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冉魏霸业

第697章 驾崩

冉魏霸业 迷惘的小羊羔 5727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冉魏霸业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回到自己的王府,已经心力交瘁的冉操本想好好睡一觉,但是下人汇报说,司马诩已经在书房里等着他了。

  冉操随后就在书房内会见司马诩。

  喝了一碗茶水,冉操这才长吁一声,说道:“先生,真是太感谢你了。这一回若是没有你的指点迷津,孤已经死在宫里,已经死在了父皇的手下了!”

  “大王,你要感谢的人不是我,而是陛下。”

  “这是为何?”

  “陛下若是真心想要下杀手的话,大王早就死了,我现在也见不到大王的面了。”

  “你早就知道父皇不会杀死孤?”冉操颇为匪夷所思地道。

  司马诩淡淡的道:“这是自然。陛下为何要杀死大王?陛下爱子心切,太子是陛下的儿子,大王你也是陛下的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死任何一个陛下都舍不得。就算陛下知道太子之死与大王你有干系,恐怕只是将你贬为庶人,终生圈禁在王府而已。即便陛下想处死你,皇后娘娘会答应吗?”

  闻言,冉操想了想,似乎真的是这么一回事。

  冉操与冉明一样,都是冉闵与董巧巧生的儿子,天潢贵胄,皇帝嫡子!

  董巧巧心善,刚死了一个儿子,自然不想另一个儿子也死去的,而以冉闵对董巧巧的宠爱,绝不可能不顾及董巧巧的感受,擅自处死冉操的。

  不过司马诩能算计到这一点,让冉操有些不寒而栗,同时心里对于这个大智若妖的“前朝余孽”提防起来。

  “先生,下一步孤应该怎么做?”

  “等。”

  “等?”

  “不错。”司马诩点了点头道:“太子已死,已经成年的皇子们又都到各地去立国称王,所以这段时间,群臣必定请求冉闵另立储君。而这个储君的热门人选,除了大王之外,就是秦王冉智,越王冉战和代王冉骁!正所谓立嫡立长,无嫡长子就立嫡子,无嫡子当立长子!”

  “大王与越王、代王都为皇后所出,在朝野上下,乃至于封国之内有贤名,至于秦王冉智也备受朝中文武的推崇,所以下一位太子的人选,必定是这四个皇子当中的一个。”

  听到这话,冉操倍感困惑地道:“那孤就真的什么都不做吗?”

  “对,什么都不要做。这种时候,哪个皇子蹦跶得最厉害,就会被大势所趋,推到风尖浪口上,就越不可能成为储君!”

  “孤明白了。”

  ……

  翌日,冉闵就将王赟的九族全部诛杀,让这场大案画上了句号。冉闵追赠太子冉明的谥号是“悼襄太子”,陪葬于景陵,同时将一干不力的东宫侍卫三百二十八人全部处死,给冉明殉葬。

  对于立储之事,冉闵表示漠不关心,力排众议,没有再立一个太子。

  而在开皇二十八年的冬季,尚书令崔皓染病,不幸逝世,享年七十二岁。冉闵追封其为“广平郡王”,追赠谥号“文忠”,其子崔弘承袭其爵位,改封高阳郡公。

  崔皓死后没多久,王猛就辞官归隐了。

  继承他们的尚书令、侍中的职务的,是徐渭与赵笙。

  本来秦牧以年迈体弱为由,多次向冉闵上书,请求辞官归隐的,但冉闵都没有批准。最后实在拗不过,秦牧“假死”,冉闵不得已也追封其为“彭城郡王”,追赠谥号“襄”,其子秦问承袭其爵位,为彭城郡公。

  前两年,李农、王平就已经逝世了。

  随着这么一大批文臣武将的逝世,冉闵的心中感到很悲伤,有感于其功绩,于是修建凌烟阁,让朝野上下评判出二十四个文武大臣,作为“凌烟阁二十四功臣”。

  崔皓、李农、卫峥、董匡、王平、秦牧、王猛、冉恪、卫辽、吕乾、苏林等人都在其列,整整二十四个人,有的已经逝世,有的还活着,但已经垂垂老矣。

  十年之后。

  公元386年,即开皇三十九年的开春,冉闵开始了自己的最后一次西征。

  鲜卑帝国不灭,把慕容垂这个心腹大患留给后世子孙,冉闵实在是放心不下!

  这一回魏军西征的第一个目标是斯拉夫人。

  不过现在的斯拉夫人实在是太过差劲了,斯拉夫人仍处于原始公社制阶段,但已出现比较巩固的军事组织,部落会议在原始民主生活中起着重大作用。

  这时,农业已成为主要生产活动,同时从事畜牧业、渔业和养蜂业。

  各种手工业,如冶金、纺织、皮革、木工、制陶等也有发展。此时的住房比较简陋,一般是半地窖式的土屋,近似正方形。

  其住地大都选择在山林水泽附近。

  在这一阶段,斯拉夫人还有一种独特的社会组织形式,称为“扎德鲁加”即建立在氏族血缘基础之上的父权制大家族,包括同父所生数代子孙及其妻室儿女,多达数十人。他们住在一起,共同劳动,共同占有生产资料和剩余产品。男女族长拥有很大权力。

  斯拉夫人同日耳曼人一样,有着牢固的村社制度,但没有广泛使用奴隶,战俘可以享受自由人的待遇。他们的社会发展超越了奴隶制阶段,直接从原始社会进入封建社会!

  饶是如此,茹毛饮血的斯拉夫人还是干不过强悍的魏军的。

  此时的魏军,不仅有着红衣大炮,还把火铳和热气球捣鼓出来了。

  进入斯拉夫人所在的严寒之地后,魏军就以摧枯拉朽之势,一个接一个地扫灭斯拉夫人的部落,迫使其不得不臣服于魏帝国,接受魏帝国的统治!

  六月,在基本上平定了斯拉夫之地后,冉闵设置斯拉夫行省管理这偌大的土地。随后魏军就一路西征,跨过奥得河,直扑鲜卑帝国的疆域。

  此时鲜卑帝国的主人是慕容垂,他已经发动兵变,把原来的皇帝慕容暐处死,登基称帝。

  魏军与鲜卑人在奥托哥特附近发生激战,双方投入了五十万的兵力,最终以魏军获胜而告终。而慕容垂不甘心失败,又率兵退守奥托哥特城,收拢溃兵,准备负隅顽抗,同时请求罗马帝国、萨珊王朝赶来增援。

  魏帝国的强盛让这些国家感到惊惧不已,故而都不敢有丝毫的懈怠,都纷纷派出大军激战魏军。

  十月,魏军仗着热气球不断往奥托哥特城内投放炸药,终于让鲜卑人崩溃,慕容垂不得已再次率兵杀出重围,逃奔西哥特王国。

  时间进入开皇四十年的二月,波斯人和罗马人的六十二万联军终于赶到,与二十万魏军在阿尔及利亚附近发生激战,不过人多势众的白夷联军,最后还是败给了魏军的红衣大炮和火铳,几乎全军覆没。

  冉闵又一路率军攻灭伊比利亚、阿尔巴尼亚和亚美尼加三国,罗马帝国与萨珊王朝纷纷遣使求和,但冉闵不准,又率军挺进萨珊王朝的首都泰西封。

  魏军一路攻城略地,所向披靡,但是在进攻到泰西封的时候,冉闵原本就不堪的身子终于一病不起,在八月十六就驾崩于泰西封城外。

  弥留之际,冉闵将楚王冉操传召过来,对着在场的文武宣布道:“兹,冉操,文武兼备,有朕之风,故传位于操,望诸卿好生辅佐。待新皇如朕一般。”

  “陛下!”

  等到冉闵挥退了众人,又留下冉操一个人,轻声叮嘱道:“操儿,朕不行了。”

  “父皇!”冉操的眼圈一红,就有些泣不成声了。

  冉闵叹息道:“朕原本想着,把萨珊王朝、罗马帝国、鲜卑人这般的强国一一收拾了,让你好好坐稳江山的,可是现在看来,不行了。朕,天命已去,奈何奈何!操儿,朕接下来要说的事情,你要一一记住。”

  “是,儿臣听着。”

  “其一,你登基之后,必须要秉承朕的理念,开疆拓土,继续消灭各大强国蛮族。完成帝国‘凡日月所照,江河所至,皆为魏土’的规划!”

  “诺!”

  “其二,严防司马诩。”

  “这……”冉操迟疑了一下,说道:“父皇,你既然怀疑司马诩有不臣之心,为何不处死他?”

  “你以为朕不想吗?”

  冉闵苦笑道:“司马诩,是朕留给你的大才。你要对付慕容垂,你要廓清环宇,征服全世界,就少不了他从旁出谋划策。可以说没有司马诩,你不是慕容垂的对手!但是你要切记,对于司马诩其人,可重用,但不可信任。”

  “是,儿臣知道了。”

  冉闵继续道:“其三,朕驾崩后,丧礼从简,无有陪葬品,不可殉葬他人。朕的后妃们,有生育的就随其子女去到封国,无生育的,就长伴景陵。自朕开始,举国上下,当废止人殉之风!”

  “诺!”

  “其四,汝当与诸侯王们亲近,告诫后世之君,不可削藩。”

  “诺。”

  对于冉闵所说的话,冉操都一一答应了,至于能不能做到,这就很难说了。

  开皇四十年,66岁的冉闵带着无尽的遗憾驾崩于泰西封,冉操继位,率军东归。

  等冉操回到大梁,便正式登基称帝,年号“弘武”,给父皇冉闵上谥号“太祖高皇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