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二次元 人在超神开局获得冥王模板

第222章 烈阳毁灭!我是旧时代的残党,新时代里没有我存在的意义!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人在超神开局获得冥王模板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我烈阳可以投降...服于你们冥庭,达成合作,你们需要之时,可以提供所需支持。”帝鸿坤继续拖延时间。

  听到这话,哈迪斯还真思索了一下,又一次连接冥王的通讯。

  “冥王大人,烈阳以当我们的附庸文明为筹码,想要一条活路...”

  冥王苏荼又一次接起了哈迪斯的通讯,听到通讯内容后直接说道:“拿到恒星驱动技术,然后...把所有的威胁驱除。”

  “明白。”哈迪斯应道。

  通讯挂断,苏荼对于这个决定没有过多的犹豫。

  烈阳文明,唯一的价值就是拥有恒星驱动技术,这技术的苏荼并没有过多染指,就在刚刚哈迪斯问这个问题之时。

  他原本是打算彻底毁灭烈阳,忽而想到一个问题,若是把烈阳人全灭,后期若是需要恒星驱动技术该怎么找?

  难不成要去凯莎的天使文明,找天基王鹤熙要?

  在原著中,除了烈阳人有恒星驱动技术外,天使文明的鹤熙同样也拥有这项技术。

  所以他就让哈迪斯先获得一份烈阳的核心技术,然后把所有的威胁去除。

  这个所有的威胁概念很模糊。

  什么是威胁?

  可能成为冥庭麻烦,或者已经有成功麻烦苗头的人或物,都属于威胁。

  ...

  烈阳星这边,哈迪斯跟苏荼通完话之后,准备提条件之时,就看到了帝蕾娜悬浮在半空,身上散发着强光,双眸空洞,同样散发金光,活生生的一个“小太阳”。

  “这...怎么回事?”哈迪斯看了看旁边的芬里尔问道。

  “你刚才发呆之际,那个叫帝鸿坤的东西,朝着这个女人投射了一道光,然后...就这也了。”芬里尔双手交叉抱臂说道。

  “...”

  “我哪是发呆,我那是向冥王大人请示。”哈迪斯纠正道。

  “嗯,无论是请示还是发呆,在战斗尚未结束之时,这都是破绽。”芬里尔讲:“你每给敌人的一次机会,就是给敌人多一份反杀你的时间。”

  “...”

  这话好耳熟,娘的。

  这不是冥王当时教他的时候说过的话么!

  这还让芬里尔借过来了!

  哈迪斯郁闷,然而看着半空之中:“他这是搞得什么名堂?”

  “目前看来,那个叫帝鸿坤的东西,利用这个女人,驱动了这星系的恒星...似乎是要鱼死网破。”芬里尔缓缓开口道。

  “...”

  “你刚才说什么话激怒了他们么?”哈迪斯问。

  “没,我一直等待你的信号。”芬里尔还是能分得清任务的主次顺序,他是来帮忙的,所以某些决策事情上会听哈迪斯的。

  不光是他,冥庭下的其他文明出联合任务也是一样,冥王先把任务交给了哪个文明,比如说阿瑞斯文明。

  阿瑞斯之主路法觉得这个任务需要天使文明协助,就会找天使文明帮忙,但任务的主导还是阿瑞斯,天使文明听从安排就可。

  这样就不会造成指挥主权不清的问题。

  ...

  “那他们干什么搞这出?”哈迪斯眉头一挑。

  “最后一搏呗,不计代价。”芬里尔说的很是轻松。

  “那你为什么没阻止一下呢?”

  “反正这个文明都是必死局面,插手也是死,不插手也是死。”芬里尔此刻说的话就很不符合他的人设。

  “...”

  “好家伙,这不是你性格啊?”哈迪斯有些惊讶。

  “是么?可能进入疲惫期了吧。”

  此刻的芬里尔双眸中很是平静,脸上也没有过多表情,与刚才大杀四方派若两人。

  疲惫期...

  贤者时刻么?杀到一定数量,再看敌人就没有那么大戾气...陷入cd中。

  就离谱的。

  “冥王大人要他们烈阳的恒星驱动技术,现在看上去是要不到了。”哈迪斯看向越来越亮的帝蕾娜说道。

  “还是先出去吧。”

  哈迪斯说着,烈阳星出现数层恒星能源构成的隔绝壁垒,看上去像是不让他们离开,又好像是想要阻隔恒星爆炸?

  “就这个,能阻拦我们么?”芬里尔有些许不屑。

  而后他便跟哈迪斯打碎了这保护壁垒,消失在了烈阳星之上,只留下幻体化的帝鸿坤以及被控制的帝蕾娜。

  在他们对话之际,帝鸿坤看着帝蕾娜,给帝蕾娜留言道:“摧毁自己的文明,是很痛苦,但相比起被敌人摧毁,自我摧毁或许才是烈阳星最体面的结局。”

  “蕾娜,作为太阳神的后裔,找一颗新的星球...重新复兴烈阳。”

  他说着驱动着帝蕾娜引爆了烈阳星系的恒星。

  ...

  顷刻,哈迪斯跟芬里尔悬浮在巨神星系外,看着星系内不断膨胀的恒星。

  又过了几分钟。

  无声的爆炸瞬间摧毁了星系内一切的行星,包括生命,恒星爆炸的威力着实恐怖,直接将巨神星系化作一片死寂。

  哈迪斯跟芬里尔也受到了一定影响,但并没有什么伤害。

  “这帝鸿坤还真是狠角色,驱动他的子嗣,直接把家给炸了。”哈迪斯默默说了一句。

  这操作,着实很秀。

  “不炸,我们也会摧毁烈阳,无非就是换一种方式罢了。”芬里尔讲道。

  “走吧,去看看,我感觉那个帝鸿坤够呛能死。”哈迪斯准备重回烈阳故地看看。

  “有虫洞波动。”芬里尔提醒道。

  有人刚被传送走。

  听到这话,二人对视一眼,查看了一下这虫洞出现的时间。

  好家伙,就在爆炸前夕。

  这证明恒星爆炸前,有烈阳人跑了。

  “我去找虫洞穿梭的目标落点。”芬里尔说道。

  趁着虫洞发生的还早,虫洞波动消失的没有那么快,要是运气好,还是能追得上逃跑的人。

  二人兵分两路,一人一遍。

  芬里尔消失后,哈迪斯返回了烈阳星曾经存在的星域。

  果然,有人还活着。

  是帝鸿坤。

  那悬浮的“帝”字看上去那么的显眼,冒着金色的光,仿佛是一航标,让人知道,这里曾经诞生过一个强大的文明。

  它的名字叫“烈阳”。

  “好家伙,你怎么没死。”哈迪斯走近问道。

  “我早已经死了,现在的我,只不过是一个意识幻体罢了。”帝鸿坤也没想要逃。

  “那你怎么没跟着逃跑那位一起走?”哈迪斯又问。

  这个问题,帝鸿坤沉默了一下缓缓回应:

  “我是旧时代的残党,新时代里没有我存在的意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