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秦有锐士

第389章 力拔山兮气盖世

秦有锐士 迷惘的小羊羔 4597 2021-06-25 05:24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秦有锐士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外臣司马洗,参见秦王!”

  “秦王万年!”

  秦王荡并没有按照正式的邦交礼仪,在章台宫亦或是四海归一殿接见使者,而是让人将司马洗带到了咸阳宫的一处亭台水榭。

  饶是如此,这已经是秦王荡在礼遇司马洗了!

  要知道,楚国与中山国的使者几乎是同一时间进入咸阳的,秦王荡能首先接见司马洗,这不是在看重中山国吗?

  此时,秦王荡正端坐在一块蒲团上闭目养神,手里还拿着一根钓竿,中规中矩的钓着鱼。

  见到秦王荡这般气定神闲,稳坐钓鱼台的模样,司马洗只是噤声,不敢多言。

  “司马大夫,坐吧。”

  秦王荡伸手一指,就让人在旁边放置了一个蒲团,让司马洗坐下。

  “谢秦王。”

  “司马大夫此来咸阳面见寡人,所为何事?”

  “不瞒秦王。”

  司马洗躬身道:“秦王,外臣乃是受王命而来的。对于天下之事,想必秦王早已了如指掌!外臣早在灵寿之时,便早已听说过秦王的鼎鼎大名了!”

  “世人都说,秦王勇猛,重武善战,力拔山兮气盖世,有万夫不当之勇。有人说,秦王你是一位商纣王、吴王夫差一般的亡国之君,因穷兵黩武,最终只能落得凄惨收场!”

  “有人说,秦王你是百年难得一遇的雄主,秦王将建立一番远超齐桓、晋文的霸业。”

  “但是,孰是孰非,在外臣看来都不尽然。”

  “哦?”

  秦王荡来了兴致,不由得转头看着司马洗。

  司马洗又垂手道:“在外臣看来,世人对秦王你是毁誉参半,褒贬不一的,但是有一点任何人都不能否认。”

  “愿闻其详。”

  “秦王是为一代雄主!”

  司马洗朗声道:“秦王自继位以来,疏通河道,修改封疆、田律,开通西域,吞灭义渠,威服月氏,又自关外击韩、败魏、弱楚,陈兵洛阳临二周。”

  “短短数年之间,秦王已经建立了一番不朽的功业。外臣有理由相信,再给秦王你十年的时间,恐怕秦国便真的会雄于天下,成为世间唯一的霸主大国了!”

  “哈哈哈哈!”

  秦王荡盯着司马洗的眼睛看了良久,终于突兀的哈哈大笑起来。

  秦王荡鼓掌道:“司马大夫真是妙人妙语啊!这一番话说到了寡人的心坎里了。花花轿子人抬人,寡人这些年来见过的使者不少,但唯一能以这种言论开头的,司马大夫你还是第一位。”

  “……”

  司马洗有些尴尬。

  这马屁拍的太过了吗?

  虽然知道司马洗是在奉承自己,但秦王荡还是有些自得的。

  毕竟,他这些年所做出的成绩那是有目共睹的。

  莫说是齐王田辟疆、楚王熊横这样的庸碌之君,即便是赵王雍,大名鼎鼎的赵武灵王在功业上,对上秦王荡都得靠边站!

  没办法,祖宗留下的基业还是十分雄厚的,至少在家底上,秦国胜过赵国不是一点半点的!

  “司马大夫,寡人想中山王让你出使咸阳,不单单是来拍寡人的马屁的吧?”

  “秦王明鉴。”

  司马洗低着头道:“外臣身负使命而来,不敢怠慢。外臣此来,是为中山与秦之盟好而来的。”

  “盟好?如此说来,中山王是有意与我大秦结盟吗?”秦王荡一脸玩味的问道。

  “正是。”

  司马洗早已准备好了说辞,听到秦王荡这般询问,便立即道:“大王之国,东临二周,西抵西域,南达黔水,北至河套。”

  “泱泱大秦,有关中、巴蜀良田肥美之属;有崤函之固,一夫当关,而万夫莫开;有战车万乘,甲士百万!”

  “战将如云,谋臣如雨!”

  “外臣完全能相信,以秦王之贤明,以秦军之犀利,以秦国上下万众一心,定可堪定天下,廓清寰宇的!”

  司马洗一个劲儿的拍马屁,一个劲儿的阿谀奉承,把秦王荡的耳朵都听出了老茧。

  正所谓花花轿子人抬人!

  是人都喜欢听好话,秦王荡自然是不例外的。

  只不过,浸yin权术多年,自身又能言善辩的秦王荡,还不至于被司马洗的这三言两语恭维得飘飘然,继而不知所以。

  秦王荡微微一笑,说道:“承司马大夫所言哪。司马大夫留在中山国的确是屈才了!”

  “依寡人之见,司马大夫之辩才,当不下于已故之武信君张仪,若司马大夫愿意,秦国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

  秦王荡向司马洗抛出了橄榄枝。

  一瞬间,司马洗的眼中闪现出一抹精光。

  说真的,比起中山国,司马洗更愿意在秦国效力!

  中山国与秦国二者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秦乃霸主大国,而中山国虽号称是“五千乘之国”,但不过是虚有其表。

  尤其是近些年来,在赵军的不断打击之下,中山国已然是山河日下,国力大大衰退,早已沦为千乘之国……

  真正的有识之士,不可能看不到中山国目前的窘境。

  若是有选择的话,聪明人都会选择入仕秦国,而不是跑到中山国让自己饱受煎熬的。

  话虽如此,但司马洗没得选!

  司马家族世居灵寿,在数百年前,司马洗的祖先就是鲜虞贵族出身,虽非王族,但也十分的显赫!

  “多谢秦王的好意,外臣心领了。”

  司马洗顿了顿,又长叹一声,道:“秦王乃一代雄主,雄才伟略,世间罕有。以秦王之远见,理应知晓天下之大势!”

  “而今秦、齐、楚三大霸主国鼎足而立的局面已经被打破,天下东以齐强,西以秦强。”

  “秦齐一西一东,相互争霸。然,大王可知天下仍有一国,随时都可能成为秦国的心腹大患?”

  闻言,秦王荡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司马洗,道:“司马大夫说的是赵国吧?”

  “正是!”

  司马洗正色道:“秦王,如今的赵国已成气候!”

  “秦王明鉴。自赵雍继位之后,始称王,辟北疆,锐意进取,尤其是对我中山国虎视眈眈!”

  “这几年来,随着赵国的胡服骑射大获成功。赵军的铁骑得到加强,军力鼎盛,比起秦国的虎狼之师或许稍逊一筹,但绝不会长久如此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