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奇幻玄幻 大唐扫把星

第1097章  告诫璐王

大唐扫把星 迪巴拉爵士 14457 2021-07-24 02:13

  

  “这是疯了?”

贾平安讶然看着癫狂的王宽。

“没了,都没了!”

王宽咆哮着。

贾平安去了百骑。

“王宽什么意思?”

百骑在国子监有眼线,这事儿贾平安知晓。

沈丘皱眉按着鬓角,刚才贾平安进来时卷起了一股风,吹乱了他的长发。

明静说道:“还没消息。”

“这是大事,莫要懈怠!”贾平安告诫道。

沈丘和明静应了,但明显口不对心。

半个时辰后,王忠良来了。

“国子监听闻有些动静?”

沈丘猛地想起了贾平安先前的话。

这是大事,莫要懈怠!

贾平安出去转悠了一圈,再回到百骑时,沈丘拱手,“多谢。”

明静说道:“回头就还你钱。”

消息来了。

“窦尚书的建言传到了国子监,随后那些师生都觉着前途渺茫,有人说要再来一次独尊儒术,把新学彻底铲除了,被王宽喝骂。”

“撒比!”贾平安轻蔑的道:“武帝说独尊儒术,可行的却是法家之术。所谓独尊儒术,不过是因为儒学鼓吹的那些东西契合了帝王的心思而已。”

不好意思,李治不喜儒术!

贾平安很乐呵。

“王宽和那些官员助教商议,说是想引入新学。”

卧槽!

贾平安都震惊了,“王宽竟然有如此魄力?”

这堪称是自我阉割啊!

但此时的儒学不是后世一统浆糊的儒教。若是明清有学问挑战儒学,无需什么国子监动手,那些儒学门徒就能一把火把新学的课堂烧了,谁敢学新学一律毒打半死,随后孤立他们,让他们寸步难行。

所以这是最好的时代!

帝后也震惊了。

“不过那些官员和先生都不赞同,说这是自尽。”

李治淡淡的道:“王宽有魄力,堪称是壮士断腕,可惜他不知晓那些人的心思……新学都被人抢了先,再去引入新学就得卧薪尝胆多年,方能有逆袭的机会,可谁有这等耐心?”

武媚冲着小狗招手。

“寻寻。”

小狗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因为胖了些,竟然还打了个滚。

武媚抱起小狗说道:“不过王宽却有坚持,这等臣子可惜了。”

……

王宽在国子监的值房里发呆。

“这是唯一一条活路,百姓不是傻子,学新学就算是不能为官,好歹也能凭着学到的学识去做别的,种地经商,甚至做工匠都能成为佼佼者,这便是新学的好处。可学了儒学不能做官还能做什么?什么都做不了!”

那些官员木然听着。

没有人愿意阉割自己的好处。

什么儒教,不过是一群人为了维系自己的利益抱团的结果。

王宽的嘴角多了白沫,“引入新学是低头,可我等能从新学中寻到儒学没有的学识,把它融入到儒学中来。”

没人吭气。

王宽拍着案几,“说话!”

郭昕坐在最边上冷笑。

一个官员说道:“祭酒,儒学博大精深……”

王宽骂道:“都要烟消云散了还在哄骗自己!”

那官员不满的道:“儒学足矣,何须引入什么新学。新学乃是旁门左道,迟早会烟消云散,祭酒你这般想法……哎!”

王宽看着众人,个个都是一脸不以为然的模样。

他悲凉的道:“若是不管,五十年后儒学将会成为笑话,百姓都不屑一顾!”

一双双眸子闪烁着。

“士族首当其冲!”

一个官员说道:“士族强大在于势力,但根源还是经学。没有经学他们也聚拢不起这么多钱粮和隐户,他们不会坐视。”

合着这些人都在等着士族冲杀在前,自己在边上摇旗呐喊!

连胆子都没有!

王宽绝望了。

“王祭酒!”

来了个内侍,见值房里人多也不啰嗦,“陛下令你去礼部任职……”

这是皇帝的临时起意。

礼部啊!

王宽这一去多半能混个侍郎!

路宽了!

众人艳羡不已。

王宽说道:“还请回禀陛下,臣……不做逃卒!国子监在一日,臣就在此坚守一日。”

众人不禁愕然。

内侍回宫禀告。

“这是个意志坚定的人,可惜选错了方向,否则进入朝堂也不是难事。”

皇帝有些遗憾。

贾平安觉得王宽就是个殉道者。

“赵国公。”

贾平安在宫中和上官仪巧遇。

“上官相公。”

上官仪微笑,“你家有个女儿,听闻很是可爱?”

提到这个贾平安就笑,“是啊!”

上官仪说道:“老夫家中才将多了个孙女,哭声震天,老夫就想着长大后会如何。”

“嗯……女娃吧,爱撒娇,拉着你的衣袖拽啊拽……”

上官仪不禁微微颔首,“只是想想就有趣。”

“女儿还会管着你,譬如说医者说你不能饮酒,她就会盯着,但凡你喝酒,就在边上瞪着你,再喝就不睬你,或是把你的酒杯给抢了。”

“哦!这般孝顺吗?哈哈哈哈!”

上官仪很是欢喜。

二人分手,贾平安突然问道:“对了,那女娃可取了名字?”

“叫做婉儿。”

上官婉儿?

贾平安目送着上官仪远去,想到了上次九成宫事儿。

他插手之后竟然把上官仪给解救了。

……

太子正在苦大仇深。

“舅舅,那小狗被阿娘养着了。”

呃!

阿姐越发的没谱了。

贾平安随即去了皇后那里。

“汪汪汪!”

小狗狂吠。

“有趣。”

贾平安伸手按住它的脑袋,随后轻松把它抱了起来。

“你倒是会养狗。”

贾平安的动作一看就是老司机,武媚想起他早些年的乡村经历也就释然了。

贾平安抱着小狗逗弄了几下,放下后说道:“阿姐,听说璐王的学问精进不少?”

武媚一怔,“你从何处得知?”

贾平安随口道:“王勃喜欢出去交友,昨日回来和我说了此事,说是那些读书人说的。”

武媚默然。

点一下就好。

贾平安告退。

“你且等等。”

武媚问他,“你家中几个孩子如何平衡?”

呃!

这事儿……

贾平安说道:“等他们大了根据喜好去安排,自己努力最好,不过我这个做阿耶的也不能束手……”

那种什么任凭孩子去闯荡的想法很无稽,也就是家里一无所有才会如此。

“等他们成亲生子后,就各自分了地方住……”

咦!

武媚好奇,“不是聚居?”

这个时代的规矩是父母在不分家,甚至是父母在,家中成员没有私财。

贾平安笑道:“阿姐,一大家子住在一起固然好,可每个人的性子不同,长期住在一起难免会磕碰。反而分开后更亲近,我管这个叫做远香近臭。”

“胡说!”武媚嗔道。

“这可不是胡说。”贾平安说道:“这等一族聚居乃是为了形成合力,可分开住难道就不能?若是孩子们彼此关爱对方,就算是住在不同的地方,但凡谁有事他们也会义不容辞。反过来,若是他们之间有龃龉,你就算是逼着他们住在同一个屋子里,只会让矛盾越来越深。”

“你倒是豁达。”

武媚沉思着。

李贤这小子可是不省心,而且还不走寻常路。

历史上大外甥从小就多病,明眼人都看出来了这个太子做不长,所以李贤就是候补太子。他的各种表现让李治赞不绝口,后来成为太子后更是如此。

可他和阿姐的关系却很差,势如水火。

许多人说是因为阿姐想篡位,所以这个儿子的存在就成了她的障碍。

可贾平安敢打赌,那时候的阿姐压根就没生出做皇帝的想法。而且就算是弄掉了李贤,可后面还有李哲……

关键是在和李贤的有限接触中,贾平安发现这娃有些暗搓搓的。

“让六郎来。”

李贤来的很快,他长的越发的俊秀了,而且风度翩翩。

这娃还有两年就要出宫开府了。

随后就是和小老弟斗鸡,王勃写了文章助兴,被李治看到后勃然大怒,驱逐出王府。

“六郎最近读书如何?”

武媚问着情况。

贾平安早就想开溜了,可阿姐不许。

这是要让我看看你们的母慈子笑?

他家中的是母吃女效,提起来就头痛。

“还好,最近和先生们探讨学问多一些。”

“在外面可是有友人?”

李贤渐渐大了,帝后的管控也渐渐松懈了,不时还能出宫。

李贤笑了起来,很是俊秀,“有些友人,不过也不怎么往来。”

武媚说道:“交友要会看人,话多的莫要深交。”

我的话也不少吧?贾平安觉得阿姐这话把自己也扫了进去。

但这话里怎么有话呢?

亲子时间结束,老娘要理事了。

武媚摆摆手,贾平安和李贤告退。

出了大殿,李贤笑道:“赵国公最近进宫频繁啊!”

小子说话阴阳怪气的,贾平安真心不喜欢,“好好说话,大气些,别阴阳怪气的,再有男儿气些,莫要娇弱。”

李贤变色,“赵国公这话……回去和自家孩子说也好。”

呵呵!

小子被刺痛了吧!

贾平安止步,看着他说道:“信不信我能让你每日的功课加倍?”

李贤冷笑,“那又如何?”

贾平安说道:“信不信我能让你失去宠爱!”

李贤变色。

果然,小子心中想的不简单。

贾平安说道:“别找事,特别是记住了……别找太子的事。”

李贤微笑,“赵国公这话是想污蔑我吗?”

“皇家的孩子从不简单,这我知晓,可你的不简单最好收敛些。”

贾平安扬长而去。

李贤身边的内侍韩大这才说道:“大王,赵国公跋扈,不过他深受皇后信重,上次皇后得了一筐子好果子,都送了半筐子去道德坊,可见疼爱。大王,莫要得罪此人。”

李贤眯眼看着贾平安远去的背景,“他是靠阿娘起家的,和大兄亲密,一番话看似平常,却是在告诫我……他也配?”

“六郎!”

太子来探望自家老娘。

李贤转身,脸上的笑容带着欢喜之意,“大兄。”

李弘过来,不满的道:“这天气却冷了些,你且穿厚些,身边人提醒你要听……”

“是!”

……

贾平安觉得皇家的孩子都是人精,大外甥就是个异数。

“去公主府。”

贾平安上马,徐小鱼问道:“哪个公主府?”

贾平安作势抽他,“去高阳那。”

到了高阳那里,钱二说道:“郎君,小郎君最近练箭呢!”

“哦!好事。”

艺多不压身。

李朔来迎。

“箭术练的如何?”

“还好。”

这孩子就是这般,总是带着些矜持之意。

这便是高阳教导的!

“既然要练,那就有始有终,莫要半途而废。”

“是!”

李弘很爽快的答应了。

“小贾!”

高阳正在看着侍女们晒各种厚衣裳和厚被子。

“天气要冷了,大郎那边得准备些厚衣裳和厚被子……”

高阳碎碎念。

贾平安看着她,高阳诧异,“这是为何?”

“你不再是以前的那个高阳了。”

高阳一怔,“是啊!以前我哪会想这些。”

随即高阳就心动了,“要不……哪日一起出城去玩耍?带着大郎,不带也成!”

贾平安笑道:“都行。”

等贾平安走后,李朔又去了自己的院子。

“把弓箭拿来。”

二尺在边上转圈,李朔张弓搭箭……

松手!

箭矢如流星!

……

“此次关陇谋反影响深远。”

宫中,李治和皇后说道:“外间有人说皇室过河拆桥,不外乎指的是当年李氏也是关陇一员。更有人说朕对亲戚刻薄,至为可笑。”

王忠良想了想,觉得这话没错啊!

皇帝对亲戚真的很刻薄。

武媚说道:“关陇必然会没落,但皇族却不同,我以为……还是拉拢一番为好,至少要让他们相信陛下对他们并无恶意。”

李治颔首,“如此,明日请了人来饮宴,让他们带着孩子来。”

这是个极为高明的手法:孩子们跟着来,皇帝夸赞几句,什么我家的千里驹,保证皇族沸腾。

武媚问道:“请哪些人?”

李治端起茶杯,看着里面的三片茶叶,“你去办,朕不管。”

小气的男人!

武媚微微挑眉,“请了几位公主来,在长安的亲王也请了来。”

“你弄。”

李治看到了儿子。

“阿耶,阿娘!”

李弘行礼。

“妹妹呢?”

帝后闻言莞尔,李治说道:“你妹妹在睡觉。”

“睡的也太多了些。”李弘嘟囔着。

“五郎坐这边。”

李治招手,李弘过去坐在他的身侧。

李治看了茶杯一眼。

李弘悄然从袖口里摸出了一个小油纸包。

我的儿,果然孝顺!

李治接过油纸包,只是轻轻的捏了一下,就感受到了茶叶。

妙啊!

心情大好的皇帝吩咐道:“明日多准备些彩头,但凡孩子们出色就赏赐!”

……

新城得了通禀,问道:“高阳可会去?”

高阳当然是要去的。

“大郎,来试试这件衣裳!”

李朔苦着脸成了衣服架子,不断测试那些新衣裳。

“这件不错,映衬着大郎俊美。”

高阳心满意足,“明日一起进宫。”

李朔说道:“阿娘,我不喜进宫。”

“嗯!”

高阳瞪眼。

李朔乖乖低头,“是。”

第二日,李朔令人去请自家老爹。

“何事?”

窦德玄的任命下来了,贾平安准备去户部洗劫一番。

“阿耶,我不喜进宫。”

哎!

贾平安揉揉他的头顶,“人一生中要做许多不喜之事,譬如说有人不喜读书,可还得读。有人不喜出游,但家人都去你去不去?你不喜进宫,可必须要进宫,想明白了这个,你就不会纠结困扰。”

李朔仰头问道:“能不去吗?我不喜欢那些亲戚。”

这孩子!

贾平安笑道:“亲戚是不能选择的,你不能因为不喜这个亲戚就冷眼以待,对不对?除非他过分了,否则该言笑晏晏还得言笑晏晏,这是修行,人一生都在修行,直至你某一日豁然开朗,想通了许多道理,从此不再困惑。”

“就是……身不由己也得做。”

“对,你看看皇帝,许多事他也不乐意,可必须得做。”

李朔说道:“阿耶,我和他们不是很亲的亲戚呀!”

贾平安心头一震,“是啊!不过阿耶看着你呢!安心!”

李朔用力点头,眼中多了神彩。

时辰到,盛装的高阳带着李朔出发。

新城也来了。

“高阳。”

高阳笑道:“你这怎地看着脸色都红润了许多?”

新城摸摸脸,“真的?”

“假的!”

高阳笑了。

李朔下了马车,“见过新城姑母。”

“好孩子!”

新城摸摸李朔的头顶,“看着大郎就觉着羡慕。”

“那就自己生一个!”

高阳很是得意,“不过大郎的孝顺和好学却是别人生不来的,就我能!”

李朔皱着脸,慢慢落在后面。

今日帝后宴请亲戚,李元婴也带着孩子来了。

众人相见纷纷行礼,有人聚在一起叙旧,有人冷眼以对。

李元婴带着孩子单独坐在一边,不去凑热闹。

“记住了,这些人大多不简单,和他们离远些,免得他们倒霉带累了你。”

“哦!”

李元婴的保命大法堪称是宗室一绝,看看高祖皇帝的儿子还剩下几个?

看看先帝的儿子还剩下几个?

但他依旧在潇洒!

这是天分啊!

李元婴很是得意。

帝后来了。

第一句话就催人奋进。

“今日亲戚相聚可随意,不过朕想看看各家的儿郎有何本事,若是真有本事,朕不吝赏赐,不吝重用!”

气氛瞬间炸了!

……

晚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