧疚的感觉,有些对不起苏荼对于他以及神河文明的信任,这种三言两语瓦解思维的能力着实恐怖如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